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33章

戲,演過頭了

心界,開!

刹那間,神光噴湧,演化成一方世界,直奔滅世龍火而去。

砰!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所有滅世龍火,全都破碎開來,灰飛煙滅。

“什麼?你這卑微的小子,為何會有如此強橫的意誌?”

五爪金龍驚呼一聲,立刻反應過來,死死盯著蘇辰。

“不,不對,我的力量變弱了,是我的力量弱了,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聞言,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看起來有些邪氣。

“做什麼,當然是把你另外九十九個身體都給收拾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有一種高手無敵的風範。

“放肆,本尊乃是一代霸王,縱橫無敵人間,豈是爾等螻蟻能夠挑釁的!

五爪金龍目光憤怒,冷聲道。

轟!

血海之界中,猛地飛出一枚枚的符文,與五爪金龍迅速融合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五爪金龍的力量,頓時瘋狂暴漲,強悍至極,橫掃天地。

“死!”

五爪金龍怒吼一聲,心神之力,噴湧而出,演化出一個龍火咆哮的世界。

轟!轟!轟!

龍火天地,更是出現一頭頭金龍,沐浴神光,威勢滔天,直奔蘇辰而去。

“小子,這是本王自創的心神**,龍火焚天!”

五爪金龍目中閃過一抹冷芒,哼道。

“除非是大帝級彆的神魂,否則,必死無疑!”

轟!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時,萬千金龍,呼嘯而來,捲起八方龍火,毀滅一切。

“龍火焚天?這一招,如果是霸王本人親自施展,自然能夠誅滅大帝以下所有存在,可惜,你隻是人家微乎其微的一道意誌罷了,所以,不要太自我感覺良好!”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了平淡之芒,隻是,輕輕抬手一揮。

轟!

這一揮,頓時有股浩瀚的心神之力,擴散開來。

如同那九天之上的仙河一般,飛泄而出。

這仙河,貫穿八方天地,出現時,竟然還凝聚出了七顆耀眼星辰。

“七星撼世!”

蘇辰低喝一聲,七大星辰上麵,立刻爆發出璀璨之光,席捲而出。

這些星辰之光,全都擁有撼世之力,麵對這一招龍火焚天,絲毫不遜。

“這……這是什麼心神絕學?”

五爪金龍彷彿意識到了什麼,臉色陡然一驚,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不……不,這不是一般的心神絕學,你……你到底是誰?”

此刻,五爪金龍被‘七星撼世’的力量所籠罩,渾身發顫,恐懼不已。

四周,那無所不在的星辰之力,彷彿能隨時將他滅殺。

“這當然不是一般的絕學,我的前世,那是能與你本尊比擬的存在,又豈會鎮壓不了你這一絲小小的意誌!”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七大星辰,撼動人間,朝著龍火之天,狠狠砸去。

砰!砰!砰!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了開來。

所有龍火內衝出的金龍,紛紛一顫,崩塌開來。

下一瞬。

仙河轟鳴而動,捲起七大星辰,朝著五爪金龍轟去。

“你……你要乾什麼?”

五爪金龍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失聲道。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

仙河落下,七大星辰,砸斷萬古,直接把五爪金龍給轟得四分五裂。

“不……我,我是萬古霸王,我是絕不會敗的!”

五爪金龍又驚又怒,瘋狂演化各種心神異象。

龍光奔騰!

龍血滅空!

龍鱗戮世!

整個血界,出現瘋狂震動,彷彿成為末世之界。

可蘇辰臉上始終充滿古井無波之色。

“無謂掙紮!”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心神之力,轟隆隆而來。

砰!

一道道複雜玄奧的心神符文,浮現可來。

“心之力,破霸王意誌!”

轟!

這聲音,傳開來時,心神符文,鬥轉萬千,瘋狂變化。

最終演化成了一輪絕世之陽。

“心神之陽,開!”

蘇辰神魂一動,漫天霞光,一片飛舞,心陽驟降,爆發出破碎一切的力量。

砰!

這時候,心界之內,發出隆隆巨響,狂暴之光,瘋狂湧動。

到最後,心陽落下,橫掃所有,頃刻間,抹去了五爪金龍的一切攻擊。

“啊……”

五爪金龍慘叫一聲。

這道本能意識,直接被打散。

最終,一切風暴,全都消散之時,隻剩下一道璀璨的金線,漂浮在半空中。

“第一百條意誌金線,給我出來!”

蘇辰神色一動,抬手間,直接把最後一條金線抓了出來。

砰!

幾乎就在他收集齊所有意誌金線的時候,轟隆一聲,楚香香的這滴本命精血,立刻破碎開來,消散人間。

“嗯?精血破碎,莫非是成了?”

楚香香驚呼一聲,抬頭看去時,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轟隆一聲!

隻見,蘇辰掌心之中,有一枚金光閃爍的珠子。

最讓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這枚金珠裡麵,居然有一百頭金龍,正在不停盤旋,發出聲聲嘶吼。

從這枚金珠上麵,她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無比的力量。

這力量,正是霸王意誌之力。

“成了嗎?”

楚香香無比期待,道。

“快了!”

蘇辰看著這枚融合了霸王意誌的金珠,喃聲道。

如今,金珠上麵,還缺少自己的心神烙印。

隻要把烙印打上去。

那麼,自己便可以隨心所欲的掌控這件法寶。

“心神祭煉,開始!”

……

幾乎就在蘇辰開始對‘意誌金珠’展開最後一步煉化時。

禿毛鸚出事了。

外界,冰蝶族地。

“嗚……”

禿毛鸚效仿之前蘇辰的樣子,假裝臉色痛苦,捂捂的叫道。

同時,它還把自己的冰蝶雙翼露出來。

這雙翼上麵,一片鮮血淋淋,看起來好不淒慘。

可是,上次蘇辰用過的辦法,到了禿毛鸚這裡,明顯不好使了。

轟!

突然間,一個巨大可怕的極寒風暴,驟然降臨。

“媽呀,怎麼就朝我動手了?”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驚駭之色。

可越到關鍵時刻,越不能露出一絲一毫的異常。

“嗚嗚……”

禿毛鸚立刻裝得可憐兮兮,不停的哀嚎。

同時。

還讓自己雙翼上麵,鮮血流得更多。

那模樣,簡直彆提有多慘了。

可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