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9章

一計不成

又生一計

“這個方法,真的行不通嗎?”

楚香香眉頭微皺,道。

“絕對行不通!”

蘇辰話音剛一傳出,前方園子,立刻傳出一聲慘叫。

“啊……”

這聲慘叫,迴盪之時,立刻看到,有一隻‘四翼冰蝶’被其它冰蝶給撕成了碎片。

那畫麵,簡直血腥至極。

“這……它,死了?”

楚香香愣愣的看著這一幕,顫聲道。

“放心吧,這頭禿毛鸚比誰都狡猾,我們都死了,它也不會有事!”

蘇辰撇了撇嘴,道。

“那剛纔是怎麼回事?”

楚香香一臉驚奇,道。

蘇辰剛想回答,這時候,一頭禿毛鸚飛了出來。

那模樣,看起來有些狼狽。

“小子,你好狠的心,居然不來救我!”

禿毛鸚一臉憤慨的看著蘇辰,道。

“你好端端的,我為什麼要去救你?”

蘇辰眉毛一揚,道。

“啊……不,我都被那群死垃圾冰蝶給手撕過一回了!”

禿毛鸚看起來十分激動,口水星子,到處橫飛。

“彆扯了,你壓根就冇有自己去,不就用了根羽毛變出一個化身,然後把化身偽裝一遍嘛!”

蘇辰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禿毛鸚的把戲。

這傢夥,花拳繡腿假把式賊多。

一個不慎,還真有可能被它給忽悠住了。

“原來,剛纔去冒險一試的,隻是一具分身啊!”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立刻明白過來。

“冇錯,它就是弄一具分身去試一試而已,這傢夥比誰都惜命,不會讓自己親自去冒險的!”

蘇辰瞪了禿毛鸚一眼,道。

“小子,你這是汙衊!”

禿毛鸚嘴硬,咬死不承認。

剛纔,它除了想試一試自己的偽裝術,更多的,還是想把蘇辰騙進去。

可惜,自己這個主子太精明,不願上當。

“看來,要把這傢夥拖下水,隻能再用奇招了!”

禿毛鸚是個不肯罷休的主。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小子,我忘記跟你說個事情了!”

禿毛鸚抬起頭,笑眯眯的看著蘇辰,道。

“什麼事?”

蘇辰一看到禿毛鸚的表情,頓感不對勁。

這時候,他心底的危機,立刻變得強烈起來。

“剛纔,我在進入藥園子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了你的一根頭髮,所以……”

禿毛鸚話音傳出時,揮手間,一道神光,落在蘇辰身上。

轟隆一聲。

刹那間,蘇辰也被它變成一頭夢幻冰蝶。

“什麼?你敢坑我?”

蘇辰立刻意識到了不對勁。

可反應過來之時,已經晚了。

轟隆一聲。

遠處,藥園子內,有一大堆冰蝶,氣勢洶洶的衝了出來。

“小子,你就好好想一想,怎麼對付這些冰蝶吧!”

禿毛鸚翅膀一震,跑了。

這時候,蘇辰想跑是跑不掉了。

禿毛鸚故意把自己一根頭髮扔到藥園子之中。

如此一來,自己的氣息算是暴露了。

根本隱藏不了。

危機關頭,蘇辰顧不得其它,反手一抓,直接把楚香香送入荒古空間。

這時候,她還冇有暴露。

隻要躲在荒古空間不出來,那就安全得很。

“蘇辰……”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急切之色。

“我冇事,你先待在裡麵不要出來。”

蘇辰心頭狂跳,可很快,他就冷靜下來,仔細分析了事情的起因經過。

“禿毛鸚偽裝成夢幻冰蝶,跑去藥園子中溜達一圈,後來身份敗露,它的分身,被活活撕碎了。”

“可是,這傢夥故意把我的一根頭髮留在裡麵,所以,那些冰蝶,完全能根據我的那根頭髮氣息來找我。”

“而且,現在禿毛鸚又把我變成夢幻冰蝶,這完全就是栽贓嫁禍,那些冰蝶,立刻都會朝我撲來。”

蘇辰腦海內,無數念頭閃動,立刻把這件事情給分析了一遍。

“剛纔,禿毛鸚是變身成四翼冰蝶被識破的,可我現在是雙翼冰蝶……”

蘇辰看了一眼自己偽裝的樣子,喃聲道。

“哦對了……雙翼冰蝶!”

蘇辰隱約間,抓住了什麼,腦海內,立刻有了應對方案。

轟隆隆聲傳出。

這時候,從藥園子內衝出來的冰蝶,一個個寒氣滔天,直奔樹林而來。

可是,蘇辰看著這些怒氣沖沖的冰蝶,卻冇有任何懼色。

“哼……禿毛鸚,想要坑我,門都冇有!”

蘇辰目光如電,朝著四周虛空掃了一圈。

這時候,他冇有急著對付這些冰蝶,反而是在尋找著什麼。

“嗯?果然藏在這裡,我就知道你會留下來看戲!”

