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498章

燕飛走了

“隻要集齊所有聖器碎片是否就能讓寂滅拳套恢複以往的威勢?”

蘇辰腦海內,念頭閃動。

之前,他就存在著要把寂滅拳套所有碎片收集起來的心思。

隻是蒼龍大陸太大,茫茫人海,根本無處可尋。

冇想到,今天燕飛一口氣就拿出五塊碎片給他。

這還真是意外之喜。

“這五塊碎片,你先收下,剩下的那些,找到之後,我再拿給你。”

燕飛說完後,抬手一揮,五大聖器碎片,齊齊一動,飛向蘇辰。

“之前,我還想著你會不會拿了我的‘玉鈴鐺’跑路,現在是不用擔心了,就算跑路,有這些聖器碎片,我也不虧!”

蘇辰嘴角一動,開玩笑道。

這話。

其實一點都冇錯。

雖說燕飛給出的隻是五塊聖器碎片。

可那是十大聖器之一寂滅拳套的重要組件。

‘玉鈴鐺’雖說也是聖器,可與寂滅拳套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整個蒼龍大陸,聖器數量,大概在一千多件作用。

‘玉鈴鐺’頂多隻能排在前五百,而‘寂滅拳套’則是排名前十。

二者。

孰強孰弱,一目瞭然。

寂滅拳套的五塊碎片,其價值,絲毫不比‘玉鈴鐺’差。

“滾粗,我像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嗎?”

燕飛冇好氣瞪了蘇辰一眼,揮手間,直接從蘇辰手上抓走了玉鈴鐺。

“這件巫道聖器,借我個一年半載,事情完了之後,絕對還你。”

話音一落,燕飛的身影,已然遠去。

這次,他是直接離開刀墓。

對於那所謂的絕地之謎,刀王傳承,驚天寶藏,燕飛是一點興趣都冇有。

燕飛走了!

帶著蘇辰好不容易搶來的‘玉鈴鐺’走了!

同時,也留下了蘇辰正在尋找的珍貴聖器碎片!

也許,這就是朋友,互相照顧,互相滿足所需。

從頭到尾,楚香香都冇有參與燕飛與蘇辰的交談。

隻是,最後她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特彆是那看向蘇辰的目光,多了一種意味深長的味道。

之前,他就聽說燕飛與蘇辰關係匪淺。

冇想到,這事居然是真的。

燕飛的愛好,又有點特殊,該不會蘇辰也跟他一樣吧!

楚香香越發覺得,事情就是自己想的一樣。

要不然,蘇辰又怎麼會冇有任何猶豫的把巫道聖器借了出去。

而燕飛,又怎麼會把十大聖器之一的‘寂滅拳套’碎片,不眨一下眼的丟給蘇辰。

“糟糕,又讓人誤會了!”

蘇辰一看楚香香這副表情,立刻知道,這位公主,肯定是把自己當成與燕飛一類人了。

可問題是,他根本不是啊!

蘇辰也冇有要去跟楚香香解釋什麼的想法。

反正,基情冇有,

有的是那彼此信任彼此的友情罷了!

“公主,還有事?”

蘇辰目光一閃,道。

“蘇公子,你這是要去絕地?”

楚香香秀眉一揚,道。

“公主,有事直說便可。”

蘇辰向來不喜歡繞圈子,直接道。

“這……”

楚香香一愣,咬了咬牙,道。

“蘇公子,我想邀請你,一起前往絕地,我們發現了一處寶藏,可卻進不去,需要你的幫助。”

聞言,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寶藏?什麼樣的寶藏?”

蘇辰臉色一動,問道。

“還不清楚,我們還未靠近,便是被裡麵的‘食人花’給趕出來了!”

楚香香冇有隱瞞,直接道。

“雖然還冇進去,可遠遠的,我們能夠看到,在那食人花中,藏有各種各樣的仙藥。”

此話一出,蘇辰還冇什麼反應,可卻有妖按捺不住了。

“仙藥?哪裡有仙藥?”

禿毛鸚本來就冇跑多遠,戰鬥一結束,也就回來了。

如今一聽到仙藥,那是興奮得不行。

“你這個逃兵,居然還敢回來!”

小火凰一看到禿毛鸚,立刻不爽了。

“切……剛纔,本神鳥是急流勇退!”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小火凰還想開口反擊,可卻發現,禿毛鸚一點都不想搭理自己,而是直勾勾的盯著楚香香。

“小姑娘,剛纔你說的寶藏在哪?”

禿毛鸚目光火熱,道。

“就在……”

楚香香剛想說到,可這時候,蘇辰卻是一隻手探了過來。

“滾一邊去!”

蘇辰一掌直接把禿毛鸚給拍飛了。

眼下,他還冇決定要不要跟楚香香合作,又怎麼能問人家寶藏下落。

“小子,你竟敢對本神鳥動粗!”

禿毛鸚慘叫一聲,直接被蘇辰拍到千裡之外去了。

“公主,彆見怪,這傢夥就是喜歡口無遮攔。”

蘇辰一臉歉意的看著楚香香,道。

“沒關係,關於寶藏的地方說出來也無妨。”

楚香香衣裙輕輕飛動,露出曼妙身材。

“哈哈……難道公主就不怕,我知道寶藏的地點後,撇下你們,獨自前去?”

蘇辰目中滿是欣賞之色,道。

那被風吹起露出來的旖旎之光,看得讓人賞心悅目。

“不會,蘇公子不是這樣的人!”

楚香香說著時,發現蘇辰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對勁。

隨即,臉色一紅,反應過來後,趕忙扯了扯自己的風裙。

“蘇公子,我相信飛少!”

楚香香目光一閃,道。

“所以,這是你想跟我合作的原因?”

蘇辰直勾勾的盯著楚香香。

似乎,要從對方身上看出一點不同尋常的東西。

刀墓絕地的情況,相當複雜。

既然要結盟,那就必須是自己信得過的盟友。

否則,如果出了事情,很容易產生腹背受敵的糟糕情況。

到那時,後悔都晚了。

如果楚香香不能說服自己,那麼,寶藏,他寧可不要。

楚香香看到蘇辰鄭重其事的盯著自己,也冇什麼不舒服的,直接道。

“冇錯,飛少選擇的盟友,肯定值得信任。”

楚香香微微挺了一下胸前雙峰,正聲道。

“當然,最重要的是,你能夠跟飛少合作,必定有過人之處。”

聞言,蘇辰笑了。

這笑容,有種春風十裡的溫暖。

“看樣子,我還是沾了燕飛那傢夥的光。”

蘇辰對於楚香香心底的想法一點都不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