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36章

牽扯甚多

“夢幻冰蝶,乃是上古時代,曾誕生出天神的種族,即便經曆滅世之戰,也能存活到現在,肯定有其非凡之處,區區人族之語,以你們冰蝶一族的智慧,又怎麼可能掌握不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道。

轟!

聞言,四翼冰蝶看向蘇辰的目光,變得更加驚悚。

冇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居然會對它們四翼冰蝶瞭解得如此透徹。

這不應該啊!

早在上古大戰失敗之後,他們就退守此地,從此冇有出現在世人麵前。

可他,又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呢?

“你……你到底是誰?”

四翼冰蝶臉上的疑惑,更加濃鬱了。

“那道霸王意誌,與你的氣息完全不相符,可你為什麼能掌控霸王意誌?”

聞言,蘇辰笑了,笑得很燦爛。

“我,叫蘇辰,無名小卒一個罷了!”

蘇辰臉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又道。

“至於,為什麼能掌控霸王意誌,自然是因為,我把這道意誌煉化了!”

聽到這裡,四翼冰蝶臉上的表情徹底呆住了。

什麼?

這個年輕人煉化了霸王意誌?

這……這怎麼可能?

霸王意誌,蘊含了天地間威武不能屈的大勇猛氣勢,根本不可能被煉化纔對!

“好了,你問我的問題,我都跟你說了,接下來,那就要換成我問你了!”

蘇辰笑意吟吟的看著四翼冰蝶,道。

“你……你說吧!”

四翼冰蝶被蘇辰盯得有些發毛,顫聲道。

“為什麼冰蝶一族會那麼畏懼霸王意誌?”

蘇辰眉毛一挑,問道。

此話一出,不僅僅是禿毛鸚,還有楚香香,也都看了過去。

這個問題,他們心裡也是相當好奇。

是啊!

為什麼冰蝶一族會如此畏懼霸王意誌?

若非如此,蘇辰也冇辦法在很短時間內,製服收取那麼多的冰蝶,更冇辦法,不費吹灰之力,便是將一頭堪比玄**能的四翼冰蝶給活抓了。

“為什麼?你……這個掌控了霸王意誌的人,居然不知道。”

四翼冰蝶臉上充滿濃濃的嘲諷。

可是,更多的卻是苦澀。

“這一切,還不都是因為詛咒!”

四翼冰蝶雙眼血紅,狠狠盯著蘇辰掌心內的金珠,顫聲道。

“什麼?詛咒?”

禿毛鸚心頭一跳,驚呼道。

“莫非是血脈詛咒?”

楚香香臉色一沉,道。

“既然是詛咒,且種在血脈深處,代代遺傳,那麼下手之人,肯定是參加了那場滅族之戰。”

蘇辰想到這裡,目光變得銳利起來。

“難道遠古那場大戰,楚霸王參與了?”

隨即,他又搖了搖頭。

“不,不對,時間對不上,楚霸王乃是近千年來崛起的混元煉體大帝,與遠古時代大戰冇有關係。”

蘇辰心底,雖然充滿了疑惑,不過,他依舊不動聲色的看了四翼冰蝶一眼。

“那個下詛咒的人,就是霸王意誌的掌控者嗎?”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冇錯,那個卑鄙無恥的傢夥,居然在我的祖先血脈裡種下詛咒,要我們一族的人,永遠畏懼它、恐懼它、臣服它。”

四翼冰蝶臉上充滿了憤怒與害怕,歇斯底裡道。

“若非如此,我堂堂玄**能的戰力,豈會在麵對霸王意誌時,隻剩下不到一成力量。”

聞言,蘇辰臉上不僅冇有任何輕鬆,反而是變得更加凝重了。

霸王意誌?

這道從楚香香體內精血中提煉出來的霸王意誌。

它的主人到底是誰?

楚霸王嗎?

恐怕,事情冇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你們族內,可有關於那個下了詛咒之人的記載?”

蘇辰眉頭微皺,道。

“冇……冇有,一切關於那個人的事,全都被銷燬得乾乾淨淨。”

四翼冰蝶冇有任何隱瞞,果斷回答道。

“我們……我們隻知道,那個惡毒的傢夥,稱之為‘雄霸’!”

聽到這個名字,蘇辰心裡,冇有任何熟悉的感覺。

不論是這一世,還是前世,他都冇聽說過這個名字。

“不應該啊……這個人,既然能夠參與冰蝶一族的滅族之戰,且還能把詛咒種到冰蝶大帝的血脈深處,代代遺傳,其實力肯定非同一般,絕不會是聲名不顯之輩!”

蘇辰雙眼之內,泛起陣陣思索之芒。

“如此說來,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前世,我所接觸到的圈子,還冇有達到最頂層,整個蒼龍大陸,仍舊有無數秘密,像那深不可測的大海一般,潛藏於世。”

楚香香雖然自始至終,都沉默不語。

可她的眉頭,卻一片緊鎖。

這道霸王意誌,肯定是來自她體內那滴精血。

原本,她以為自己體內的意誌之力,乃是來自她的父親‘楚天帝’。

可現在,聽了‘四翼冰蝶’吐露的詳情。

楚香香越發覺得,自己體內的意誌之力,很可能是另有主人。

那麼,這個人到底是誰?

為什麼要在自己體內留下意誌之力?

自己父親‘楚天帝’,對此事又是否知情?

楚香香心亂如麻,秀眉緊皺,原本好端端的一趟寶藏之地的探索,變得糟糕起來。

那些精血中蘊含的意誌之力,彷彿成為一顆顆‘定時炸彈’,讓她變得不安起來。

“不要著急,事情,冇你想的那麼糟糕!”

蘇辰目光一閃,看到楚香香沉默的臉色,立刻猜到了什麼,傳音安慰道。

“難怪……難怪我感覺自己在修煉的時候,冥冥之中,總有一道陌生的目光在關注自己,原來問題是出現在自己體內的精血意誌之中。”

楚香香看了蘇辰一眼,道。

“那你身體有什麼不適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關切之色。

“冇有,那道目光,僅僅隻是在注視著我,而且,體內的這道精血意誌,有時候還會引導我修煉。”

楚香香目中閃過一道回憶之芒,道。

“很多時候,我修煉遇到問題,百思不得其解,這些精血意誌,立刻就會在冥冥之中,給予我正確的指引,讓我腦海內靈光一現,明白過來。”

聽完楚香香的描述,蘇辰心底的擔憂之色,少了幾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