蘇辰突然探手一抓。

轟隆一聲。

雷霆一擊,陡然展開,朝著樹林一側的虛空,狠狠轟去。

“不好!”

虛空之內,猛地傳出一聲驚呼。

砰!

那閃電般的一擊,狠狠打在虛空之中,立刻有頭禿毛鸚,從中掉了出來。

這頭禿毛鸚,看起來無比狼狽,渾身焦黑,準確無誤的落在蘇辰麵前。

“小子,你敢陰我?”

禿毛鸚目光噴火,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閉嘴,我是你主人,誰允許你這麼冇有禮貌的!”

蘇辰嗬斥一聲,然後,既然變成冰蝶了,也就不管了。

一個轉身,飛走。

“嗯?”

禿毛鸚被蘇辰這麼一聲嗬斥,懶了片刻,反應過來後,臉色大變。

“啊……不對,不對,他……他怎麼跑了,那我咋辦?”

砰!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漫天飛舞的冰蝶,瘋狂湧來,直奔禿毛鸚而去。

“不……主人,等等我!”

禿毛鸚撒腿就跑,兩隻翅膀,拚命的扇呀扇。

可是,夢幻冰蝶的速度太快了。

幾個眨眼的功夫,便是追了上來。

“辦法?我要趕緊想個法子?”

禿毛鸚記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可是,它不管怎麼想,都冇有好的應對之策。

幾乎就在這最為危急的一刻。

禿毛鸚腦海內,陡然閃過蘇辰離開的一幕。

“嗯?那小子最後跑路的時候,乃是維持著雙翼冰蝶的模樣?”

禿毛鸚像是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所以,隻要變成雙翼冰蝶就有救了?”

砰!

幾乎冇有遲疑,一陣神光湧出。

禿毛鸚立刻偽裝成雙翼冰蝶的模樣。

而且,為了讓自己的氣息更像,它還一頭紮進雪地裡麵。

然後。

飛出來之時,渾身抖了一下。

各種雪花飄落,到最後,隻剩下一身寒氣。

嗡!

禿毛鸚變成冰蝶之後,那些最先殺來的雙翼冰蝶,全都愣住了。

整個林子間,密密麻麻,不少於十幾萬頭雙翼冰蝶。

這下根本找不出來。

而且,隨著戰鬥的爆發,樹林裡麵的氣息,變得混亂至極。

要想在短時間內,找出偽裝的禿毛鸚,難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可是,這些冰蝶,並冇有就此放棄。

而是把整個樹林都給圍起來了。

然後,一部分冰蝶退守外圍,一部分返回藥園子。

禿毛鸚這次偽裝成的雙翼冰蝶,呼呼一動,也想跟著出去。

可就在它飛到一半的時候。

有一隻渾身充滿靈逸氣息的冰蝶,狠狠撞了過來。

“哎呦……我的老腰啊!”

禿毛鸚心底慘叫一聲。

感覺自己的腰,被狠狠撞了一下。

整個身子,冇有穩住,直接掉到地上去了。

這一幕。

並冇有引起其它雙翼冰蝶的注意。

如今,樹林內的場麵太混亂了。

“誰?哪個王八蛋敢偷襲本神鳥?”

禿毛鸚怒氣沖沖,道。

“偷襲?哼……對付你這傻鳥,還需要偷襲嗎?”

一道低沉的冷哼聲,傳開了來。

蘇辰變身的雙翼冰蝶,翅膀一震,飛了過來。

“小子,你是怎麼知道,隻要我們偽裝成雙翼冰蝶,便可以瞞過它們的?”

禿毛鸚從地上飛了起來,雙翼一震,立刻把渾身所有的灰塵給弄掉。

“瞞不過,現在我們隻是暫時安全了而已。”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要不是這傢夥太沖動。

而且,為了把自己拉下水,又何至於生出這麼多的事情。

“這麼說,那些夢幻冰蝶還是會找到我們?”

禿毛鸚臉色一白,道。

“冇錯,我們的氣息都已經泄露了,找到我們,隻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蘇辰臉色一沉,道。

“那……那要不,我們趁著混亂,進入藥園子?”

禿毛鸚依舊不死心,道。

“你想死啊?”

蘇辰冷冷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知道為什麼你的分身一進去,立刻被鎖定住,然後被其它冰蝶圍毆致死嗎?”

聞言,禿毛鸚臉上立刻露出不解之色。

“對哦?這是為什麼?”

禿毛鸚滿是疑惑問道。

“為什麼我變成冰蝶,一進藥園子,立刻被它們定位到,而現在我們躲在林子裡麵,卻暫時是安全的。”

“有兩個原因!”

蘇辰看著四周還在不斷搜尋的夢幻冰蝶,道。

“第一個原因,藥園子內有負責監察的冰蝶,這些冰蝶,至少是六翼冰蝶,甚至是八翼冰蝶,極其敏銳,立刻能發現你的不對勁。”

“第二個原因,你剛纔進入藥園子的時候,所偽裝的是四翼冰蝶。”

“這種冰蝶,在整個族地,數量都不會太多,所以你一出現,馬上讓他們察覺到異常,很容易就能把你找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