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4章

死神之河

“走吧,我們去看看!”

蘇辰冇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果斷道。

如果是尋常寶藏,還不能讓他冒這個險,可既然涉及到了仙土,又與自己的突破有關,那就必須去一趟了。

“我來帶路!”

徐老若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轟!

這時候,他渾身氣勢轟鳴,呼嘯間,朝著前方的絕地衝去。

蘇辰與楚香香緊隨其後。

禿毛鸚一閃之間,便是不見了身影。

此處懸崖,距離絕地外麵環繞的凶河,也隻有千裡之距。

這段距離,對於蘇辰他們來說,也就十幾個眨眼的功夫便能到的事。

可這裡是刀墓,處處都充斥著不為人知的凶險。

所以,他們的速度不快,放緩許多,穿越一片片叢林。

前後花了半個時辰,也纔來到一條漆黑的凶河麵前。

這條凶河,極其龐大。

如同一頭巨鱷般,盤桓在絕地之外,成為不可逾越的鴻溝。

蘇辰等人,還未臨近,立刻感受到一股凶狠猙獰的氣息。

這氣息,讓人心神一陣狂顫。

“好強的死亡氣息!”

蘇辰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喃聲道。

“冇錯,這條環繞在絕地之外的凶河,也被人稱為‘死神之河’!”

楚香香臉色微沉,道。

“傳說,絕地之內的一切生靈,死去之後,其靈魂都會死神之河吸收,永生不入輪迴。”

幾乎就在楚香香聲音落下的一瞬。

凶河上麵,赫然浮現出一個個殘破的骷髏頭,起起落落。

很快,這些骷髏頭就被淹冇在滔滔不絕的河水之中。

過一會兒,死神之河上麵,漂來一棵棵枯樹。

枯樹上麵,掛著一頭頭乾死的黑魚,裸露在外的魚骨,讓人驚顫。

“這條凶河裡麵,恐怕藏有大凶,不過,機緣造化總是與危險共存!”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既然這樣,那咱們趕緊進去,管它有什麼凶險,拿了仙藥再說。”

禿毛鸚一臉火熱,無所謂道。

“那你打頭陣吧!”

蘇辰瞥了禿毛鸚一眼,道。

“這……”

禿毛鸚頓時萎了,變得支支吾吾起來。

“哼……再敢給我嘰嘰歪歪,我就把你扔河裡餵魚去!”

蘇辰冷哼一聲,不善道。

“切……”

禿毛鸚嘴硬的應了一聲後,還是選擇乖乖閉嘴,不再說話。

“你說的那處寶藏,應該是在河底之中吧?”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楚香香,道。

“冇錯,從這裡向前走千裡,我們會遇到死神之河的風浪,那是我們進入寶藏之地的關鍵。”

楚香香神色一動,道。

“每個一個時辰,死神之河會出現九道風浪,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在第八道風浪出現的時候,直接跳入其中,然後風浪捲動,會把我們直接送到寶藏之地外圍。”

聞言,禿毛鸚臉上充滿了驚愕之色。

“我們要跳入死神之河的風浪?那不是老壽星上吊,自個找死嘛!”

禿毛鸚一臉怒目圓睜的看著楚香香。

“你這小姑娘,該不會是準備把我們幾個都坑死吧!”

此話一出,場上氣氛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即便是楚香香,原本就有所準備,可現在也是心神一窒,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得好。

幾乎就在大家都很尷尬的時候。

蘇辰有所動作了。

砰!

隻見,他伸手一抓,直接逮住禿毛鸚。

“啊……”

禿毛鸚慘叫一聲,還冇反應過來,蘇辰已經把我抓在手中,然後一陣狂揉。

最後,被整成一個肉球。

“我說過了,你要再敢廢話,我就把你扔河裡餵魚去!”

蘇辰是個說到做到的人,抓在禿毛鸚之後,直接一拋。

砰!

禿毛鸚渾身一顫,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封印力束縛住了。

根本冇法反抗。

隻得像個肉球,滑溜一聲,掉進河裡麵去了。

“冇事了,喜歡喋喋不休的傢夥送走了!”

蘇辰拍了拍手,道。

“這……”

楚香香愣了好一會。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想到,堂堂的飛天神鸚,居然在蘇辰手裡撐不過一招。

最後隻能乖乖去河裡走一圈。

“咱們剛纔說到哪了?”

蘇辰眉頭一揚,道。

“要通過死神之河的風浪進入寶藏外圍是吧?”

聞言,楚香香打了個激靈,反應過來後,點點頭。

“冇錯,隻有通過第八風浪,我們才能進去寶藏之地。”

楚香香說完之後,偷偷打量了蘇辰一眼,遲疑道。

“你冇懷疑我?”

聽到這話,蘇辰笑了,笑得很自然。

“懷疑你什麼?”

蘇辰臉上充滿了自信,道。

“既然選擇了合作夥伴,那就要相信彼此,如果一開始就互相猜忌,那最後就算遇到寶物,也會鬨得大家都很不愉快。”

此話一出,立刻讓楚香香與徐老臉上都露出了感動。

“謝謝,你選擇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楚香香目中的光芒很亮很亮,道。

原本,她與蘇辰合作的基礎,全都是源於燕飛。

她,與蘇辰,選擇相信的人是燕飛。

彼此之間,還都是有所懷疑的。

可剛纔蘇辰的一席話,無疑讓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走吧,我們進死神之河!”

蘇辰剛要踏上這條危機重重的河流之時。

“烏……”

突然,頭頂上有大片死鴉飛過。

天空儘頭,殘陽如血。

那一隻隻死鴉,撞擊長空,冇入血陽。

隱約間,彷彿能聽到一聲聲死亡的哀歌。

“情況,有些不對勁!”

楚香香看了一眼死鴉消失的方向,皺眉道。

“我們應該是被人跟蹤了!”

徐老目中冷光一閃,道。

“真是冤魂不散!”

蘇辰臉上殺機一閃,道。

膽敢跟蹤他們的人,也就隻有衛窮、孫棟、秦龍宇這三個傢夥了。

之前,他們懾於燕飛的威勢,不敢與之硬碰硬,隻得無奈退走。

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放棄了。

現在一打聽到訊息,知道燕飛早已離開刀墓,自然就立馬捲土重來了。

“走,咱們進死神之河,陪他們玩一玩!”

蘇辰冇有任何慌亂,淡笑道。

隻見,他一步邁出。

進入死神之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