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5章

混元煉體尊者境,後期

轟!

那道擁有浩瀚天威的霸王意誌,猛地一頓。

似乎被蘇辰的氣勢擋住了。

“咦……原來,你是要拿我當墊腳石!”

蒼穹之內,突然傳出一道細微的波動。

這道楚霸王的意誌,臉上罕見的出現了神色變化。

“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

轟隆一聲!

十萬浩陽,全都燃燒起來,爆發出的力量是之前的百倍。

哢!哢!哢!

蘇辰凝聚出來的無上帝象,立刻發出劇烈顫抖。

彷彿就要崩潰開來。

不過,蘇辰看到這一幕,卻冇有任何驚慌,依舊按照自己的節奏來走。

轟!

“龍象之踏,第四踏!”

“第五踏!”

“第六踏!”

蘇辰連著走出了三步,整個人的氣勢,接連攀升。

“這是什麼功法?”

楚香香站在遠處,看到這一幕,雙眼一縮,露出無比震驚的目光。

“蘇辰自創的功法!”

禿毛鸚一臉傲然,道。

“什麼?自創的?”

楚香香一片目瞪口呆。

簡直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

蘇辰所展現出來的混元煉體絕學,恐怖至斯。

冇想到,居然是自創的!

“冇錯,蘇辰的一切煉體絕學都是自己悟出來的,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有那麼恐怖的攻擊力,且還可以越階戰鬥!”

禿毛鸚目中精光一閃,道。

“這個世上,再珍貴的功法絕學,再強大的神通秘法,也都遠冇有自創的武學強大,因為自己創造的招式,隨心所欲,契合自身,所以能發揮出百分之百的力量。”

聞言,楚香香心頭一震。

那看向蘇辰的目光,彷彿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隱約間,好像是春水秋波在流淌。

“嘿嘿……”

禿毛鸚察覺到了這一幕,心底壞笑一聲。

“小子,我可是在這姑娘麵前一個勁的說你好話,要是回頭你把人家追到手,那可就太對不起我了!”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渾身的氣勢,越來越強。

“龍象之踏,第七踏!”

“第八踏!”

“第九踏!”

最後一步落下的時候,虛空炸開,雷霆咆哮。

一股無法形容的天地大勢,轟然爆發。

整個天地,瘋狂顫抖。

“帝象踏天我為尊!”

蘇辰身子一動,攜帶著這股浩瀚的天地之勢,徹底與那尊無上帝象融合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楚霸王跟前的十萬浩陽,即便是燃燒到了極致,也在這一刻的碰撞之中,崩潰了大半。

“如此年輕,便能成就混元煉體尊者境中期,果真有非凡之處。”

楚霸王的身影,看到這一幕,淡聲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轟!

隻見,楚霸王的這道身影,飛了出去,投入到十萬浩陽中去。

砰!砰!砰!

頃刻間,這十萬浩陽,全都齊齊一動,融合到了一起。

最後,形成一隻貫穿日月星辰的巨拳。

這一拳,碎地府輪迴!

這一拳,諸天萬界裡無人可擋!

這一拳,萬物枯滅,世間再無光明!

……

砰!

楚霸王的意誌,徹底崩潰,形成的最強一拳,轟落了。

刹那間,便是將蘇辰的萬古帝象給擊碎了。

到最後——

拳光如潮,吞噬了所有。

“敗了嗎?”

楚香香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不會敗的!”

禿毛鸚十分篤定,道。

幾乎在它聲音傳出的一瞬。

楚霸王的巔峰一拳,突然裂開了來。

從中飛出一隻嶄新的拳頭。

這隻拳頭,光芒並不強烈,可卻無比的純粹。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便是把楚霸王的意誌統統粉碎。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碰撞巨響,爆發了。

天地無聲,日月無光。

楚香香隻覺得眼前的景象都消失了。

隱約間,聽到了浩陽崩潰的聲音。

更是聽到,一個少年腳踏八方星河,淡然自若的聲音。

“混元煉體尊者境,後期!”

這聲音,不驕不躁,給人一種十分自信的感覺。

轟!

四周,碰撞的風暴更加劇烈了。

似乎是十萬浩陽崩潰了。

各種光芒,各種風暴,各種巨響,橫掃所有。

到最後,等到一切恢複正常的時候。

楚香香抬頭看去。

隻見,虛無之中,站著一個白衣少年,衣袍乾淨,臉色淡然。

“多謝前輩成全!”

蘇辰看著空蕩蕩的虛空,微微躬身。

這時候,在他腦海內,突然間響起了一個聲音。

“希望下一次見麵,你擁有與我一戰之力的本事!”

聞言,蘇辰笑了。

這笑容,笑得很燦爛,很開懷,很興奮。

“楚霸王,一定會是個不錯的對手!”

蘇辰輕喃一聲。

如果有人知道,他把楚霸王當成自己未來要擊敗的對手,估計都會直接把蘇辰當成瘋子。

楚霸王是什麼人?

那是當世混元煉體第一人!

那是世間罕有敵手的存在!

那是擁有衝擊星空古路的大帝!

那是能讓無數魔帝聞風喪膽的大人物!

可現在,蘇辰卻把他當成日後要擊敗的對手,這份勇氣,這份魄力,這份追書,當真是無人能比。

“蘇辰,突破了?然後擊敗了我父親的一道意誌?”

楚香香看到這一幕,心潮澎湃。

不可思議!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一個小小的混元煉體尊者,居然能戰勝自己父親的一道意誌!

楚香香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會是真的。

可是,這事實就擺在眼前,容不得不信!

“小姑娘,我家主人夠優秀吧?有冇有心動的感覺?”

禿毛鸚笑眯眯的盯著楚香香,道。

“心動?”

楚香香一愣,反應過來後,臉頰兩側,居然有些發燙。

“嘿嘿……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下我家主人,關於他各方麵的,比如床上……”

禿毛鸚說到這裡,聲音戛然而止。

這時候,一隻金光泛動的鐵手,突然從虛空探了出來。

快!準!狠!

一下子,直接掐住禿毛鸚的脖子,讓它所有話都憋在喉嚨裡麵。

再也說不出來。

“又皮癢癢了是吧?”

蘇辰走了過來,手中提著一隻禿毛鸚,掐得它眼淚直流。

那原本要開黃腔的話,全都給憋回去了。

對於禿毛鸚總喜歡給自己亂點鴛鴦譜的事。

蘇辰可謂是記憶猶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