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30章

冰蝶的弱點

荒古空間內。

楚香香聽到蘇辰的分析後,也是一陣點頭。

同時,她心裡對於蘇辰更加佩服了。

冇想到,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麵,蘇辰竟然能夠做出如此精準的總結。

“我明白了,現在咱們偽裝成雙翼冰蝶,因為這種冰蝶數量繁多,反而不容易暴露問題是吧!”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其實,偽裝這條路是行得通的,隻是,我們要下功夫。”

蘇辰雙眼之內,精光一閃,道。

“什麼?下功夫?怎麼下功夫?”

禿毛鸚臉上立刻露出濃濃的興趣。

“喏……”

蘇辰眼皮微動,抬起頭時,立刻看向不遠處一頭四翼冰蝶。

這頭冰蝶,長得可謂是儀表堂堂,四片翼翅,培育得完美無缺。

而且,那飛動的姿態,一看就具備龍鳳之姿。

“小子,你讓我看那頭四翼冰蝶乾嘛?現在,我們討論的是如何下功夫去偽裝!”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不耐煩之色,道。

“要想做到完美無缺的偽裝,最簡單的法子,不就是抓一頭冰蝶來研究嗎?”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邪氣的笑容,道。

“什麼?你……你小子,居然在打那頭四翼冰蝶的主意!”

禿毛鸚嚇得渾身一顫,駭聲道。

四翼冰蝶!

這可是堪比人類玄**能!

況且,還是在人家的腹地,如果打起來,分分鐘被那群冰蝶圍毆弄死。

“蘇辰,眼前這頭四翼冰蝶的實力,雖然隻有玄輪初期,可也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啊!”

楚香香隱藏在荒古空間內,臉色一變,道。

“玄輪初期又如何,這些冰蝶,有一個致命的弱點!”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光芒。

“什麼弱點?”

禿毛鸚急匆匆問道。

“嗯……冰蝶的弱點?”

楚香香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蘇辰。

“你們可否記得,之前,一大群冰蝶追殺我們,後來發生了什麼?所有冰蝶,全都嚇得一窩蜂返回族地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神秘之色,道。

“我想……想一下!”

禿毛鸚憂愁的撓了撓腦袋。

“之前,你跟我要一滴精血,然後,引出了我父親的意誌,然後,所有冰蝶都給嚇跑了!”

楚香香不知道蘇辰為何要提起這件事。

二者之間,好像是冇什麼關聯吧!

“小子,你……你該不會是要利用楚霸王的意誌來對付它們吧!”

禿毛鸚雖然記憶力不咋樣,可腦袋瓜子,還是轉得非常快的。

一下子,它就猜到蘇辰的意思。

“冇錯,這些冰蝶,非常恐懼楚霸王的意誌,我們隻要利用好這一點,完全是有機會在不費吹灰之力的情況下,抓了這頭四翼冰蝶。”

蘇辰之所以在打眼前這頭四翼冰蝶的主意,不僅僅是想要從模仿對方的氣息下手。

更多原因,還是想通過秘法搜魂。

瞭解一下。

冰蝶族地深處的那件寶物,到底是不是自己猜測中的聖痕?

還有,風笑笑也進入此地了。

這娘們現在躲哪去了?

這對蘇辰來說,也是一個要馬上瞭解的情況。

他就不信。

風笑笑進來之後,能夠一直安分守己,冇有引起這些冰蝶的注意。

“咦……利用我父親的意誌麼?可是,在我身上,已經冇有能夠激發我父親意誌之力的東西了!”

楚香香一愣,反應過來後,皺眉道。

“有的,隻要你給我一滴精血就可以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自信之色,道。

楚霸王的意誌之力,隱匿在楚香香的精血之中,尋常人,根本難以察覺。

這其中,涉及到了大帝之秘。

不過,蘇辰前世也是成就大帝的存在,自然清楚不過。

“冇問題!”

楚香香也很好奇,蘇辰到底會這麼做,從自己精血中凝聚出霸王意誌。

這次的事情,可跟之前不一樣。

如果要是控製得不好,霸王意誌,再一次徹底降臨的話,很可能會造成整個冰蝶族地動盪。

說不定,還會把正在閉關的十翼冰蝶吸引出來。

真要出現這種情況,那事情纔是真正麻煩了。

嗡!

楚香香一指點出,荒古空間內,虛空漣漪,微微震動。

其中,有一滴深紅色的精血,浮現而出。

“嘿嘿……小子,接下來就看你了!”

禿毛鸚看到蘇辰有瞭解決之法,膽子也變得大了起來。

嗡!

隻見,它渾身寒氣嘩嘩往外冒,裝得很像是一頭冰蝶,就要出去瞎晃悠。

“你想死啊,還不快點把你身上的寒氣給收起來。”

蘇辰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

“寒氣?我這些寒氣有什麼問題嗎?”

禿毛鸚不明所以,還想著跟蘇辰掰扯掰扯。

“你傻不傻啊……”

蘇辰真想掐死這頭傻鳥,急聲道。

“夢幻冰蝶的寒氣,全都具備了這個族地空間的本源印記,而你身上的寒氣,一看就不對勁。”

聞言,禿毛鸚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尷尬的擺擺手。

“疏忽!真的是疏忽了!”

禿毛鸚乾笑一聲,渾身寒氣,陡然一震,全被它給收回去了。

可這個時候,還是晚了!

剛纔,寒氣出現的一瞬,立刻讓這頭正在巡查的四翼冰蝶給發現了。

這時候,蘇辰還冇做好出手的準備,這頭四翼冰蝶,反倒自個送上門來了。

情況,一下子變得糟糕起來。

“嗡!”

這頭有著龍鳳之姿的四翼冰蝶,一個閃爍,立刻飛了過來。

頃刻間,它便是來到蘇辰麵前。

“吼……”

四翼冰蝶發出一聲嘶吼,渾身寒光閃動,死死盯著蘇辰與禿毛鸚,目中充滿了疑惑。

它在遲疑。

眼前,這兩頭冰蝶,一頭氣息很飄逸,一頭長得很猥瑣,都看起來很是陌生,難道不是駐守藥園的族人?

“這……”

禿毛鸚渾身一僵。

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臉色彆提有多難看。

這時候,它連動都不敢動。

“千萬彆露怯!”

蘇辰心底也是十分緊張。

隻要自己一露出馬腳。

那麼,這頭四翼冰蝶便可以在頃刻間,召來千軍萬馬,把他給滅了。

雖然他有楚香香的一滴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