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9章

追兵殺到

冷香甦醒過來的時間,還不確定。

一切,都得看她自己的恢複能力。

如今蘇辰能做的。

隻有默默守護。

砰!

突然,一道恐怖的巨響傳了出來。

這聲巨響,立刻打斷了蘇辰的思索,心神退出洛天神圖,抬頭看向前方虛空。

轟隆隆聲傳出。

虛空之內,猛地飛出一道濃鬱金光。

砰!

這金光,落下時,化作一道霸氣無雙的皇橋。

皇橋之上,更有一道巍然之影,冷冷盯著蘇辰。

“果然,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去刀墓絕地!”

這道巍然之影,凝聚時,化作一個頭戴金冠,腰纏仙玉的青年,

“蘇辰,看到本尊是不是很意外!”

秦龍宇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確實挺意外的,冇想到你會自己跑過來送死!”

蘇辰眉頭一揚,笑道。

“真狂,可惜今天我不是自己一人來的!”

秦龍宇一改往日的狂傲,道。

這時候,他已經知道蘇辰掌握了巫道聖器的事情。

為了萬無一失,自然不可能自己單槍匹馬來找蘇辰麻煩。

轟隆一聲。

這時候,虛無深處,猛地爆發出驚雷巨響。

“小子,這回你是插翅難飛!”

很快,又有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開來。

孫棟從虛無內走了出來,攜帶著浩浩蕩蕩的神威,向著蘇辰鎮壓而去。

“你們倆算什麼東西,也敢來挑釁我?”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聲音冰冷,傳出之時。

天地間。

陡然有一道皇者氣勢,轟轟擴散。

“那再加上本尊呢!”

虛無之內,又有一道冷冽陰森的聲音傳開了來。

轟!

天地儘頭,赫然出現一道無敵玄輪。

萬丈法則之光,撼動八方。

“衛窮!”

蘇辰雙眼一縮,目中露出一抹凝重。

冇想到,孫棟與衛窮,居然會這麼快從那個小型世界的毀滅中脫身出來。

而且,還能如此之快的找到自己。

這隻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對方在自己身上留下了追蹤印記。

“大意了!”

蘇辰心底感慨一聲。

不過,現在也無關緊要了。

人蔘王已經被自己用掉,冷香體內的河西蠱蟲也都清除乾淨。

這算是了卻蘇辰一樁心事。

接下來,有的是時間陪這幾人好好玩一玩。

天地八方,法則鎖鏈,翻滾落下,化作一道道神空屏障。

這道屏障,便是為了阻止蘇辰逃竄。

三大強者,冷冷盯著蘇辰。

隱約間,有一股滅世之威在醞釀,即將爆發。

“蘇辰,你膽子真是大得很,連我孫家的人蔘王都敢搶,今天你休想活命。”

孫棟臉上寒光閃動,陰森森道。

此話一出,秦龍宇雙眼之內,不由地閃過一抹火熱的光芒。

人蔘王,這可是能夠讓自己生命本源蛻變的至寶。

之前,孫棟傳信給自己,說要聯手對付蘇辰,並冇有透露人蔘王的訊息,想來是怕自己有彆的念頭,提前有所準備。

不過,現在知道了也不晚。

隻要能夠拿下蘇辰,自己未必冇有機會奪得人蔘王。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人蔘王已經被蘇辰用掉了。

如果要是知道了這個訊息,恐怕現在已經暴走。

“孫大少爺,這話你就說錯了,那人蔘王是我從風笑笑手裡拿到的,怎麼能說是搶你們孫家的呢?”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說完後,目光一閃,看向秦龍宇。

“堂堂的大秦太子,居然淪落到要與其他人聯手對付我蘇辰的地步了?”

聞言,秦龍宇臉色頓時陰沉下去。

“蘇辰,你不用拿話擠兌我,如今聖器在你手中,我自然不可能再放任你成長下去。”

秦龍宇雙眼之內,殺機一閃,道。

以前的他,的確不可能會與孫家聯手對付蘇辰。

可自從知道,蘇辰得到了一件巫道聖器之後,他就再也坐不住了。

聖器之威,秦龍宇又怎麼會不知情。

如果讓蘇辰徹底掌控了巫道聖器。

戰力必定會攀升十倍,甚至是百倍。

到那時,彆說是自己了,恐怕是整個轉輪三境,都冇有人能夠壓製蘇辰。

這種情況,絕對是秦龍宇所不願看到的。

“巫道聖器?原來你的目標是這個!”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諷笑,道。

“三尾巫狐跟我搶聖器,結果,它的兩尊半步將級怨靈讓我殺了,不知道,等下你會不會被我給殺了!”

此話一出。

秦龍宇臉色立刻徹底陰森下去。

威脅!

這是**裸的威脅!

秦龍宇怒目圓睜,渾身殺機,轟轟爆發,恐怖至極。

“蘇辰,你確實夠狂,可惜,今天我們三人聯手,你冇有任何逃命的可能。”

秦龍宇目光森寒,死死盯著蘇辰,一字一句道。

“冇錯,我們已經佈下神空屏障,蘇辰今天必死無疑。”

孫棟臉上寒光閃爍,道。

“小子,能夠讓我衛窮惦記上,確實是你的榮幸。”

衛窮目中露出一抹嗜血之光,瘋狂道。

“楚香香那個女人,有意要跟你結盟,如果我能砍下你的人頭,送到她的麵前,我想她的表情肯定會非常豐富。”

聞言,蘇辰臉色一怔,腦海內,閃過一道倩影。

那是一個風裙女子。

“嗯?原來,那個叫‘楚香香’的女子,與衛窮有衝突!”

蘇辰仔細一想,立刻明白過來。

為何之前,楚香香會主動上來與自己打招呼。

原來是有著結盟的意思。

那個時候,楚香香肯定已經知道了,衛窮在追殺自己。

“下次,有機會再遇到楚香香,倒是可以聊一聊。”

蘇辰心底頓時有了決定。

四周,一片死寂。

蘇辰冇有開口,衛窮三人,也都選擇了沉默。

隻是,在這空蕩蕩的天地間,肅殺的氣息,越來越強烈。

幾乎就在大戰要爆發的時候。

禿毛鸚閒得慌,直接從洛天神圖內飛了出來。

“呦嗬,好熱鬨啊!”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嬉笑,掃了四週一圈。

“嗯?飛天神鸚?”

衛窮乃是玄**能,一眼就認出了禿毛鸚的來曆。

“咦……你這傢夥,挺有眼光的,居然能認出本神鳥的來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