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499章

禿毛鸚與徐老的賭注

蘇辰心底,對於楚香香的直白一點都不介意。

誰讓人家燕飛的名聲,確實響亮。

做人做事都很有一套。

而且,身旁還有空**能跟隨。

也就是那個‘北齊海’!

堂堂聖宗長老,心甘情願充當護衛。

這點,確實讓無數人驚訝不已。

“行吧,既然你相信燕飛,那我也相信燕飛,這次可以合作!”

蘇辰沉吟片刻,點頭道。

“嗯?你同意了!”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驚喜之色。

“冇錯,同意了。”

蘇辰微微一笑,道。

“你不好奇,我跟飛少是怎麼認識的?我們關係怎麼樣?”

楚香香眼睛一眨一眨,道。

“你們關係啊……”

蘇辰認真盯了楚香香一會,又道。

“反正,不是情人!”

聞言,楚香香愣住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可以啊,居然連我都打趣!”

楚香香也是被蘇辰這句話給逗笑了。

“其實,燕飛能把你帶過來,已經說明很多事情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沉穩,道。

“看樣子,你跟燕飛的關係,比我想象中還要鐵!”

楚香香雖然很懷疑蘇辰與燕飛是不是那種關係。

可現在。

當著蘇辰的麵,她自然不會亂說話,隻能用‘關係鐵’來形容了!

“我跟他,有兩世情誼!”

蘇辰的回答,有種讓楚香香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兩世情誼?”

楚香香輕喃一聲。

就在她還想順著問題繼續聊下去的時候。

蘇辰已經開始煉化那五塊聖器碎片。

砰!砰!砰!

虛空深處,猛地傳來一道道巨響。

“九龍煉天術,開!”

蘇辰揮手間,靈火狂湧,化作一頭火龍,朝著五大聖器碎片包裹而去。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的功夫。

五大聖器碎片就變得通紅起來,有種要融化的樣子。

一旦這些聖器碎片徹底化液,便可以將之打入到聖器拳套中去。

剛開始,真的是順風順水。

可就在這火龍遊走到聖器碎片內部的時候,異變突生。

轟!

五大聖器碎片內,似乎有什麼沉睡的東西甦醒了。

“吼!吼!吼!”

那是一道道驚天動地的咆哮,傳開時,直撼心神,恐怖至極。

天地狂變,山河驚顫。

五大聖器碎片,赫然掙脫開了束縛,騰空而起,化作五大元陽。

每一輪元陽,全都蘊含了驚詫九州的力量,可怕無比。

“這……這莫非是聖器意誌!”

楚香香臉色狂變,冇有遲疑,立刻退得老遠。

聖器意誌,那是堪比大帝級彆的力量。

雖然隻有一絲一縷,可也恐怖至極。

能夠輕而易舉間便抹殺掉自己的性命。

“冇錯,這是寂滅拳套崩潰前的一絲意誌!”

徐老也是臉色憂憂,道。

眼前,這五大元陽,明顯就是碎片內的意誌在顯化力量。

“蘇辰莽撞了,應該事先查探清楚,再行煉化。”

楚香香眉頭一皺,道。

“冇錯,這年輕人確實太魯莽了,竟然一口氣同時煉化五大聖器碎片,如今五大意誌,同時出現,怕時難以招架啊!”

徐老臉上充滿心悸,道。

“老傢夥,不懂就彆亂說話,五大碎片是一體的,必須要同時煉化。”

禿毛鸚一臉不善的瞪了徐老一眼。

“而且,誰跟你說,五大聖器意誌就能奈何得了蘇辰?”

聞言,楚香香與徐老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禿毛鸚話裡話外的那種嘲諷之意,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那照你這意思,蘇辰是能夠降服這五大聖器意誌了?”

徐老眉毛一揚,不通道。

“當然,這些所謂的聖器意誌,在我家主人眼中,不過是土崩瓦狗罷了!”

禿毛鸚雙眸之內閃過一抹精光,篤定道。

“嗬嗬……吹牛罷了!”

徐老十分相信自己的眼光。

在他看來,蘇辰是很難抵擋得住五大聖器意誌的攻擊。

畢竟。

聖器意誌,擅長攻擊心神。

那個層次的戰鬥,屬於神魂交戰,對於蘇辰來說,必敗無疑。

徐老瞭解到的資訊之中,隻有關於蘇辰混元煉體的那部分,並冇有涉及到神魂境界的資訊。

所以,在他看來,蘇辰的神魂肯定虛弱無比。

要不然也不會隻有天玄境修為。

混元煉體雖強,可麵對聖器碎片的意誌攻擊,完全冇用。

“老傢夥,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禿毛鸚也懶得跟對方較真下去,直接道。

“嗯……打賭?”

徐老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好歹自己也是玄**能,絕不會看錯。

既然如此,那乾嘛不跟眼前這頭飛天神鸚賭一把。

“說說看,怎麼個賭法?”

徐老眉毛一挑,道。

“這……不好吧!”

楚香香一看到徐老認真了,頓感不妙,想要阻止。

可這時候,禿毛鸚與徐老興致都來了,根本不可能放棄打賭。

“我賭蘇辰三招之內,降服五大聖器碎片的意誌!”

禿毛鸚一臉傲然,道。

“這不可能,彆說三招,就是三十招他都不可能鎮壓得了五大意誌元陽。”

徐老嗤笑一聲,道。

“哼……多說無益,我的賭注是一張‘虛空火鏡’之符。”

禿毛鸚說著時,抬手一抓,立刻有道火紅色符咒,出現在跟前。

這道符咒,看上去簡陋至極,可在那粗糙的符紙之中,卻蘊含了驚天動地的力量。

“虛空火鏡,這是我剛纔抵擋衛窮老兒施展的神通,如今被我封印在這張符紙裡麵,隻要撕裂開來,便能喚出那一擊。”

禿毛鸚指了指跟前的符咒,道。

“飛天神鸚的絕學,所凝練成的神通符文?”

徐老臉上充滿了感興趣之色,伸手一拍,取出一株仙藥。

這仙藥,看起來與‘天山雪蓮’一模一樣。

不過,仙藥上麵那種天寒之氣,比起雪蓮還要濃鬱三分。

“這是北極絲蓮,八等仙藥,價值與你這道‘虛空火鏡符’相當。”

徐老也不想占對方便宜。

剛纔禿毛鸚一聽到仙藥,便是雙眼放光的樣子,他記得清清楚楚。

所以才把‘北極絲蓮’拿出來作為賭注。

“北極絲蓮,這東西吃起來還是很爽的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