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蘇辰踏步衝出。

每一步落下,都會有無儘風雲被引動,化作滔天漩渦,咆哮不息。

第九百七十九步!

第九百八十三步!

第九百九十一步!

那祭壇跟前的地火,似乎感受到了強烈威脅,突然咆哮起來,形成一道巨無霸的風暴。

這道風暴,呼嘯轉動,直奔蘇辰而去。

“給我破!”

蘇辰大吼一聲,身子衝出,一拳轟落,狠狠砸在這來臨的地火風暴上麵。

砰的一聲。

地火風暴,崩潰!

此方天地,所有威壓,轟轟潰散。

蘇辰踏步向前,衝出時,一步步落下,直奔祭壇而去。

第九百九十七步!

第九百九十八步!

第九百九十九步!

最後一步,落下!

千步距離,徹底走完!

蘇辰踏步落下,直接登上了祭壇。

刹那間,一張蒼老卻熟悉的麵孔映入眼簾。

蘇辰怔怔地看著眼前這個憔悴男子。

“大大伯,我來了!”

蘇辰嘴巴微動,心底一顫,雙眼之內,什麼有東西正在打轉。

這一刻的他,彷彿不再是什麼蒼龍戰帝,不是什麼少年戰神,隻是一個孩子!

一個費儘艱辛尋找親人的孩子!

這一次的對眼相望,這一次的親人重逢!

蘇辰已經等了好久好久。

一年、兩年、三年十年、百年!

蘇辰也不知到底過去了多久。

重生之前的他,那是叱吒風雲的蒼龍戰帝,可是親人不在,又有何意義?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大伯待他,如同親生兒子一般!

蘇辰發誓

這一世,定要好好守護著大伯,陪他終老。

“小辰,來,過來啊!”

大伯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了開懷的笑容。

“大伯,您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且還成這個樣子了啊?”

蘇辰臉上充滿了疑惑,走了過去。

剛一臨近,蘇辰立刻發現,大伯渾身籠罩著一道道符文鎖鏈。

這些符文鎖鏈穿過了大伯身體,正在吸收大伯體內的精血。

看到這一幕,蘇辰整個人臉色都白了。

一股怒火,沖天而起!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

大伯為何會變得這麼虛弱?為何會變得這麼蒼老?

每天都被這些符文鎖鏈吸收精血,還能不廢掉嗎?

“啊”

蘇辰大吼一聲,陡然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

“小辰,冷靜下來!”

蘇峻眉頭緊皺,低喝一聲。

聞言,蘇辰渾身一顫,收起那宣泄開來的力量,看向大伯。

“其實,這一切都是大伯自願的!”

蘇峻臉上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自願的?這這怎麼可能?”

蘇辰臉色一怔,目中充滿了愕然之色。

這個時候,他才冷靜下來,仔細打量四周,發現這座祭壇,非同尋常。

到處瀰漫著封印的力量,似乎,是在鎮壓著什麼。

“冇錯,我自願的!這是我的使命!我們蘇家”

蘇峻臉上露出一抹堅定之色。

正要細說的時候,一道陰冷刺骨的聲音,猛地傳開來了。

“嘖嘖還真是偉大,甘願奉獻自我,墮落於此,難怪你們蘇家一代不如一代。”

這聲音,傳開來時,整個祭壇,立刻爆發出耀眼光芒。

無數符文,轟轟擴散,爆發出強悍至極的封印力量,直奔蒼穹而去。

轟!

這個時候,蒼穹之內,猛地凝聚出一張巨大麵孔。

這麵孔,看上去邪惡無比,魔氣森寒。

蘇辰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個地方有讓他厭惡的氣息。

原來,這裡封印著一頭魔靈。

上一世,他與這些異魔打不過無數交道,自然不會陌生。

所以也就談不上震驚了。

隻是,他心底依舊有疑惑。

“蘇家的靈淵禁地竟然封印著異魔,那麼,我蘇家先祖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蘇辰心神一震,腦海內傳出陣陣轟鳴。

轟!

這個時候,蒼穹內的巨大魔臉一震,想要衝出來。

可是,隨之而出現的是一層密密麻麻的符文天,攔住了魔靈麵孔,使得它無法衝出來。

可即使這樣,這個巨大魔靈麵孔散發出來的氣息,依舊讓蘇辰膽戰心驚。

那是隨便一縷力量就能將自己毀滅的存在!

“小子,冇想到你挺看重親情的,隻要你跪下來,臣服於我,本王就考慮放過你大伯如何?”

那魔靈麵孔目光陰森,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

說著時,彈指一揮,朝著祭壇打出一道淩厲黑光。

蘇峻臉色猛變,操控祭壇大陣,全力抵擋。

轟隆隆聲傳出。

幾番碰撞之後,那魔靈麵孔打出的攻擊消散了。

可蘇峻臉上卻露出了慘白之色。

“哈哈看到冇,如果我願意,每天都可以折磨你大伯一番,到最後,他肯定會被吸乾精血而死!”

魔靈麵孔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大笑道。

“大伯!”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蹲下身子,仔細檢查一番。

“冇事,隻不過這大陣消耗太大了。”

蘇峻乾咳一聲,擺了擺手說道。

“這些日子,您都是這樣過來的嗎?”

蘇辰眉頭緊皺,臉上充滿了不忍之色,取出一瓶丹藥,倒出一粒,給大伯服下。

做完這一切後,他站了起來,目光冰冷,死死盯著蒼穹之內的魔靈麵孔。

“區區一個半步合靈境,妄想鎮壓本王,簡直是在找死!”

魔靈麵孔無比囂張道。

“原來是一頭魔君,可惜隻剩下一縷殘魂了,還這麼囂張可以嗎?”

蘇辰冷靜下來之後,心神散開,立刻看清了那頭魔靈的底細。

“什麼?小子你怎麼知道我隻剩下一縷殘魂?”

這下,輪到那頭魔靈震驚了。

要知道,即使是蘇家前任曆代鎮守者都不知道這個秘密的啊!

“行了,既然是隻剩下一縷殘魂的東西,那就不要在本少麵前囂張了,滾吧!”

蘇辰輕哼一聲,揮了揮手。

祭壇大陣,頓時傳出劇烈轟鳴,直接將那張魔靈麵孔給擊碎了。

“啊你個毛頭小子,敢跟本尊動手,死定了你!”

一道慘叫聲傳出。

那魔靈麵孔崩潰開來,立刻被祭壇大陣鎮壓下去了。想要恢複,必須再等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