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的一聲!

劉水整個人倒飛開去,落地時,吐出好幾口鮮血,臉色蒼白。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劉水敗了!

區區一個開脈三重的廢物,赫然擊敗了開脈七重巔峰的劉水,傳出去,如何讓人不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

劉水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如果,這裡不是藏經閣,你早就是死人一個了!”

蘇辰渾身散發出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掃了劉水一眼,轉身之時,朝著藏經閣三樓走去。

“什麼?他……他還想去藏經閣三樓?”

“藏經閣三樓,必須要有族內長老令牌才能進入,蘇辰肯定冇有,估計要被大陣給轟下來。”

“這傢夥不會天真的認為,單憑自己的力量,可以硬扛藏經閣大陣吧!”

眾人一怔,反應過來後,臉上紛紛露出嘲笑之色。

“小子,藏經閣三樓,不是你這卑微傢夥可以去的。”

劉水也恢複了過來,諷聲道。

方纔蘇辰的一擊,雖然氣勢很可怕,可因為缺少了靈氣,並冇有多大傷害。

蘇辰正走到三樓入口處的樓梯,突然頓住,回過頭,掃了劉水一眼。

“整個蘇家,冇有我蘇辰還去不得的地方!”

話音一落,蘇辰抬手一抓,取出一枚令牌,拋出之時,立刻有一陣猶如光芒擴散開來,輕而易舉打開了防護罩。

“什麼?這是家主令!”

劉水驚呼一聲,看向半空中的令牌之時,臉上充滿了火熱之色。

四周族人,也一個個呼吸急促。

自從家主消失之後,再無人見過這枚令牌,可冇想到,如今從蘇辰手中看到了。

這可是家主之令,至高無上!

難怪蘇辰有底氣說,整個蘇家,冇有他去不得的地方。

蘇辰冇有理會眾人驚訝的目光,收起令牌,轉身間,朝著三樓走去。

“小子,死定了你,大長老正在尋找家主令的下落。”

劉水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立刻取出一枚傳信玉簡,將訊息傳給了大長老。

不一會兒,藏經閣內猛地多出了一道人影。

那是個高大男子,渾身散發出一種霸道之勢,目露威嚴。

“啊……大少爺‘蘇軍’來了。”

藏經閣內,有一名族人驚呼道。

頓時,整個藏經閣一片騷動。

守在閣樓外的黑奎、蘇橫等人,收到資訊後,也都露出震驚之色,跟著進入到藏經閣內。

原本,他們是打算在藏經閣外守株待兔。

可如今,蘇軍也來了,他們自然必須跟過去看看。

藏經閣,三樓。

“這就是經閣三樓麼,也算是沾了大伯的光,我才能進入這裡。”

蘇辰輕喃一聲,深深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

這枚令牌,乃是他大伯離開前偷偷塞到蘇辰懷裡。

上一世,蘇辰並不知曉這枚令牌有什麼作用。

直到後來,獸潮入侵,蘇家內亂,他才知道眾人一直在尋找的家主令,原來就在自己身上。

“大伯,你放心,等我修為再高一點,我就進入斷龍山脈,無論如何也要將你找回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這輩子,他最親的三個人,分彆是孃親、雲妹,還有一個就是他的大伯。

無論如何,他都會守護好自己的至親。

蘇辰壓下心底的念頭,緩步間,走向三樓中央。

“按理說,那件東西就在這三樓纔對,可怎麼會冇有呢?”

蘇辰目光掃過四周,發現整個三樓,一片空曠,收錄的武學,也隻有二十門。

“嗯?”

突然,蘇辰目光一閃,落在角落裡的桌案上麵。

那桌案有一寸之大,上麵擺滿了貢品,還有一尊手臂大小的雕像。

這雕像,乃是蘇家的第六代先祖。

蘇家的藏經閣,便是這位老祖主持修建的。

隻是,如今這桌案上麵,不論是雕像,還是供品,早已佈滿了塵埃。

畢竟,能夠進入三樓的隻有家族長老。

那些長老怎麼可能會花心思來打掃這裡的衛生。

“原來在這裡!”

蘇辰心底一喜,目光一轉,落在那積滿灰塵的供品上麵。

這桌案上麵,總共擺放了十九份供品。

每份供品,皆是由青玉盤盛放,可其中卻有一份供品,使用的卻是普通鐵盤。

因為這桌案上的東西,已有百年冇換過,所以鐵盤自然是鏽跡斑斑了。

可是,誰也冇想到,這鏽跡斑斑的鐵盤,正是蘇辰費儘心思要尋找的寶物。

“藏經閣陣盤,原來藏在這裡!”

蘇辰目中充滿了喜色,快步臨近,伸手間,便是要將那鐵盤收起的時候,背後猛地出來一道暴喝聲。

“小子,你膽敢褻瀆先祖神像,真是罪該萬死!”

一道陰冷殺機,擴散開來。

蘇辰臉色一怔,回過頭去,頓時見到,不遠處走來一群人,一個個目光不善。

那人群中,為首的是一個高大男子,麵容冷峻,目中充滿了冷光。

來人,正是蘇軍。

“真是夠熱鬨的啊!”

蘇辰冷笑一聲,目光掃過四周,發現不僅蘇軍來了,蘇橫、黑奎,還有劉水也都進來了。

想要進入藏經閣三樓,必須要有通行令。

以蘇橫、黑奎的等級,絕對接觸不到長老令牌,所以,肯定是蘇軍這傢夥把他們帶上來的。

蘇軍,畢竟是大長老最寵愛的孫子,能夠拿到通行令,也不奇怪。

“小子,還不乖乖跪下認錯,交出家主令牌,否則今日你必死無疑。”

黑奎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寒聲道。

“哈哈,原來是衝著家主令牌來的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嗤笑,伸手間,取出一枚白玉令牌,晃了一下。

“令牌就在這裡,有本事就來拿!”

蘇軍臉色陰冷,一句話也冇有說,掃了黑奎一眼。

黑奎頓時會意,目中閃過一抹猙獰,大喝道:“蘇辰,你偷盜家主令,最該萬死,按照家族戒律,當誅!”

話音傳出之時,猶如有雷霆炸開一般,轟隆隆聲傳出。

黑奎渾身氣血直衝雲霄,鎮壓八方。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冷芒,哼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跟我提家族戒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