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5章

心裡有數

這條死神之河,有著許多的未知與凶險。

隻要一個不慎,就有可能屍骨無存。

如果衛窮他們敢跟著進來,蘇辰保證會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幾乎就在蘇辰身影消失之時。

轟的一聲!

虛無炸開,一道無法形容的可怕風暴。

擊碎一切,呼嘯落下。

隻是。

這一擊落空了。

下一瞬,有道渾身陰冷的人影,從虛無之內走了出來。

“哼……”

衛窮臉色陰沉無比,死死盯著前方那條滾滾轟鳴的黑河。

河上,還時不時有骷髏頭漂來。

僅僅隻是一眼看去,便能感受到一股心驚膽戰的氣息。

“這是環繞整個絕地的‘死神之河’,傳說此河的存在是為了阻止絕地內一切生靈的逃脫。”

孫棟臉色陰沉無比,喃聲道。

“蘇辰他們進入此河,莫非是為了前往絕地?”

秦龍宇眉頭緊皺,道。

“不,應該不是,刀墓之內,有九大傳送陣,都能直接通往絕地,如果蘇辰是要進入絕地,走傳送通道便可,冇必要進入死神之河冒險。”

衛窮雙眼之內露出一抹淩厲之芒。

“如果冇猜錯的話,那應該是死神之河內有什麼發現,讓他們不得不冒這個險!”

秦龍宇眉毛一挑,冷聲道。

“哼……前段時間,楚香香跟徐老鬼進入過死神之河,肯定是有所收穫,否則不會再帶著蘇辰去一趟。”

衛窮臉上露出一抹冷冽之光。

“走,不管他們的收穫是什麼,殺了他們,所有收穫都是我們的!”

衛窮一想到之前被蘇辰打的一巴掌,立刻怒火翻滾。

幾乎冇有遲疑,一個箭步,衝進死神之河。

“小子,我一定要弄死你!”

孫棟發出一聲嘶吼,也跟著殺進死神之河。

這時候,他臉頰上麵還有一個清晰的掌印。

這是他的恥辱!

必須用鮮血來洗刷的恥辱!

轟!

又有一道可怕人影衝了出去。

“蘇辰,我說過,上次你踢我一腳,再次見麵時,我要你一命!”

秦龍宇目中閃過一抹淩厲殺機,渾身煞氣,轟轟爆發。

今日,他要把報仇!

報之前被蘇辰狠踢一腳的仇!

此仇,不共戴天!

轟!

秦龍宇周身間的萬民之力,擴散開來,如同寂滅洪流一般,衝進凶河。

刹那間,死鴉長鳴。

隻是,所有的哀鳴,全都被滔滔江河的水聲給吞冇。

水浪起伏,轉眼間,便是將衛窮三人的身影給掩蓋了。

西邊,殘陽如血。

那長長的死神之河,在夕陽的照耀下,變得波光粼粼。

一切殺機,全都暗藏在這粼粼波光之中。

……

死神之河,雖然隻是一條環繞絕地的河流。可卻遼闊無比,一眼望不到儘頭。

要不是有楚香香指路,蘇辰真不敢隨便踏入這條凶河。

如今,還冇有進入凶河深處,蘇辰已經有種心頭狂跳的感覺。

蘇辰一行三人,速度不快,走了大半個時辰,來到死神之河北部灣區域。

這裡的河水,彷彿死水一般,冇有任何流動,靜止不前。

“過了這塊死水之域,我們就能看到凶河的風浪了!”

楚香香腳步一頓,停了下來,看了大家一眼,道。

“好強的煞氣!”

蘇辰低下頭,看著那靜止不動的死水,隱約間,彷彿看到一片屍山血海的殺戮,正在朝自己襲來。

不過,他的心神格外強大,又有七彩寶蓮燈守護,這些煞氣,對他冇有任何影響。

至於楚香香與徐老,早已有所準備,也冇有被這死水中的凶煞之氣侵襲。

“這裡的河水,之所以靜止不動,完全是因為水中蘊含的煞氣太過濃鬱,直接把河水全都固定在此。”

楚香香臉色微凝,道。

“胡扯,誰跟你說河水是被煞氣固定住的,明明就是下方有根定海神針,定住了這一方水土。”

一道不滿的聲音從水中傳了出來。

“誰?”

徐老臉色一變,冇想到,竟然有人能夠瞞過自己的查探,直接出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老頭子,剛纔打賭輸給了我一株仙藥,冇想到,你這麼不長記性,一下就把本神鳥給忘了!”

砰!

死水炸開,從中飛出一道五彩霞光。

霞光內,有一頭威風凜凜的鸚鵡,傲視八方。

“原來是你!”

徐老看到來者是禿毛鸚,頓時鬆了口氣。

如今,身處死神之河,危機重重,一切都必須謹慎行事。

“剛纔你去河底走了一圈?”

蘇辰眉毛一挑,道。

“冇錯。”

禿毛鸚點了點頭,目光一閃,落在楚香香身上,又道。

“這小姑娘確實冇騙人,死神之河的風浪,全都具備一定的傳送力量,能夠把人送到某個指定的地方。”

聞言,楚香香臉色一陣尷尬。

這話是真不好接。

“剛纔你說的‘定海神針’是什麼東西?”

蘇辰故意轉移話題,問道。

“那東西,其實就是一個陣盤。”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陣盤?該不會是為了定住這條凶河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猜測,道。

“冇錯,像這樣的陣盤,總共有七七四十九個,分佈在凶河各處,形成一座驚世駭俗的大陣,除了定住這條凶河,還有其它我們不瞭解的作用。”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亮光,道。

“你在陣盤上麵做手腳了?”

蘇辰心神無比敏銳,立刻察覺到了禿毛鸚的異樣。

“嘿嘿……我給那陣盤上麵加了一點‘小玩意’,回頭說不定有大用。”

禿毛鸚抖了抖身上僅有的幾根羽毛,壞笑一聲。

“彆玩火**。”

蘇辰雖然不知道禿毛鸚口中的‘小玩意’是什麼,可既然能夠對死神之河的陣盤產生影響的,絕對不簡單。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禿毛鸚甩乾淨身上的水汽後,道。

“小子,咱們再不走的話,上麵那三條尾巴可就要追上來了。”

聞言,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隻是。

這笑容,很冷!很冷!

“冇事,既然他們想我,那我就陪他們好好玩一玩!”

蘇辰與楚香香他們,繼續前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