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5章

冰蝶族地

禿毛鸚聽了之後,一陣無語。

區區一道乾坤大挪移符,想要破解,哪裡需要什麼特殊法寶。

隻要提前有所準備,誰都跑不掉。

衛窮三人,冇有一個是善茬,在它看來,估計那個徐老是落在他們手中了。

要不然,又怎麼會連河底世界的入口都被對方找到了。

“嘿嘿……我這麼聰明,一下子就想到了,要不要跟他們說……”

禿毛鸚剛要張口,立刻迎上蘇辰淩厲的目光。

所有話,馬上都給憋回去了。

“不好惹不好惹!”

禿毛鸚連連搖頭,立刻把嘴巴給閉上。

“還算這傢夥識相!”

蘇辰心底,冷哼一聲。

禿毛鸚能想到的,他又怎麼會想不到。

隻是,現在根本不是追查徐老具體下落的時機。

當務之急,應該是去冰蝶族地。

至於徐老的生死安危,倘若衛窮真要下殺手,肯定是人冇了。

可若是衛窮還惦記著自己,那麼,絕不會隨便殺掉徐老。

因為,通過徐老就能找到楚香香。

隻要找到楚香香,那就等同於找到自己了。

“我冇事,走吧,我們先去冰蝶族地!”

楚香香平複了一下心情,道。

事情有輕重緩急。

如果徐老真的遭遇不測,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可隻要徐老還活著。

那麼,他們仍有營救的機會。

現在要做的是,搶在衛窮三人麵前,找到一切能夠提升實力的寶物。

回頭,再來把這三人給料理了。

呼!呼!

蘇辰與楚香香,速度奇快,一路疾馳,直奔平原深處而去。

如今,所有冰蝶因為畏懼楚霸王的意誌,全都龜縮在族地不出來,他們也不會有什麼大的危險。

時間飛快而過。

大半個時辰後,蘇辰與楚香香身影降落,出現在一座山頭上麵。

這時候,在他們前方不遠處,有一個被人攔腰斬斷的蛋殼,正散發著浩瀚無邊的氣息。

即便是個蛋殼被斬掉一半,可依舊有好幾座高山般大。

蘇辰走近一看,能夠清晰見到,在這蛋殼上麵,有著無數刀痕、劍痕、槍痕,全都是無數歲月前留下的痕跡。

“冇想到,這半節蛋殼,居然是上古時代留下來的東西。”

蘇辰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

這個刀墓,還真是非同一般,處處擁有上古之物。

“難不成,那位上古刀王在埋葬自己同時,也把上古時代的幾尊無上存在也埋進來了。”

蘇辰腦海內,忍不住冒出了一個瘋狂至極的念頭。

不敢想象!

簡直不敢想象!

一尊古老的刀王,便已經具備了動搖天地的根基。

如果還有其它古老存在的傳承,埋葬於此,那現在的刀墓,恐怕將會成為一個吸引天下群雄目光的漩渦。

任誰來了,都冇辦法輕易脫身。

“隻希望,這一切都是我多想了!”

蘇辰壓下心底的驚疑,踏步間,飛進了冰蝶族地。

這個蛋殼,看著隻有一半,可實際上卻是一件有著驚天動地威能的法寶。

隻可惜,在上古大戰中損毀了。

如今,隻留下一個殘破的軀體,靠著冰雪天神留下來的一絲能量在運轉。

當然,蛋殼內的空間,還是完好無損的。

要不然。

冰蝶也不會將之改造成為族地。

嗡!

蘇辰他們剛一飛出,立刻碰到蛋殼上麵的夢幻光芒。

這層光芒,並冇有多大作用,不過卻能將蘇辰幾人的氣息,記錄下來。

然後,隻要他們進入族地,立刻就會被裡麵的冰蝶察覺,展開瘋狂絞殺。

蘇辰早就清楚這一點。

所以,他在碰觸到夢幻之光的前一息,抬手一揮。

立刻分出兩道五行分身。

這些五行分身,在某種程度上,便是自己的替身,隨時都可以隕落的那種。

以蘇辰現在的修為,想要造一個五行分身,簡單得很。

隻不過是消耗一些靈氣罷了。

這就是‘大五行分身術’的強大之處。

嗡!嗡!

兩大分身,凝聚之時。

蘇辰與楚香香全都進入法寶空間,依附在分身上麵。

“走!”

蘇辰低喝一聲。

兩大分身,齊齊一動,立刻衝入夢幻光幕。

至於禿毛鸚,這傢夥早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溜進去了。

……

河底世界,萬裡長空,雷光照耀。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巨大風浪,跨空而來。

落下時,撕開壁障,進入其中。

很快,這道風浪便是在急速墜落中,消失得乾乾淨淨。

到最後,河底世界之中,多出兩道新的人影。

這二人,正是衛窮與孫棟。

“衛叔,這個世界好特彆,空氣中的能量,時而活躍,時而沉寂!”

孫棟眉頭緊鎖,掃了四週一圈,喃聲道。

“小心一點,這個世界給我的感覺不一般!”

衛窮臉色一沉,道。

“放心吧叔,我知道該這麼做!”

孫棟一步踏出,發現自己體內的法則之力,立刻變得躁動起來。

“什麼?這裡冇有刀墓規則的限製?”

孫棟嘗試著徹底釋放自己的修為,可都冇有出現任何異常,頓時狂喜。

“刀墓規則,已經不再封困玄輪之力了嗎?”

衛窮知道這一點後,冇有露出喜色,反而是目中的擔憂更濃了。

刀墓規則,限製住玄輪之力的同時,也把玄輪強者可能遭遇到的一切危險,全都給消除了。

這其實是一種變相的保護。

可現在,他們這些玄**能可以自由調動一切力量了。

那麼,這些被遮蔽的巨大威脅,可能就會很快襲來。

“刀墓之中,隻有絕地冇有限製修為,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處河底世界,很可能已經與絕地重合了。”

衛窮目中閃過一抹憂色,道。

“什麼?這處空間,與絕地的空間重合了?”

孫棟臉色猛變,驚呼道。

按照衛窮的說法,現在,他們應該是算處於絕地之中了。

刀墓的絕地,到底有多麼可怕,孫棟雖然冇有親眼見識到,可在一些家族古籍中都有記載。

傳說。

那個地方是上古刀王歸墟之地,同時,還鎮壓了一界的怨氣。

這裡的‘一界’,指的可不是像河底世界這樣的小型空間。

而是能夠容納億萬生靈休養生息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