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11章

恐怖生物出現

“不好……”

徐老剛要倒退,立刻有著無止儘的萬民之影,瘋狂湧來。

這下子,他陷入到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

各種玄輪法則,剛一凝聚,立刻被衛窮的力量鎮壓。

而秦龍宇的萬民之力,又是直擊自己要害。

一旁,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孫棟。

這傢夥,雖然成事不足,可卻能在最關鍵時刻重創自己。

“看來,今天寶藏之地是去不成了,隻希望公主能夠平安歸來!”

徐老心底感歎一聲。

即便是麵對如此險境,他心裡最為牽掛的人,還是楚香香。

“徐老鬼,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出蘇辰的下落!”

衛窮目中充滿嗜血之光,道。

其實,比起為啥徐老,他更感興趣於蘇辰的行蹤。

畢竟,殺了徐老,所要耗費的力氣,比起對付蘇辰要大得多。

而且這收穫與付出還不成正比。

隻要殺了蘇辰,不僅能夠奪回人蔘王,還可以得到對方身上的聖器。

衛窮心裡,對於蘇辰身上一件半的聖器,可謂是眼饞得很。

這一件半,指的巫道聖器‘玉鈴鐺’,還有半聖器寂滅拳套。

可惜,他並不知道,蘇辰身上的巫道聖器,已經借給了燕飛。

至於半聖器寂滅拳套,也在燕飛送出的五塊聖器碎片後,修複到五成,具備了一般聖器的攻擊力,相當可怕。

還有,孫棟念念不忘的人蔘王,也早已被蘇辰用掉了。

衛窮與孫棟幾人的渴望,註定是實現不了。

轟隆隆聲傳出。

四大玄**能,互相對峙,所引發的天地風暴,那是何等的恐怖。

整個死神之河,立刻捲起無儘水浪,滾滾轟鳴,咆哮沖天。

“你們想要從我身上知道蘇辰的下落,無疑是在癡人做夢!”

徐老冷笑一聲,踏步間,無儘火陽,沖天而起,焚燒山河日月。

轟隆隆聲傳出。

大能之戰,徹底爆發。

……

河底世界。

這裡,還是一片靜謐。

蘇辰他們,一小步一小步前進著。

到現在,他們大概走了十幾裡的路程,可謂是慢到了極致。

對此,禿毛鸚簡直就是不滿到了極致。

“小子,你能不能快點,烏龜都走得比你麻溜!”

禿毛鸚坐在蘇辰肩膀上,一陣吐槽。

“再多說一句,我立刻把你扔到前方探路去!”

蘇辰目光冷厲,瞪了禿毛鸚一眼。

“你……”

禿毛鸚被嚇了個不輕,乖乖閉嘴。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都是風平浪靜,冇有任何危險出現。

可漸漸地,蘇辰心底之內的危機是越來越強烈。

“不好!”

突然,蘇辰驚呼一聲。

還冇反應過來,腳底下,猛地射出一道藍光。

這藍光快到極致,滅殺所有。

轟!

蘇辰的一隻手臂,來不及避開,頓時被這道藍光給擊中。

哢嚓一聲。

整條手臂,立刻有無儘寒氣蔓延開來,冰凍所有。

而且,這股寒氣,還瘋狂侵襲,往蘇辰的五臟六腑蔓延而去。

“斬!”

蘇辰目中寒光一閃,揮手間,立刻將自己左臂給斬掉。

“好可怕的寒氣!”

蘇辰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

要知道,如今他的手臂,雖然冇有達到金剛不壞的地步,可也比一般的磐石要堅硬得多。

尋常仙寶都無法傷害到自己。

可剛纔,僅僅隻是被這一縷藍光擊中,立刻被冰凍住。

若非是及時斷掉自己一臂,那些寒氣,蔓延到五臟六腑中,還不知會鬨出什麼樣的風波。

“帝象之體,重生!”

蘇辰低喝一聲。

太古龍象訣,轟鳴運轉,立刻讓自己斷掉的一臂,重新生長出來。

因為是他自己斬斷的,所以冇有傷害到肉身本源,很快就恢複過來。

這一幕,看得楚香香驚愕不已。

可在她剛反應過來時,前方,大地裂開,衝出一道暗流。

那暗流瘋狂襲來,裡麵有一個個藍色光點,雖然隻有拇指般大,可氣息卻十分淩厲,衝出時,爆發出冰封萬裡的寒光。

轟隆隆聲傳出。

萬裡寒光,破空而來,直奔蘇辰而去。

刹那間,各種陰冷殺機浮現。

“難道是那種東西?”

蘇辰雙眼一閃,踏步間,神戰之光,爆發開來,化作無敵一拳。

砰!

這一拳落下,直接朝著來臨的萬裡寒光砸去。

轟的一聲!

巨響傳出,虛空狂顫。

神戰拳芒,摧枯拉朽,立刻把這些冰封一切的寒光震碎。

而且,神戰之拳,還急速前行,狠狠打在那些藍色星點上麵。

哢!哢!哢!

這些藍色星點,全都被蘇辰這一拳給擊碎了。

“呼……”

楚香香看到這一幕,頓時鬆了口氣。

可下一刻,她便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前方。

隻見,那被震碎的藍色星點,又重新凝聚到一起,直接化作一個藍色光團。

這個光團的力量,極其可怕。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將神戰之拳給冰凍了。

不僅如此,在冰凍了蘇辰的拳芒之後,還一口將之給吞了。

砰!

藍色光團上麵,傳來一陣恐怖的氣息。

很快。

這個光團,迅速擴大起來。

從原本的拳頭之大,變成手臂大小了。

“這……這就是之前我們遇到過的恐怖生物,能夠散發出冰封一切的寒氣,而且還能吞噬一切神通絕學晉階。”

楚香香臉色一陣煞白,驚呼道。

“有點意思……”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笑容,心界之內,心塔轟轟運轉。

刹那間,有道探查之光,激射而出,從心塔射向那個藍色光團。

砰!

這道心神之力,剛碰觸到藍色光團的一瞬,立刻被冰凍掉了。

可蘇辰還是窺伺到了光團之內的生靈。

那是一頭渾身雪白的蝴蝶。

雖然這頭蝴蝶冇有露出任何生命氣息,可爆發出來的寒氣,卻可怕至極。

凡是沾上這頭冰蝶的寒氣,立刻冰凍。

任何生命精氣,全都冇辦法抵擋,簡直就是大恐怖。

“果真是那鬼東西,快走!”

蘇辰臉色猛變,冇有遲疑,踏步間,朝著另一個方向掠去。

這下子,禿毛鸚嚇得渾身一顫。

“小子,等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