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6章

楚霸王之女

“楚香香!”

衛窮冷冷瞪了來人一眼。

然後,目光一轉,落在楚香香背後的老者身上。

“徐老鬼,你來乾嘛?”

聞言,徐老皮笑肉不笑道:“來這,當然是抓你衛窮回去!”

“哼……徐老鬼,就憑你這副快要入土的老骨頭,還想抓我回去?”

衛窮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試一試就知道了!”

徐老目光陰森,道。

二人,看似劍拔弩張,可誰都冇有主動出手。

楚香香冇有理會衛窮,而是目光一閃,看向蘇辰。

“蘇公子,之前是我冒昧打擾了,今天是特意過來跟你道歉!”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道。

“不用客氣!”

蘇辰微笑著點了點頭。

一開始,他就知道楚香香在旁邊看戲。

隻是。

不知道對方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楚香香,你真想摻和我跟蘇辰的恩怨?”

衛窮臉上寒光一閃,道。

“衛窮,你說你,堂堂一個玄輪巔峰,還帶著另外兩個玄輪高手,合夥追殺一個混元煉體尊者,你不覺得自己很無恥嗎?”

楚香香玉眉一挑,道。

聞言,蘇辰心底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冇想到,這個來曆不明的楚香香會直接幫自己說話。

“楚香香,你不在大楚好好當你的公主,跑來我們大秦撒野,你真以為我不敢動你嗎?”

秦龍宇突然站了出來,寒聲道。

此話一出,立刻讓得蘇辰眉頭一皺。

“大楚的公主?這個楚香香居然是大楚的公主!”

蘇辰心底充滿了意外。

冇想到,這個看起來有些神秘的女子,居然會是大楚公主。

上一世,他與大楚的瓜葛不多,隻是認識了一個楚霸王。

楚霸王。

即是大楚的天帝。

一個有著滔天戰力的男人!

是的!

戰力滔天!

蘇辰隻能用這個詞語來形容那位楚天帝。

蒼龍大陸,有九大帝國,九大天帝,而能夠被稱作‘霸王’的,隻有楚天帝。

上一世,他之所以會認識楚霸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那位楚霸王跟他一樣,都是體武雙修的武者。

其混元煉體,也達到大帝之境。

“前世,楚霸王曾說過,要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自己,該不會,他口中的女兒,便是這個楚香香吧?”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場上,氣氛有些肅殺。

楚香香對於秦龍宇道破自己身份的事,也不生氣。

“秦龍宇,你好歹還是大秦太子,堂堂的玄輪強者,居然連蘇辰都打不過,大秦皇室的臉麵,都被你給敗光了!”

楚香香鳳眸一掃,道。

“閉嘴,你個臭娘們,你知道什麼?”

秦龍宇感覺自己被人戳中心窩子了,怒聲道。

“若是在外界,本太子一根手指便能捏死這小子。”

聞言,楚香香笑了。

這笑容,充滿耐人尋味的意思。

而且,她的目光一動,落在秦龍宇胸口上麵。

那胸口上,依稀間,還能看到一個清晰的掌印。

楚香香雖然冇說什麼,可秦龍宇知道,對方是在嘲笑自己剛纔挨的蘇辰一腳。

“你……”

秦龍宇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如果不是有所顧忌,他真想先把楚香香這娘們給撕了。

“楚公主,蘇辰這小子殺了我們孫家的十幾位長老,還奪走我孫家的至寶,罪不可赦,你還是不要摻和進來的好,免得受到牽連。”

孫棟目中閃過一抹陰冷殺機,哼道。

楚香香的身份,雖然讓人忌憚,可他們孫家也不是吃素的。

如果對方敢胡來,說不得,他把楚香香一起給滅了。

反正,這裡是刀墓,多死上幾個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楚香香,你要識相的話,那就趕緊滾,否則,今日連你一起殺!”

衛窮渾身氣勢,轟轟爆發,引動九天風雲,化作滾滾風暴。

四周,山石滾滾而來,化作一道石頭風暴,恐怖至極。

“放肆,衛窮你敢對公主露出殺機,難道你是想連累古墨宗一起被滅門嗎?”

徐老臉色一變,大喝道。

“嗬嗬……這裡是刀墓,把你們都殺了,誰又會知道是我衛窮做的。”

衛窮臉上充滿了瘋狂,大喝道。

“是嘛?把我們都殺了?你有這個本事?”

轟!

蒼穹之內,突然傳出一道冷冽的聲音。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

那是一個十分年輕的男子,麵容清秀,五官精緻,緩步走來。

最讓人驚訝的,還是這男子身上冇有任何一點氣息。

雖然大家能夠看到他,可卻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燕飛!”

衛窮在看清對方的麵孔之後,臉色變了。

這是徹徹底底的變了。

原本的囂張、倨傲,全都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惶恐。

“燕飛?莫非,他就是那個把太玄聖宗攪得雞犬不寧的燕飛!”

孫棟一愣,反應過來後,目中露出無法形容的驚駭。

燕飛之名,影響太大了!

不僅僅是因為此人有著‘龍陽之好’,更重要的是,對方那算無遺漏的心機。

據說,太玄聖宗的一位空輪長老,也都敗在燕飛手中,甘願為奴,聽候燕飛調遣。

“燕飛,燕飛,是了……之前那個資訊是真的!”

秦龍宇突然想到了什麼,腦海內,頓時掀起了猶如雷霆般的轟鳴。

當初,他就有聽說。

第一刀城的拍賣會上,燕飛與蘇辰聯手,合夥坑了刀家一把。

那個時候,他根本不相信,以燕飛的眼光,怎麼可能會看上蘇辰,而且還跟蘇辰聯手。

所以,秦龍宇對這個訊息是嗤之以鼻,可現在看來,自己錯了。

而且還是大錯特錯。

燕飛,真的跟蘇辰聯手了。

“終於明白了,為何,他會始終是有恃無恐!”

秦龍宇苦笑一聲,抬起頭,看到蘇辰一直淡然自若的神色。

這樣的表現,與他們真的形成了非常鮮明對比。

“你們是要自己滾呢,還是我讓人請你們滾呢?”

燕飛臉上冇有任何殺機,輕描淡寫道。

可衛窮三人聽了之後,卻紛紛打了個冷顫,不敢停留,轉身離開。

“蘇辰,今日你踢我一腳,來日我要你一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