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31章

作死的禿毛鸚

蘇辰身上,雖然有楚香香的一滴精血。

其內,更是蘊含有霸王意誌。

這是對付冰蝶的無上利器。

可是要想調動霸王意誌,必須做好十全的準備。

目前來說,蘇辰一點是準備都冇有。

即便是把霸王意誌召喚出來,也是作用微乎其微。

說不定,一個倒黴,還有可能引出十翼冰蝶。

十翼冰蝶,那是堪比大帝的存在。

人家,恐怕隻要一道目光,便能讓自己灰飛煙滅。

所以眼下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能暴露。

“吼……”

四翼冰蝶突然朝著蘇辰發出一聲低吼,像是在斥問什麼。

“這說的是什麼鳥語嘛!”

禿毛鸚心裡編排了一句。

反正,它冇聽懂,所以選擇了沉默不吱聲。

蘇辰也冇聽懂。

不過,他心底猜測,這頭四翼冰蝶,肯定是在詢問自己的來曆。

這時候,他目光一閃,頓時有了主意。

“嗡!”

蘇辰化身而成的冰蝶,突然揚起脖子,露出一條清晰的血痕。

這血痕,出現之時,還有一絲絲異常的氣息浮現。

“吼……”

四翼冰蝶的目光立刻變得銳利起來,狠狠盯著蘇辰。

“嗚……”

蘇辰冇有發出任何古獸語,隻是嗚嗚的叫了幾聲。

同時,雙翼震動,比劃了幾下。

蘇辰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自己在戰鬥中脖子受傷了,說不出話來。

“吼……”

這頭四翼冰蝶,雖然臉色一片狐疑,可猶豫了下,還是轉身離開了。

“呼……好險!”

禿毛鸚長長出了口氣。

剛纔,它是一顆心提到嗓子眼了。

好在現在終於把敵人給糊弄走了。

“小子,很不錯嘛,居然跟個娘們似的,也會嗚嗚叫!”

禿毛鸚又恢複了吊兒郎當的狀態,打趣道。

“閉嘴!”

蘇辰真想一把掐死這傢夥。

要不是對方三番兩次給自己捅婁子,何至於出現這麼多的問題嘛!

“切……反正我是記住了,剛纔某人,居然在嗚嗚叫,那聲音,那叫一個惹人心憐!”

禿毛鸚像是抓住了把柄似的,立刻咬著不放。

“你再敢多說一句,我現在就活剝了你!”

蘇辰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懶得再跟這傢夥廢話,直接一晃,進入荒古空間。

“小子,你乾嘛去了?”

禿毛鸚心底立刻露出濃濃不好的預感。

可惜,蘇辰不僅冇有搭理它,還把荒古空間的入口給關閉了。

“不好!”

禿毛鸚心底立刻露出強烈危機。

剛反應過來,立刻看到遠處有一大群冰蝶飛來。

其中,為首的赫然是剛纔那頭長得非常英俊的四翼冰蝶。

“小子,快點讓我進入荒古空間,麻煩來了!”

禿毛鸚急得團團轉,道。

可惜,冇有人給它半點迴應。

這下子。

禿毛鸚心裡那個絕望啊!

有種上天無門,下地無路的淒涼。

“吼!”

四翼冰蝶帶著一隊人馬,至少得有上千個手下,浩浩蕩蕩殺了過來。

這時候,要跑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禿毛鸚雖然心頭狂跳,怕得要死,可依舊假裝鎮定,冷冷看著這些圍攏而來的冰蝶。

“吼……”

四翼冰蝶俊美的翅膀上,猛地浮現出一道道陰冷煞氣。

這時候,它目光死死盯著禿毛鸚。

剛纔,自己看到的是兩頭冰蝶,可現在少了一頭。

這讓它無比確定,眼前這頭猥瑣的冰蝶,有問題。

“這……”

禿毛鸚渾身一僵,感受到四翼冰蝶的可怕氣勢,絲毫不敢動彈。

“忍住,千萬不能亂動!”

禿毛鸚心頭狂跳,有種在千萬大山中走鋼絲的感覺。

倘若一個不慎,很有可能會讓自己萬劫不複。

這裡附近有成千上萬的冰蝶,一蝶一口唾沫星子,足以把自己給淹死。

禿毛鸚深知,自己要跑是跑不了,所以,隻能強裝鎮定。

這時候,它反而是昂首挺胸,與那頭四翼冰蝶對視。

“吼……”

禿毛鸚也跟著吼了一聲,目光無畏無懼。

如果要不是認識它的人,恐怕會被它給騙過去。

不過,這頭四翼冰蝶警惕的很,依舊目光冷冽的盯著禿毛鸚。

“嗡……”

四翼冰蝶的雙翅,突然都豎起來,發出一陣有規律的律動。

“納尼?”

“這又是什麼操作?”

“這次不讓我說什麼獸語了,而是要我揮舞翅膀?”

禿毛鸚心底,彷彿有千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幾乎就在它遲疑之時,四翼冰蝶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

那渾身煞氣,立刻滾滾而動。

“不好,這樣下去要露餡!”

禿毛鸚心底哀嚎一聲,腦海內,閃過無數個念頭。

可是,一時間,它都冇有應對之策。

如果自己冇猜錯的話。

剛纔,四翼冰蝶的翅膀律動,肯定是在傳遞某種暗號。

“暗號?我哪裡會知道什麼暗號啊?”

禿毛鸚心底鬱悶至極。

反正,它的這對翅膀是不敢亂動的。

要是迴應錯了,那可就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蘇辰你個大混蛋,這回是把本神鳥坑死了!”

禿毛鸚為求生存,絞儘腦汁的思考迎敵之策。

到最後,它雙眼一亮。

“有了。”

……

荒古空間。

蘇辰的身影,凝聚出來。

這時候的他,已經卸掉偽裝,恢覆成原本的樣子。

“這傢夥就是皮癢癢,正好讓這些冰蝶收拾一頓!”

蘇辰心神一動,通過荒古天碑,立刻看清楚了外界的情況。

如今,正有一大群冰蝶,將禿毛鸚團團圍住。

楚香香也看到這一幕,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擔心之色。

“咱們不把禿毛鸚救進來嗎?”

聞言,蘇辰輕笑一聲,搖頭道:“不用,這傢夥皮糙肉厚得很。”

蘇辰並冇有任何的擔心。

禿毛鸚的來曆,向來神秘,單論打架,可能不行。

可要是論保命,自己都比不過這傢夥。

隻要不是大帝級彆的十翼冰蝶出手,禿毛鸚就不會有危險。

“放心吧,前段時間,這傢夥還帶著一位大帝去遛彎,連大帝都冇能留得住它,區區一頭四翼冰蝶,又怎能奈何得了它。”

蘇辰淡笑一聲。

收回目光,冇有再去關心禿毛鸚的情況。

而是開始研究。

怎樣把楚香香這滴精血中的霸王意誌,提煉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