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0章

戲精的禿毛鸚

“你這傢夥,還挺有眼光的,居然能認出本神鳥的來曆!”

禿毛鸚挺直腰板,傲氣道。

“飛天神鸚,今天這事,跟你沒關係,不要逼我對你動手。”

衛窮知道禿毛鸚的來曆,所以,心裡有著濃濃的忌憚。

秦龍宇與孫棟,臉上都露出意外之色。

冇想到,堂堂的玄**能,居然會怕了眼前這頭禿毛鸚。

“嗬嗬……蘇辰是我主人,你要對他動手,我會袖手旁觀?”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譏諷之色。

“什麼?你……你認這小子為主?”

這下子,輪到衛窮臉上露出意外之色了。

不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堂堂的飛天神鸚,居然會認蘇辰為主。

這個訊息,簡直太震撼了!

“冇錯,所以,你想對蘇辰動手,那就必須先過我這關!”

禿毛鸚底氣十足,道。

蘇辰站在一旁,眉頭微皺,目中儘是疑惑。

“這算是挺身而出?”

蘇辰心裡嘀咕一聲。

“禿毛鸚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勇敢了?”

小火凰雖然冇出來,可也在關注這一幕,不解道。

“恐怕,事情未必會是我們想的這樣。”

蘇辰搖了搖頭,冇有太過相信禿毛鸚,畢竟這傢夥實在靠不住。

靜!

四周,寂靜無聲!

衛窮死死盯著禿毛鸚,目中有冷光在閃動。

到最後,他突然笑了起來。

“正好,我也想領教一下,傳說中飛天神鸚的本領!”

衛窮聲音一出,渾身氣勢,瘋狂暴漲,撼動天地。

“放肆,本神鳥乃是縱橫萬古的存在,豈是你這小小玄**能可以挑釁的!”

禿毛鸚眉毛一揚,霸氣十足道。

一旁,秦龍宇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縱橫萬古的存在?

無論怎麼看,他都冇發現,眼前這頭禿毛鸚,與傳說中縱橫萬古的存在,有任何能沾上邊的。

“嗬嗬……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區區一頭禿毛鸚,也敢號稱自己是縱橫萬古的存在!”

孫棟臉上充滿了不屑,嘲諷道。

遠古時代,武道昌盛,確實誕生了不少至高強者,擁有縱橫八荒**的本領。

可後來,蒼龍之劫,降臨世間,武道傳承,紛紛消失。

許多縱橫萬古的存在,也都去了星空古路。

可現在,一隻小小的鸚鵡,竟然說自己是縱橫萬古的存在,真是可笑。

不僅僅是孫棟,還有衛窮,也是一臉嘲諷。

“哼……飛天神鸚,你現在實力弱得可憐,居然還敢說自己是縱橫萬古的存在,那今天就看本尊是怎麼屠了你這頭萬古神獸!”

衛窮目中殺機暴漲,大喝一聲。

“放肆,你一個小小的玄**能,是誰給了你挑釁我的底氣?”

禿毛鸚一臉憤怒,大有要出手教訓人的意思。

“當然是我的實力,給了我這份底氣!”

衛窮臉上殺機森寒,冷聲道。

原本,他是對於飛天神鸚十分忌憚,不遠正麵碰撞的,可後來在他的仔細觀察之下,發現禿毛鸚的實力,弱得可憐。

這下子,立刻讓他底氣十足。

“偷天換日掌,滅!”

衛窮目光陰森,玄輪法則,轟轟爆發,化作一隻黑色巨掌。

轟!

蒼穹之內,黑色巨掌,爆發出碾壓萬物的力量,狠狠拍向禿毛鸚。

“嗯?”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冷芒,本以為禿毛鸚裝完逼,馬上就會逃跑纔對。

可誰知,這次,麵對那從天而降的滅世一擊。

禿毛鸚臉上依舊淡然無比。

“這點小小的力量,還想傷害到本神鳥?”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張嘴間,吐出一口白色火焰。

砰!

這道火焰,飛出時,立刻消散在虛無之中。

“不堪一擊!”

衛窮臉上充滿了不屑,心神一動,偷天換日神掌,破滅所有,狠狠拍了過去。

可就在這一掌要碰觸到禿毛鸚時。

虛空之內,那些消散的白色火焰,再一次出現,轟轟而動。

頃刻間,便是化作一麵虛空火鏡。

砰!

偷天換日神掌,跨空而來,狠狠拍了下去,打在虛空火鏡上麵。

原本,大家預料中火鏡破碎的一幕,並冇有出現。

而是產生了讓眾人驚得眼珠子直掉的一幕,

砰!

隻見,虛空火鏡嗡鳴一顫,立刻把那偷天換日神掌給折射開去。

從哪裡來,回到哪裡去!

轟隆隆聲傳出。

偷天換日神掌,調轉方向,氣息依舊恐怖,狠狠朝著衛窮拍去。

“不好!”

衛窮臉色狂變,冇有遲疑,倒退開去,抬手間,拳光噴湧,狠狠打在自己的偷天換日神掌上麵。

砰!

偷天換日神掌,破碎開來。

自己攻擊自己。

這回,衛窮心底全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的鬱悶。

“這……”

秦龍宇與孫棟臉上全是驚駭之色。

剛纔那一招。

到底是什麼神通?

居然能夠反射玄**能的攻擊?

這種手段,換做是普通大帝恐怕都做不到。

不隻是他們,蘇辰也是一臉驚訝。

“禿毛鸚這傢夥到底得了什麼機緣,居然領悟瞭如此強大的神通。”

蘇辰心底一歎。

可是,他還冇來得及高興多久,便看到這接下來令他哭笑不得的一幕。

“一個小小的玄輪螻蟻,還敢挑釁本神鳥,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禿毛鸚淩空而立,傲聲道。

“找死!”

衛窮目中凶光一閃,抬手一抓。

頓時,有把血光環繞的巨斧出現在手中,向著禿毛鸚狠狠斬去。

“破血弑天!”

轟!

這一巨斧,落下之時,八方天地,血霧翻滾,轟轟爆發。

“哼,這點攻擊,不過是給本神鳥撓癢癢罷了!”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不屑,輕笑道。

此話一出,秦龍宇與孫棟臉色齊齊一變。

衛窮所動用的法寶,雖然不是聖器,可已經是仙寶中的極品,威力極其可怕。

換做是尋常玄**能,捱上一擊,不死也得脫層皮。

可到了禿毛鸚嘴裡,卻隻是撓癢癢的攻擊。

這頭飛天神鸚的實力到底得有多可怕?

是啊!

到底得有多可怕?

接下來,禿毛鸚的出手,徹底詮釋了它的實力有多‘可怕’!

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