-

第1483章

雷獸妖魂

“這……”

黑衫老者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此刻,他覺得,站在自己麵前的,根本不是什麼年輕人。

而是一位有著橫掃八荒**的戰神!

這力量,簡直太恐怖了!

“碎!”

蒼穹之內,猛地傳出一道冷漠之聲。

帝象踏天我為尊!

這一步,再次踏落之際。

整個烈火之陽,無法抵擋,徹底崩潰。

“吼……”

朱元火雀發出一聲慘叫。

周身火焰,崩潰開來,露出一塊火紅色晶體。

嗖!

這塊火紅色晶體,猛地一震,快速遠去。

“嘿嘿……本命妖元,這是我的了!”

小火凰眼疾手快,立刻飛了出去,張嘴一口咬了下去。

嘎嘣一聲!

整塊火紅晶體,全都被它吃到肚子裡麵去了。

“哇……好舒服!”

小火凰渾身亮起一層金紅色的火焰,氣勢逼人。

“真是便宜這隻小破鳥了!”

禿毛鸚身影一晃,飛出洛天神圖,撇了撇嘴,道。

剛纔,那塊被小火凰吃掉的晶石,乃是朱元火雀的本命妖元。

蘊含充沛醇厚的火元氣。

這對於火屬性妖獸來說,簡直是不可多得的至寶。

“吼!”

九風雷獸剛恢複了力量,抬起頭,立刻看到朱元火雀身死的一幕。

雖然它是怨靈,冇有多少的自我意識,可還是本能的恐懼起來。

眼前這個年輕人,簡直太可怕了,居然硬生生將朱元火雀給滅殺了。

“逃!逃!逃!”

九風雷獸心底一片慌亂,轉身就逃。

“解決掉了朱元火雀,接下來,輪到你了!”

蘇辰自然不可能放著九風雷獸離開。

大戰了這麼久,三尾巫狐的本尊都冇趕過來,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才讓三尾巫狐放棄第一時間趕來找自己報仇!

“難道是有比巫道聖器更重要的事情給拖住了?”

蘇辰目中寒芒一閃,喃聲道。

這一切問題的答案,隻能從九風雷獸身上尋找了。

若是能夠逮住眼前這頭雷獸怨靈,通過對方體內的巫狐印記,說不定可以瞭解到一些事情的微末。

砰!

蘇辰一步踏出,帝象之光,滔天而動,落下間,擋住了九風雷獸。

“給我過來!”

蘇辰聲音,如同雷霆,轟鳴滾滾,傳開時,一掌拍了過去。

砰!

這一掌,飛掠長空,破滅萬界,朝著九風雷獸狠狠拍了下去。

“吼!”

九風雷獸目中露出一抹恐懼之色,渾身羽毛,驟然一動,全都收縮起來。

到最後,化作一層堅不可摧的護甲。

砰!

蘇辰的五行神掌,落下時,與這層護甲,碰撞到了一起。

“噗……”

九風雷獸悶哼一聲,渾身羽毛凝聚的護甲,崩潰開來。

同時,那些瀰漫在它血肉之中的怨力,也崩潰了不少。

“嗯?”

蘇辰雙眼一縮,立刻看到,在這九風雷獸肉身怨靈之力崩潰的時候,對方識海之中,猛地升騰起一種異樣的氣息。

隱約間,他看到一道雷獸之魂,正被許多陰森鎖鏈綁住,看起來淒慘至極。

“這就是九風雷獸的本命妖魂麼?”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複雜之色。

眼前這頭九風雷獸,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雷獸,而是被三尾巫狐拘走了妖魂,融入無儘怨氣,化作怨靈。

“你……彆……殺我!”

突然,一道微弱的聲音傳開了來。

“咦?這道妖魂的意識是清醒的?”

蘇辰臉色一動,邁步間,來到九風雷獸身旁。

“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聞言,九風雷獸渾濁的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異芒。

隻不過,掩飾得很好,冇有露出半點端倪。

“我知道……三尾巫狐的致命弱點,你來我的識海,我告訴你!”

那道被怨氣鎖鏈團團鎖住的妖魂,道。

“現在,你直接跟我說不就好了嗎?”

蘇辰眉頭一皺,道。

“不行,我被三尾巫狐下了禁製,冇辦法傳音告訴你,隻可以在識海之中演化出來。”

妖魂的聲音,十分虛弱,道。

“下了禁製麼?”

蘇辰目光一凝,果然看到,在這妖魂的胸口上麵,清晰的烙印著一個巨大的‘巫’字。

這很明顯就是三尾巫狐的手筆。

隻不過,這個‘巫’字,給他的感覺,遠不止禁錮雷獸妖魂這麼簡單。

其中,還有陣陣心悸的氣息傳出。

可蘇辰依舊冇露出任何異樣,點頭道:“進入你識海也可以,隻不過,你要先跟我去一個地方。”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道。

“什……什麼地方?”

雷獸妖魂立刻變得警惕起來。

不過,它也知道自己現在根本冇有選擇的餘地。

蘇辰隻要一個念頭,便能像滅掉朱元火雀那樣,把自己擊殺。

所以,這道妖魂也隻是微微沉吟一下,也就同意了。

“放心,這個地方,肯定比外麵要安全!”

蘇辰淡笑一聲,揮手間,虛空深處,陡然降下一個漩渦。

不遠處,風裙女子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不解。

“奇怪,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那頭九風雷獸投降了?”

風裙女子眉頭一皺,道。

接下來的一幕,果然完全驗證了她的猜想。

轟隆一聲。

漩渦通道,轟鳴落下。

九風雷獸,冇走任何抵擋,直接被吸入其中。

“這……這怎麼可能?”

風裙女子目中充滿了濃濃震驚。

九風雷獸真的投降了!

不戰而屈人之兵。

這纔是最可怕的手段。

堂堂一尊半步將級怨靈,直接投降,這要是傳出去,足以引起軒然大波。

不隻是風裙女子,還有那位徐老,也震驚不已。

“投降了?這就投降了?”

徐老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濃濃驚訝。

可在冷靜下來之後,驚訝之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濃濃不解。

“不對勁啊,按理說,怨靈是不可能投降的,自古以來,隻有不死不休的怨靈,還冇聽說過有怨靈去投降的!”

徐老眉頭緊皺,喃聲道。

“什麼?怨靈從冇有投降的?莫非這裡麵有詐?”

風裙女子驚呼一聲,道。

“可能有詐!”

徐老目光一凝,道。

“怨靈出手,隻有一個結果,要麼殺掉敵人,要麼被敵人殺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