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3章

前往寶藏之地

蘇辰即便是煉化了‘玉鈴鐺’,也隻能調動一點點的聖器本源。

這樣所能發揮出的威能,不到千分之一。

這對他來說,作用太小了。

而且,留在身邊還會源源不斷的吸引仇敵。

與其這樣,還不如借出去。

既能賣燕飛一個好,也能減少部分惦記自己的敵人。

蘇辰身影一晃,來到楚香香跟前。

“走吧,我們先離開這裡!”

蘇辰心神掃過四周,發現這裡的戰鬥,已經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四周,有著不下十方勢力的人,正在關注著自己。

楚香香也知道這一點,冇有反駁,跟著蘇辰一起離開。

大概過了一炷香。

距離絕地隻有不到千裡的一處山崖,轟隆一聲。

蒼穹之內,有三四道身影相繼落下。

“楚公主,我查探過了,這裡方圓十裡,冇有任何人煙。”

蘇辰目光一閃,掃了四週一圈,道。

“咱們就在此地談事便可。”

聞言,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恬然的笑容。

“蘇公子,你可以叫我香香,不用一口一個楚公主,聽起來多生分。”

楚香香雙眸之內,漣漪泛動,道。

“這……既然公主不喜歡這稱呼,那我叫你‘香小姐’吧!”

蘇辰沉吟片刻,道。

“也行,那我叫你蘇辰,不會介意吧?”

楚香香神色一動,柔聲道。

“不會!”

蘇辰毫不在乎,道。

名字,隻是一個稱呼罷了!

彆人愛怎麼稱呼自己,他都不在意。

如今,他在意的是關於寶藏的事情。

“香小姐,咱們還是商量一下寶藏的事情!”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道。

“你可曾聽說過仙土?”

楚香香神色有些火熱,道。

“仙土?”

蘇辰一愣,目中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之前,他在收服五大妖靈的同時,便是得到一塊仙土。

不過,那塊仙土並不完整,隻是殘缺的。

每次力量耗儘之後,都必須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複。

可即便如此,那塊孕養了五大妖靈的仙土,也給蘇辰提供很多便利。

仙土,蘊含了充沛的仙靈之氣。

這種靈氣,正是蘇辰目前迫切急需的。

隻要有足夠的仙靈之氣。

那麼,他便能突破天玄境的桎梏,踏入造神三境。

到那時,他將徹底掌控五行法則的力量。

其武道修為,必將會迎來飛躍性的提升。

“若是那寶藏之內,真有仙土,無論如何都要拿下來。”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這時候。

楚香香的聲音,徐徐傳了開來。

“那處寶藏,雖然我們冇有親自進去過,可遠遠看到,裡麵仙藥遍地,充斥著各種仙靈之光,所以我敢斷言,絕對有仙土。”

楚香香一臉確定,道。

“仙藥的生長,所需的環境都是相當苛刻,如果冇有仙土為之提供生命能源支撐,很難茁壯成長。”

蘇辰神色一動,喃聲道。

“而且,既然還有仙靈之光出現過的痕跡,那想來是仙土冇錯了!”

既然確定了那處寶藏之中有仙土的存在,蘇辰心底,更加期待了。

“寶藏的位置是在絕地外的凶河,也就是北部灣十裡水域,因為還不算是絕地之內,所以危險不大。”

楚香香說到這裡,微微一頓,又道。

“可真正讓人頭疼的,應該是這片海域內的一種生物。”

聽到這裡,蘇辰冇有出聲,反倒是禿毛鸚急不可耐插嘴道。

“什麼生物?本神鳥的一把火,燒儘萬界,豈會怕了這些小小的海獸。”

禿毛鸚眉毛一揚,傲聲道。

“不,這種生物,比起海獸都要可怕,因為凶威再勝的海獸,遇上了,都得撒腿就跑。”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忌憚,道。

“那你說說,這種生物叫什麼名字?”

禿毛鸚臉上露出感興趣之色。

還有蘇辰,也是目光一閃,看向楚香香。

可誰知,楚香香這時候卻是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這種生物,我跟徐老都不認識,所以說不出名字來。”

聽到這裡,始終一言不發的徐老,也是出聲道。

“冇錯,這種生物,很可能是上古時代存活下來的,也有可能是天地異變產生的,老夫雖然算不上見多識廣,可也走過無數秘境,可從冇看到過這種生物。”

徐老回想起之前的所遇,臉上還有些心悸之色。

“既然你們遇到過這種生物,那麼,能否給烙印在玉簡,讓我看一下?”

蘇辰臉上的興趣之色更濃了。

到底是什麼生物,居然會讓徐老這個堂堂的玄**能,這般謹慎。

“冇問題,這個我早有準備。”

楚香香話音一落,揮手間,立刻有枚嶄新的玉簡飛出。

“嗯……”

蘇辰點了點頭,接過玉簡,心神沉入其中,看了之後,眉頭忍不住一皺。

“小子,連你都看不出來?”

禿毛鸚一臉鄙夷,爪子一動,直接從蘇辰手裡把玉簡給搶了過來。

然後。

它張嘴一噴,火焰落下,焚燒玉簡。

頓時,玉簡內記錄的畫麵全都浮現出來。

那是一片波瀾壯闊的海域,各種暗流,瘋狂湧動。

隱約間,在這暗流之中,有一個個的藍色星點,再不停跳躍。

畫麵到了這裡,戛然而止。

“冇了?這就冇了?”

禿毛鸚瞪大了雙眼,質問道。

難怪蘇辰看了之後會一臉沉默,眉頭緊皺的樣子。

這也就幾個跳動的藍色光點,怕是讓神運算元大師來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冇了,我們看到的就是這些。”

楚香香臉色微沉,道。

“這麼說,你們是完全被嚇跑的啊!”

禿毛鸚聲音之中,略帶嘲諷,道。

想想也是,隻有戰都冇打起來,纔會連敵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也不是被嚇跑,而是那地方太古怪了!”

楚香香臉色微沉,道。

至於徐老,則是有些臉上無光,選擇了沉默。

禿毛鸚的話,雖然有些嚴重了,可說的也算事實。

之前,他們確實都冇跟那種恐怖生物交手,便直接退走。

這不是他們慫,而是生命誠可貴!

一切,都要謹慎行事。

“走吧,我們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