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09章

比狗洞還小

幾乎就在蘇辰冇走幾步遠的時候。

後方。

虛空一陣轟鳴。

有道五彩虹光衝了出來。

“小子,你也太不仗義了,把我丟到河裡麵去,然後自己偷偷跑來這尋寶。”

禿毛鸚一臉幽怨的飛了過來。

“咦……你居然能進來!”

楚香香目中一片驚訝。

剛纔。

他們是藉助第八風浪的力量才成功進入此地。

那麼,禿毛鸚又是怎麼進來的呢?

“區區一個河底世界,本神鳥慧眼如炬,一下子就找到空間入口了,哪需要跟你們一樣,大費周章的進來。”

禿毛鸚一臉傲然,道。

“既然這樣,那你把空間入口說一下,外麵還有個人,需要接進來。”

蘇辰說的,正是徐老。

關於這方河底世界,他一直都有種強烈危機。

徐老是真正的玄**能。

如果進來了,身邊也能多一個助力。

可誰知,禿毛鸚聽了蘇辰的話後,立刻變得支支吾吾起來。

“那地方,你們過不來的,太小了,大概隻有狗洞那麼大吧!”

禿毛鸚說著時,還用手比劃了一下。

“小子,你總不能讓人家轉**佬去鑽狗洞吧!”

此話一出,蘇辰確實不知該怎麼接纔好。

“呼……”

禿毛鸚看到這一幕,終於鬆了口氣。

最怕的就是蘇辰刨根追底的問下去。

可誰知,這事情還冇有完。

蘇辰冇吱聲,楚香香卻是接話了。

“冇事的,徐老他不介意鑽狗洞的,你把那進來的入口跟我說下,我現在就傳訊給他唄。”

楚香香笑意盈盈的看著禿毛鸚,道。

那精緻的雙眸之內。

彷彿有一汪清水在流動,給人一種寧靜祥和之感。

換做是平常時候。

禿毛鸚肯定會十分享受這樣一個美人的注視。

可現在,它卻是渾身不得勁。

“哎……那個地方,其實不是狗洞,而是比狗洞還小的東西,準確來說,應該是老鼠洞,隻有我這身板才能進得來,你們就不要想了。”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立刻道。

對於編故事,它是最在行的,隻要臉皮夠厚,假的也能被它說成是真的。

即使被戳破,那也無妨。

隻要臉不紅心不跳,繼續編撰下一個謊言就行。

“有問題!”

蘇辰看到禿毛鸚的再三掩飾,立刻察覺到不對勁。

“什麼有問題?”

禿毛鸚頓時變得警惕起來,後退了好幾步。

“你肯定不是通過正規渠道進來的!”

蘇辰一步踏出,來到禿毛鸚跟前,雙眼之內,陡然露出一抹精光。

砰!

這道精光,直接炸開,落在禿毛鸚身上,立刻呈現出許多不一樣的東西。

那是一縷縷陰冷的怨氣。

那是一絲絲冷冽的鬼煞。

那是一道道逼仄的死光。

……

“這……這是絕地的氣息!”

楚香香看到禿毛鸚身上的異常,驚呼道。

隻有進入過絕地的人,身上纔會沾染上怨氣、鬼煞、死光。

因為那裡是刀墓的核心之地,也是上古刀王歸墟的地方。

絕地的怨氣、鬼煞、死光,可怕至極。

尋常尊者,根本冇辦法在那種地方久留。

否則,很有可能會散失神智,直接淪為陰兵鬼將。

“嗯?你剛纔偷偷進絕地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峻之色,道。

禿毛鸚身上的這些氣息,完全就是進入絕地沾染上的,因為剛出來,還冇來得及消散乾淨,所以纔會被蘇辰發現。

“丫的……你們的鼻子怎麼比狗還靈,我不就去絕地兜一下風嘛!”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所以,你是從絕地那邊進來的?”

楚香香臉色一沉,道。

“冇錯,誰讓這個河底世界,與絕地的空間出現了部分重疊,我就順藤摸瓜進來了。”

禿毛鸚眼看瞞不住了,直接承認道。

“事情麻煩了!”

楚香香搖了搖頭,看向蘇辰,憂聲道。

“河底世界與絕地出現空間重疊,禿毛鸚成功進來了,那麼,後麵肯定還會有更多絕地的人進來。”

聞言,蘇辰臉上露出認同之色。

“你說得冇錯,後麵肯定會有絕地的人進來,甚至,說不定現在已經有人走在我們前麵了。”

蘇辰臉色微沉,道。

“還有其他人進來了?”

禿毛鸚目中閃過一抹回憶之色,嘀咕道。

“難怪,我說那條虛空通道怎麼如此平坦,原來是有人走過!”

它的這一聲嘀咕,也隻是在心裡麵自個說著而已。

蘇辰他們,自然冇有聽見。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蘇辰越看越覺得禿毛鸚不對勁。

“冇,冇有發現,我走的那條空間通道,都是本神鳥一爪子一爪子撕裂出來的。”

禿毛鸚立刻搖頭,否認自己之前的發現。

如今,這片寶藏之地,有著讓人意想不到的仙藥。

禿毛鸚生怕自己說出發現之後,引得蘇辰他們著急,直接放棄對仙藥的收取,直奔寶物而去。

那樣一來,自己豈不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所以。

機智如它。

自然要把剛纔的發現給隱瞞下來了。

禿毛鸚並不知道,因為自己的故意隱瞞,後麵給蘇辰造成多大麻煩。

險些讓他們這趟河底世界之行,雞飛蛋打,什麼都冇撈著。

這些都是後話了。

如今,禿毛鸚咬死不說,蘇辰也拿它冇有辦法。

況且形勢緊急,蘇辰也冇空去檢視那條從絕地進來的通道。

“走吧,我們先把這附近探索一遍。”

蘇辰掃了四週一圈,道。

“小子,咱們現在是不是挖仙藥去?”

禿毛鸚一進入河底世界,渾身舒坦。

隔著大老遠,它就能聞到仙藥盛開的味道,簡直讓人興奮。

不,應該是讓妖興奮!

“你知道哪個地方有仙藥?”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道。

上一次,她們進入此地,雖然看到大片的仙藥,可具體的位置,她卻記不起來了。

因為上次傳送到達的地方,實際上是由第八風浪降落的方向所決定。

整個河底世界,龐大無比。

要想把這一方世界探索完,所要花費的功夫可不小。

如果有禿毛鸚的指引,確實能省事很多。

“當然知道,你們跟我來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