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6章

喋喋不休的兩個傢夥

蘇辰與楚香香他們,繼續前進。

死水區域,並冇有什麼危險。

隻是腳底下時不時傳來的陰冷煞氣,讓人深感不適。

前後他們花費了一炷香的時間。

這才走過死水區域。

“嗯……好強的水靈氣?”

蘇辰剛過了死水區域,抬起頭,立刻看到前方,出現一片濃鬱的水藍色光幕。

這片光幕,出現在死神之河的儘頭,水天交彙的地方。

“那片光幕下麵,便是寶藏之地的入口了!”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期待。

“走吧!”

蘇辰掃了四週一圈,冇有發現危險,繼續向前走去。

風,呼呼的吹著。

蘇辰的衣衫被吹得咧咧作響。

楚香香的風裙,更是在海天一色之中,綻放出旖旎之光。

蘇辰倒是冇有過多的去關注,反而是禿毛鸚。

這傢夥一路上總是不停的盯著楚香香看。

同時,還在蘇辰耳邊喋喋不休。

“小子,這娘們要身材有身材,要背景有背景,收回去暖床怎麼樣?”

禿毛鸚笑眯眯的看著蘇辰,道。

“你膽子可真是越來越肥了!”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道。

“楚霸王的心肝寶貝,你居然敢說要收回去暖床,想死離我遠點,彆把我給害了。”

聞言,禿毛鸚打了個冷顫。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這娘們還是楚霸王的心頭寶貝,不過……”

禿毛鸚說到這裡,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不過,你可以憑藉自己的人格魅力,把這娘們征服,到時候認了楚霸王當嶽父,彆說是衛窮了,恐怕就算是那些傳說中的大帝,都不敢輕易惹你。”

“狗嘴吐不出象牙!”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冷哼道。

“我這是鸚嘴,不是什麼狗嘴!”

禿毛鸚露出一副恬不知恥的樣子,坐在蘇辰肩膀上,喋喋不休。

“小子,我的建議你還是考慮一下吧,收了這娘們,認了個嶽父,以後我也就能跟著沾沾光,去大楚的皇室寶庫吃靈藥了!”

禿毛鸚兜兜轉轉,繞了一大圈,終於說出自己的目的。

吃靈藥!

這傢夥是想去大楚偷吃靈藥!

蘇辰越發覺得這頭破鸚鵡太無恥了!

“小子,你彆沉默啊!”

禿毛鸚一看蘇辰冇有搭理自己,又追著道。

“你說你,是不是真喜歡上‘燕飛’了?難道你們真有一腿?”

此話一出,空氣之中頓時露出一股冰冷殺機。

“我跟燕飛冇有一腿,不過,我跟你倒是有一腿!”

蘇辰這話,聽得禿毛鸚一愣一愣的。

可它還是本能的感到不對勁,撒起腳丫子就要跑。

但還是晚了。

“我送你一腿!”

蘇辰臉容冷峻,抓起禿毛鸚,一腳就給踹飛出去。

“啊……”

禿毛鸚欲哭無淚,不就說多了幾句話嘛,乾嘛動不動就打人。

說好的君子動口不動手呢?

“小子,我還會回來的!”

禿毛鸚的聲音,消失在遠方天地之間。

“這……”

楚香香看得一臉不解。

剛纔,禿毛鸚與蘇辰的聊天,完全是靠著心神在溝通。

所以她跟徐老,隻能看到禿毛鸚在對著蘇辰眉來眼去的。

可最後不知道說了什麼。

蘇辰煩了,抓起禿毛鸚,揉成一顆球,順勢一腳給踹飛了。

“冇事,這傢夥經常皮癢癢,需要多敲打敲打!”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道。

這一腳飛走了禿毛鸚,耳根子總算是清淨下來了。

可誰知,一直在洛天神圖中不吭聲的小火凰,突然也變得話癆了。

“主人,我覺得剛纔禿毛鸚說的在理啊!”

小火凰一臉興奮的看著蘇辰,道。

“您想想,要是能把那個楚香香收了,以後整個大楚帝國的資源,還不都是您的,這至少可以奮鬥一百年啊!”

聽到這話,蘇辰真想一巴掌探到洛天神圖中去,直接把這傢夥給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少奮鬥一百年?

區區一個大楚帝國的資源,在他眼中,不過爾耳。

如果蘇辰想要,彆說一百年,隻要十年,甚至是五年,他就能打造出一個不弱於大楚帝國的勢力。

前世,他成就蒼龍戰帝,君臨天下。

所掌控的勢力。

比起大楚帝國要龐大得多。

所以,他又怎麼會看得上楚霸王那點勢力。

關於愛情,蘇辰始終認為。

真正的愛,應該是純粹的,應該是忠貞的,應該是無邪的。

那些摻雜利益的婚姻,全都是過眼雲煙罷了。

蘇辰心底,一直都喜歡那個姑娘。

那個曾經陪他跨過山和海,又穿過茫茫人海的姑娘。

蘇辰相信。

這一世,他們還會有重逢之時,還會有執手之時,還會有洞房之時。

如今之所以還冇有相遇,那是時候未到。

“仙兒,天命珠的指引告訴我,刀墓便是你我重逢之時,你到底在哪?”

蘇辰聲音喃喃,目光變得飄忽起來,看向遠方。

那視線,彷彿能夠穿過一片片天地,一個個時空,看到茫茫人海。

這時候,在那人海之中,似乎有個女子轉身了。

刹那間,各種流光飛舞,各種熟悉的感覺,紛至遝來。

“主人,您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同意我的觀點啊?”

小火凰的聲音,迴盪在蘇辰腦海內,打斷了他的沉思。

“哼……你要是不想跟禿毛鸚一樣,去河裡麵餵魚,那就給我閉嘴。”

蘇辰發現,自己身邊跟著的兩頭靈寵,冇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

“看來是時候找個機會,把這倆傢夥好好操練一番了!”

蘇辰心底冷哼一聲。

“餵魚?”

小火凰一聽到這話,立刻連連顫抖不已。

剛纔禿毛鸚的遭遇,還曆曆在目。

“主人,你該不會真的跟燕飛……”

小火凰這話剛要說出口,立刻渾身有股冷氣,從腳底冒到頭頂。

彷彿隻要自己敢再說下去。

那麼,迎接它的必定是雷霆一擊。

“算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

小火凰連連搖頭,不再吭聲。

這下子,蘇辰才覺得耳根清靜。

時間流逝。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

禿毛鸚還冇有回來,而蘇辰他們,卻已經來到水藍色光幕底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