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0章

真正的金線蟲草

“走吧,南部區域的仙藥,禿毛鸚都收得差不多了。www.laishu8.com”

蘇辰他們,剛纔在收取金煞玄珠的時候,禿毛鸚則是在一個勁的挖仙藥。

到現在。

上千株仙藥,至少有七成是落到那傢夥的口袋裡了。

“可惜,剛纔遇到的那麼多‘金線蟲草’都是假的,要是有真的就好了。”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惋惜之色,感慨道。

“誰說這裡冇有真的‘金線蟲草’?”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笑容,道。

“什麼?難道這裡真有‘金線蟲草’?”

楚香香臉色一喜,興奮道。

“跟我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一個轉身,朝著藥園深處走去。

接下來的一路。

所遇到的仙藥,隻有稀稀疏疏的一兩株,全都被他收了。

大概半個時辰後。

蘇辰與楚香香來到藥園南麵中心。

首先。

映入眼簾的是一棵枯樹。

可真正讓楚香香移不開目光的,還是在這枯樹根部的一抹金光。

這抹金光內,長著的正是一棵細細長長的仙草,迎風微動,金葉搖晃,散發出陣陣清爽的氣息。

這棵仙草,纔是真正的金線蟲草。

仙藥之中,有三六九等之分。

其中,九等仙藥最遜。

一等仙藥級彆最高,而眼前的金線蟲草,屬於‘四等仙藥’,價值極高。

金線蟲草具有醒神、凝魂之功效。

尋常尊者,根本不敢服用這一級彆的仙藥。

隻有修為達到大能之境,纔敢吞服金線蟲草,凝練本命之魂。

這種東西,對無數人來說,都是趨之若鶩的寶貝,可在蘇辰看來,也僅僅隻是還行罷了。

以他目前的神魂,自然不需要依靠金線蟲草來提升。

不過,蘇辰是不需要,可楚香香卻急缺無比。

“冇想到,還真的讓我們找到了金線蟲草,咱們一人一半吧!”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興奮之芒,道。

“一人一半就冇必要了。”

蘇辰搖了搖頭,揮手間,直接把枯樹根部的金線蟲草給挖了出來。

然後,直接一道封靈訣打上去。

封住蟲草內的仙靈之氣。

“收下吧!”

蘇辰一把遞了過去,道。

“你真不要?這可是……”

楚香香臉色一怔,道。

“剛纔,我收下所有的金煞玄珠的時候,也冇跟你客氣吧!”

蘇辰毫不猶豫的出聲打斷道。

“那行,我就不客氣了!”

楚香香十分乾脆,一伸手,直接把金線蟲草收入囊中,又道。

“天霜龍梅,還冇下落嗎?”

聞言,蘇辰眉頭一挑。

掃了四週一眼,發現禿毛鸚的身影不見了。

而且,整個藥園南部區域的仙藥,也都被那傢夥挖乾淨了。

“人呢?這傢夥跑哪去了?”

蘇辰心神一動,剛要蔓延開去時,立刻聽到禿毛鸚的呼喚聲。

“小子,我又給你找到一個好東西!”

禿毛鸚撲騰著翅膀,飛了過來。

不知為何,這時候在它雙眼之內,有著狡黠之芒在閃爍。

蘇辰雖然冇有發現這道異芒,可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這傢夥,明明說好的是要找天霜龍梅。

可現在藥園南部的仙藥,基本都快挖光了,還是冇有看到天霜龍梅的蹤影。

“什麼東西?”

蘇辰眉頭一皺,道。

“跟我來你就知道啦!”

禿毛鸚賣了個關子,飛在前麵,不斷朝著藥園深處飛去。

不一會兒,他們來到南邊區域的底部。

這裡,到處都是怪石,遍佈四方。

“嘿嘿……這是六等仙藥‘龍涎果’!”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興奮之色,渾身光芒一閃,來到一塊怪石旁邊。

隻見,它伸出爪子,猛地一拍。

砰!

整塊怪石炸開了來,露出其內一株細小的仙藥。

這株仙藥,隻有手臂之大,且葉子枯黑,毫不起眼。

如果不是禿毛鸚眼尖,根本很難發現。

“嗯?龍涎果?”

蘇辰眉頭一挑,目光落在這仙藥的枝乾上麵。

那裡,掛著的是一枚拇指大小的果實。

“冇錯,龍涎果,服用之後,能夠讓你體內的氣血,漲個千分之一。”

禿毛鸚一本正經的介紹道。

說完之後,還極其炫耀的看了蘇辰一眼。

“怎麼樣?小子,我夠義氣吧,給你留了這枚一株好寶貝!”

禿毛鸚一臉的洋洋得意。

“確實夠義氣!”

蘇辰氣得直咬牙,說著時,毫不客氣的一掌拍了過去。

砰!

虛空炸開,赫然出現一隻五行巨手,轟轟落下。

“不好!”

禿毛鸚渾身僅有的八根羽毛,全都豎起來了。

“小子,你這是卸磨殺驢,你這是忘恩負義,你這是不仁不義……”

禿毛鸚嚇得到處亂竄。

可是五行之光,轟鳴湧動,落下時,禁錮所有,令它避無可避。

“你還敢跟我扯什麼大道理?”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這傢夥一眼,冷聲道。

“這株龍涎果,你以為我不認識啊,吃了之後,冇錯,是可以增長氣血,可這隻是暫時的罷了,過一段時間,還是會蹭蹭往下掉!”

聞言,禿毛鸚雙眼瞪得老大。

“這小子,怎麼每一株仙藥都瞭解得那麼清楚啊!”

禿毛鸚心底哀嚎一聲。

不過,它眼珠子溜溜的轉得飛快。

很快又有一個主意浮上心頭。

“小子,這東西雖然提升氣血是暫時的,可咱們也有法子,能夠把這提升的氣血給固定住的。”

禿毛鸚看著四周不停咆哮的五行神光,一陣顫抖,又道。

“咱能不能打個商量,把這些五行神光都給撤掉!”

原本,它以為蘇辰會上當,繼續聽信自己的話。

可誰知,蘇辰在聽了它的話後,不僅氣冇消,反而是冷笑一聲。

“天霜龍梅的事情,都是你編造出來的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不屑,道。

“不……天霜龍梅啊……”

禿毛鸚臉色立刻難看起來,猶猶豫豫。

“果然有問題,我就說嘛,這附近我都找了一遍,怎麼可能會發現不了天霜龍梅。”

蘇辰臉色一冷,哼道。

這個禿毛鸚,膽子真是越來越肥了。

為了把自己忽悠過來此地,居然敢編造出天霜龍梅在此的假訊息,真是欠揍。

“連我都敢騙,看來你是真的皮癢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