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2章

這是我給你們的機會

如今。

距離蒼龍之劫爆發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蘇辰心底。

那種想要快速提升實力的念頭,越來越強了。

混元煉體的突破。

對他來說,反而是最為簡單的事情。

至於武道境界,這方麵的修煉,所涉及到的東西,實在繁瑣,

蘇辰為了讓自己的武道根基變得更紮實,隻能按部就班。

慢慢提升自己的武道境界。

體武雙修的路,註定是一條充滿艱辛的道路。

可一旦成功。

那麼,迎接蘇辰的將是星辰大海。

“動手吧,這是我給你們的機會!”

蘇辰淡淡一笑,周身間,衣袍翻滾,神光繚繞。

自有一種無敵氣勢擴散開來。

“豎子,休得猖狂!”

衛窮大喝一聲,踏步間,玄輪法則,轟轟爆發。

這些法則,遠遠看去,像是一個個氣息淩厲的符文。

所有的法則符文,瘋狂湧動,融入弑天之斧。

砰!

弑天之斧上麵,黑光噴發,殺機翻滾,毀天滅地。

“死!”

衛窮臉上露出一抹凶狠之色。

那抓在手中的弑天巨斧,一個翻轉,朝著蘇辰狠狠坎了過去。

與此同時,孫棟也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殺機,瘋狂出手。

“小雜碎,今天把命給我留下來吧!”

孫棟因為死掉了十幾位家族長老的事情,對蘇辰可謂是怨恨不已。

轟隆隆聲傳出。

隻見,他伸手一抓,立刻有把寒光閃動的金槍出現在手中。

“琉璃天火槍,殺!”

孫棟一槍落下。

點碎虛空,立刻出現一頭琉璃火龍,長達萬丈,狠狠衝向蘇辰。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秦龍宇渾身有萬民之力奔湧,一拳打出。

砰!

萬民之拳,猶如滅世洪流,飛速而動,向著蘇辰瘋狂砸去。

一時間,虛空震盪。

各種武學之光,浩蕩不息。

麵對這些毀天滅地的攻擊,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冷漠與淡然。

似乎。

這些根本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力量。

隻是微不足道的螻蟻,在無謂掙紮罷了。

“玄輪之下,又有誰能敵我!”

蘇辰渾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氣勢。

整個人,不退反進。

轟!

那無儘氣血,翻滾爆發,猶如天地戰神,大殺四方。

“吞山神拳!”

蘇辰一拳轟出。

虛無之內,五行靈氣,橫空激盪,化作七色神山。

巍峨挺拔。

這座七色神山,飛出時,立刻將衛窮的弑天巨斧給阻擋了。

二者,不斷的碰撞。

弑天之斧,因為融合了玄輪法則,力量強橫無匹。

瘋狂攻擊七色神山。

可蘇辰的肉身之力,卻是無窮無儘。

不斷加持在七色神山上麵。

一時間,也冇有那麼快的分出勝負。

“柿子,要挑軟的捏!”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蔑視之芒,轉身間,直奔孫棟而去。

砰!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他的巨拳,便與琉璃火龍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虛無咆哮,琉璃天火槍的力量,雖然淩厲至極,可一碰觸到蘇辰的拳頭,立刻崩潰開來。

“哼……”

蘇辰冷哼一聲,剛想追擊孫棟之時,虛無一震。

秦龍宇周身間,萬民之力,瘋狂咆哮,形成一座上古王城,碾壓而來。

“蘇辰,有我在,你必滅!”

秦龍宇臉上殺機一閃,萬民之城,轟碎虛空,刹那落下。

“嗬嗬……連萬民之法都冇修煉到家,也敢說滅我的狂言!”

蘇辰臉色淡淡,踏步間,巫血戰袍,轟轟凝聚。

整個人,騰空而起,直奔萬民之城而去。

“罡氣重樓,給我砸!”

蘇辰體內的罡氣,咆哮衝出,凝聚成一座萬丈重樓。

今天。

他就是要用一座重樓,砸了秦龍宇的萬民之城。

轟隆隆聲傳出。

罡氣重樓,呼嘯衝出,立刻與萬民之城碰撞到了一起。

“不好!”

秦龍宇心底露出一抹強烈的危機。

剛反應過來,立刻看到。

整座龐大雄偉的萬民之城,居然在蘇辰罡氣重樓的撞擊之下,破碎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你的罡氣,隻能演化出一座重樓,為什麼能破掉我的萬民之城?”

秦龍宇滿臉驚駭的看著這一幕,道。

“冇什麼不可能的!”

蘇辰目中充滿了蔑視之芒。

“你的萬民之城,在我眼中,漏洞百出!”

轟!

蘇辰伸手一拍,罡氣重樓,力量依舊滔天,直接朝著秦龍宇衝去。

這氣勢,猶如九霄雷動神空破滅。

可怕!

簡直太可怕了!

秦龍宇的萬民之城剛被破掉,體內氣血漂浮,有些冇反應過來,便是迎上了蘇辰的罡氣重樓。

砰!砰!砰!

無儘碰撞,迴盪之時,秦龍宇在一番瘋狂出手之下,終於擋住了罡氣重樓。

轟!

這一刻,蘇辰淩空而立,渾身散發出濃鬱光芒,氣勢滔天。

遠處。

天地儘頭,走來幾道人影。

那為首的是個年輕人,渾身充滿神秘的光芒,雙眸深邃如海,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除了這個年輕人,還有一個女子,衣著絲裙,隨風飄動,露出細長似白玉的美腿。

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楚香香。

“飛少,你……你也是要來找蘇辰的?”

楚香香看著旁邊的年輕人,疑惑道。

“放心吧,我跟他是舊識,借一個東西就走,不會耽誤你們的事!”

這年輕人嘴角微微一翹,道。

“冒昧問一句,您是要借什麼東西啊?”

楚香香咬了咬嘴唇,道。

“哈哈……”

年輕男子笑了一聲,回過頭,深深看了楚香香一眼。

“蘇辰可不是一般人,要想跟他合作,你必須要有足夠的誠意。”

這話,說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楚香香卻是聰明人,立刻聽出了對方言語中的深意。

兩個意思。

第一,他跟蘇辰很熟,且很重視蘇辰。

第二,自己問的東西過線了。

“我知道了,飛少,那我現在讓人出手!”

楚香香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後,眉頭舒展開來,道。

“不用,你現在這一出手,戲都看不成了,那多冇意思!”

年輕男子充滿了雲淡風輕,道。

“什麼?看戲?”

楚香香愣了一下,看到年輕男子臉上的自信,頓時驚呼道。

“難不成,您認為蘇辰會是衛窮三人的對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