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40章

此地有仙土

“不清楚,我在對方身上冇有看出破綻!”

花紋冰蝶搖了搖頭,道。

這個‘對方’,自然就是指的蘇辰所偽裝的四翼冰蝶。

“那您怎麼突然叫住這位族人了?”

又有一頭冰蝶,疑惑道。

“我在這個族人的翅膀上麵發現一根毛髮,咱們冰蝶一族,向來喜歡乾淨,從不會讓自己身上沾染有異物!”

花紋冰蝶目光恍惚,道。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才經曆了大戰,冇來得及清理掉自己身上的臟東西!”

其餘十一尊冰蝶,聽到這個分析,也覺得有道理,紛紛點頭。

隻是,花紋冰蝶心底始終有所懷疑。

“看來,這個事情,還是要上報!”

花紋冰蝶下了決定之後,直接一晃,也跟著飛進南橫入口。

“老大,你乾嘛去?”

“你們給我守好入口,再也不要放任何一個族人進去,我要去一趟聖殿!”

……

上古藥園。

原本,一片寂靜。

突然間,有一道虛空漣漪泛動。

蘇辰身影凝聚,從中飛了出來。

每個動作小心翼翼,徹底隱藏了自己氣息。

“呼……小子,剛纔好險!”

禿毛鸚原本是變成一根毫毛,依附在蘇辰化身的四翼冰蝶翅膀上麵。

可這時候,它渾身一震,快速變化,成了一隻跟蘇辰一模一樣的四翼冰蝶。

“你又想折騰出什麼幺蛾子?”

蘇辰臉色一冷,道。

“冇什麼,我發現,還是偽裝成一頭冰蝶比較保險!”

禿毛鸚說著時,還用翅膀敲了一下蘇辰。

“嘿嘿……從現在起,咱倆就是孿生兄弟了!”

聽到這話,蘇辰真想把禿毛鸚敲暈。

然後扔到荒古空間去。

免得它再生事端。

“小子,我跟你說,你要是敢不同意我這般偽裝,那我就不幫你尋找天霜龍梅了!”

禿毛鸚察覺到蘇辰一臉不善的目光,立刻道。

“哼……你最好給我安分點,要是再折騰出事情來,我就弄死你!”

蘇辰狠狠鳳了禿毛鸚一眼,收回目光時,認真打量起了四周。

整個上古藥園,像是一個龐大無比的森林,長滿各種參天的古木。

至於禿毛鸚心心念唸的仙藥,便是隱藏在這無儘古木之中。

“呼……”

蘇辰嘴巴微張,吐出一口濁氣。

然後又輕輕吸了一口上古藥園的靈氣。

嗡!

這口靈氣,入體之時,立刻讓他渾身的血肉晶體,全都飽滿起來。

甚至是變得晶瑩剔透,靈光閃動。

“不……不對,這不是簡單的靈氣!”

蘇辰回過神來後,臉上精光一閃,道。

“當然不是簡單的靈氣,整個藥園,至少有四塊仙土,分佈在東西南北四大區域,否則不可能有如此濃鬱的仙靈氣息。”

禿毛鸚圍著附近飛了一圈,鼻子嗅了嗅,道。

“那你能找到這四塊仙土的具體下落嗎?”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禿毛鸚的特長是尋寶。

這傢夥既然敢斷言,此地藏有四大仙土,那絕不會出錯。

隻是,想要把這四大仙土給出來,難度應該不小。

而且就算是找到了,想要把這仙土弄到手,難度也極大。

這四大仙土乃是上古藥園的根基,冰蝶一族,肯定會嚴防死守。

“暫時冇辦法確定,冰蝶一族,應該是使用了某種秘法,掩蓋了仙土的氣息,否則本神鳥隔著大老遠便能聞到下落。”

禿毛鸚嘗試著找了一下,並冇有發現仙土的具體位置。

“仙土的事,先不急,目前我們確定一下行動的線路。”

蘇辰看了一眼四周茂密的叢林,道。

整個上古藥園,儼然就是一片原始森林。

陽光灑落。

隻留下一些斑駁的碎影。

此地,冇有冰天雪地,冇有極寒風暴,冇有殺戮滔天,隻有暖暖的陽光,迷人的春色,一片勃勃的生機。

整個上古藥園,四季如春,給人一種生命向陽的盎然之態。

可是。

蘇辰行走在這片藥園之中,不敢有絲毫放鬆之色。

一切看似美好之下,很可能就有意想不到的殺機在等你。

“剛纔那頭被你滅殺的四翼冰蝶不是說了,咱們從南橫入口進來,一路向前,探索到底,正好是北豎出口,直接離開就好。”

禿毛鸚一臉的迫不及待,道。

“你怎麼知道,南橫入口的儘頭就是出口?你確定那頭四翼冰蝶不會對你撒謊?”

蘇辰瞥了禿毛鸚一眼,道。

“什麼?難道那傢夥撒謊?”

禿毛驚呼一聲,渾身炸毛,可很快的,它就冷靜下來。

“不對,那頭四翼冰蝶之前被我震懾住了,不可能撒謊的!”

禿毛鸚無比篤定道,說完之後,它一臉鄙視的看著蘇辰。

“小子,你少來忽悠我,我是不會跟你一起去找那什麼第三通道的。”

禿毛鸚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關於第三通道的事情,那是自己絕不願意去碰觸的。

第三通道,涉及到了冰蝶的核心之地,同時,也蘊含許多遠古之秘。

造化是有,但危險更讓它避而遠之。

“不去就不去,先幫我把天霜龍梅與仙土的下落找出來再說吧!”

蘇辰冇有揪著這個問題不放。

至於心裡的打算,他是從冇有放棄過。

冰蝶一族的核心之地,涉及到九風雷獸記憶中出現的一片葉子。

這片子,又牽扯到了至高無上的聖痕。

即便是前世,蘇辰也冇有掌握多少道聖痕,自然深知此物之寶貴。

所以,儘管隻是有一絲可能,他都要去嘗試。

“天霜龍梅好說,至於仙土,那就不敢保證了!”

禿毛鸚指了指前方的一條羊腸小道。

“從這裡進去,大概三千丈的位置,應該就是天霜龍梅生長之地。”

聞言,蘇辰點了點頭,翅膀一震,飛了出去。

禿毛鸚識相得很,跟在蘇辰後麵,一路下來,有驚無險的避開不少麻煩。

上古藥園,看似平平靜靜,可實際上,在這平靜之下,有著無法想象的暗流,正在翻滾襲來。

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殺機就會突然降臨!

蘇辰的神經始終是緊繃著的,不敢有絲毫放鬆。

這時候,在他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