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3章

殘破的聖器?

“難不成,您認為蘇辰會是衛窮三人的對手?要知道,他們可都是玄**能!”

楚香香臉色一變,驚聲道。

三大玄輪,聯手圍殺蘇辰,這種情況真是凶險至極。

在她看來,蘇辰是絕對冇辦法在衛窮手中撐過十招。

雖然現在是蘇辰占了上風,可玄**能的優勢,在於有著無窮無儘的法則支撐,基本不會力竭。

縱使不施展大能神通,也可以把蘇辰給耗死。

“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年輕男子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笑容,道。

轟隆隆聲傳出。

四周,一個又一個武學風暴掀起,爆發出驚天巨響。

“死!”

孫棟低吼一聲,揮手間,琉璃天火槍,直接點了下去。

砰!

頃刻間,虛空炸開,出現一道璀璨火橋,上麵有著滾燙的法則在咆哮。

這道璀璨火橋,擁有橫掃一切的力量,衝出時,寂滅天地,恐怖至極。

如果換做旁人,早就落荒而逃了!

可蘇辰卻依舊臉色冷淡,冇有任何在意,隻是不急不緩的伸手一拍。

“碎!”

蘇辰這一擊,看似普普通通,可在落下的刹那,立刻讓山河驚顫。

轟隆一聲。

天地之間,猛地出現一片神海,滾滾而來,直奔孫棟而去。

“區區靈氣之力,豈能撼動本尊的法則之術!”

孫棟臉上露出一抹不屑,揮手間,璀璨火橋,轟轟落下,直奔神海而去。

“我的靈氣,破你的法則之力,綽綽有餘!”

蘇辰聲音冷淡,傳出時,直接催動神海,飛滾時,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把巨錘。

神海之錘,輕輕一動,敲打在撼天動地的火橋上麵。

哢嚓一聲!

這座有著摧枯拉朽之力的火橋,立刻崩潰。

“不,這不可能,你的靈氣怎麼能夠擊碎我的法則之橋?”

孫棟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慌,失聲道。

“冇什麼不可能的,你的法則之力雖強,可凝聚出來的武學,卻是破綻百出。”

蘇辰目光冷漠,不屑道。

剛纔,真不是自己故意賣弄。

而是孫棟的武學,在他看來,真的是漏洞無數。

自己隻要隨便戳一下,便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破掉對方的神通。

三大至強,聯手圍殺蘇辰,看似打得驚天動地。

可他們都是各自為戰,根本對蘇辰產生不了威脅。

從一開始,蘇辰就以自己的混元煉體之勢,打得對方隻能倉促抵擋。

即便是衛窮,也在這番交手中,冇有占到絲毫便宜。

不過,雖然蘇辰占據了上風,可實際上,想要徹底擊敗他們,卻是不可能。

這三個傢夥,全都是玄**能,即便封印了修為,也有源源不斷的玄輪法則支撐,幾乎不會力竭。

除非自己能夠爆發出一擊必殺的秘法。

可這裡是刀墓,禁製重重。

蘇辰根本不可能,在這樣形式不明的情況下,消耗過多的底牌。

接下來,不論是麵對水無敵,還是三尾巫狐,都有一場硬仗要打。

那倆傢夥,纔是真正難纏的對手。

而且,當初在刀墓開啟的時候,還進來了一尊大帝。

蘇辰心底有種強烈的不好預感,有很大機率,自己會與這尊大帝發生衝突。

除此之外,九真子所說的造化之地,也絕對是危機重重。

這一切,都需要蘇辰保留實力,不能消耗過多的底牌。

所以,今天蘇辰註定是不會跟衛窮三人拚死拚活。

當然,拚死拚活冇有,可該給他們的教訓,卻是一樣都不能少。

“神戰九拳!”

蘇辰大喝一聲,拳芒滔天,朝著孫棟狠狠揍去。

這傢夥,實力是場上三人中最弱的一個。

蘇辰肯定是要先挑弱雞的揍。

砰!砰!砰!

蘇辰渾身氣血滔天,九拳撼世,全都往孫棟招呼而去。

“蘇辰,你有完冇完!”

孫棟雙眼血紅,拚命抵擋,可還是被揍得鼻青臉腫。

雖然這點傷勢對他來說,算不了什麼,可卻能讓自己顏麵全無。

丟人!

真是丟大了!

衛窮也看出了蘇辰的動機,立刻出手。

“小子,給我死來!”

轟!

弑天之斧,破空飛來,綻放出大片的血煞之光。

巨響傳出,天地轟鳴。

衛窮爆發的這一擊,血煞滔天,咆哮而來時,立刻壓得山河破碎。

蘇辰退無可退,隻能正麵硬乾。

“老傢夥,原本想等會騰出手再來揍你,可你自個非要湊上來,那就彆怪我了!”

蘇辰冷笑一聲,渾身氣血,轟轟爆發,化作一尊無敵道影。

這道影,剛開始還是模糊的。

可在快速凝實之後,變成一頭踏儘山河的帝象。

帝象之身,充滿高貴與神聖之芒,輕輕一動,便是爆發出吞天噬地的力量。

砰!

弑天之斧,貫穿萬裡神空,落下時,立刻被帝象之身給壓製住了。

可就在這時。

弑天之斧上麵的血煞之光,卻是瘋狂擴散,形成一座座陰森恐怖的血山,朝著蘇辰狠狠砸去。

“任你神通千變萬化,我自一拳滅之。”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不退反進,衝出時,右手上麵。

寂滅拳套,陡然凝聚。

“嗯?這副拳套的光芒,為何會給我一種心悸的感覺?”

衛窮臉上露出濃濃不好的預感。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寂滅天拳,轟然凝聚。

砰!

天地八方,寂滅之力,席捲而出,破滅所有,狠狠打在血煞之山上麵。

哢嚓一聲。

血煞之山,崩潰開來。

“這……這是一件殘破的聖器?”

衛窮心底驚呼一聲,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貪婪。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蘇辰手頭上居然有一件攻擊類型的聖器。

雖然這件聖器是殘破的,可也無比珍貴,如果能夠搶到手,自己的戰力,最少還能提升個幾成。

到時候,麵對空**能,也未必冇有一戰之力。

“蘇辰啊蘇辰,你可真是個移動寶庫,我都捨不得那麼快殺你了!”

衛窮嘴角露出一抹陰森森的笑容。

幾乎在他話音傳出的一瞬。

砰!

山河裂開,猛地出現一道道紫光神鏈。

這些神鏈,全都是來自古墨宗一等一的至寶,擁有極強的禁錮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