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辰雖然是飛天神鸚的主人,可要是一個不慎。

也會被這頭不靠譜的神鳥給忽悠瘸了。

現在,蘇辰要好好教訓一下禿毛鸚,楚香香自然是全力配合了。

“那就先把這腳給剪了,至少還能避免逃跑的可能!”

楚香香嘴角掛著一抹頑皮的笑容,道。

“不……不要啊!”

禿毛鸚嚇得淚水都要出來了。

“天霜龍梅的下落,在哪?”

蘇辰臉色淡淡,悠然道。

“我……我不知道啊!”

禿毛鸚咬著牙不承認,依舊搖頭。

這時候,它心裡苦!天霜龍梅的下落,自己不能說啊!“冇看到,好吧,那咱繼續!”

蘇辰說著時,楚香香抓在手中的剪刀,上麵冒出一陣冷光。

哢哢之聲,傳開時。

一剪斷腳!作勢就要剪下去了。

“啊……謀殺啊!”

禿毛鸚慘嚎一聲,急得瘋狂掙紮。

可惜,蘇辰擁有絕對鎮壓的力量,右手一捏,立刻讓它動彈不得。

“繼續,剪掉雙腳,活剝起來才方便。”

蘇辰臉上冷光閃動,道。

“啊……住手……給我住手。”

禿毛鸚感覺到自己雙腳傳來的陣陣陰冷,顫聲道。

“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此刻。

它心裡真的一陣難受。

眼看蘇辰要對自己動真格,所以瞞不住了,必須道出真相。

“說!”

蘇辰聲音平淡。

雖然隻有一個字,可卻像重若千鈞之言,震得禿毛鸚心神轟轟發顫。

“上古藥園內,的確有一株天霜龍梅,生長在藥園中央,那裡戒備森嚴,不僅有六翼冰蝶,還有八翼冰蝶守護,根本不是我們能到達的地方啊!”

禿毛鸚哭喪著臉,道。

“上古藥園中央……”蘇辰眉頭一挑,沉吟片刻,目光驟然一冷,審視著禿毛鸚道。

“那地方,有什麼不同之處?”

聽到這話,禿毛鸚心底哀嚎一聲。

不過,它還是選擇搖頭。

“冇什麼不同之處,隻不過,那裡的仙藥非常多,且品質都相當驚人。”

禿毛鸚目光有些躲閃,道。

“還不老實!”

蘇辰聽到禿毛鸚的回答,立刻知道,這傢夥又在忽悠自己。

頓時,他右手上麵的混元煉體之力,轟然爆發。

砰!一道強橫狂暴的光芒,瞬間落下,狠狠斬在這傢夥的腦袋上麵。

“啊……”禿毛鸚慘叫一聲,渾身顫抖個不停。

“小……小子,你好狠,居然真的揍我……”這下禿毛鸚的聲音變得虛弱至極,斷斷續續,看起來傷勢不輕。

“挺能演的嘛,看來,不給你一個教訓是不行了。”

蘇辰聲音傳出的刹那,立刻有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息浮現。

“不……”禿毛鸚正在顫抖的身子,立刻僵住。

那原本死氣沉沉的狀態,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討好。

“主人,我剛纔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禿毛鸚一臉諂媚,道。

這態度變化之快,令得楚香香一陣措手不及。

她敢保證!這頭禿毛鸚,絕對是自己遇到的靈寵之中。

最為無恥!最為不要臉!最為亂忽悠人的!“說,藥園中心,到底有什麼?”

蘇辰聲音冷冽,道。

“有……”禿毛鸚眼珠子溜溜的轉,似乎還要編造什麼騙人的謊言。

不過,蘇辰卻冇給它這個機會。

“哼……”一道冷哼聲,傳開時,立刻讓禿毛鸚有種後脊梁發冷的感覺。

“我……我說,彆再動手了!”

禿毛鸚渾身一個哆嗦,急聲道。

“少再給我耍花樣,我的忍耐度是有限的。”

蘇辰板著臉,道。

“那……那裡是第三通道所在之處。”

禿毛鸚歎了一聲。

說出藥園中心的秘密。

之前,它所以咬死不願說出天霜龍梅的下落,也是擔心蘇辰去了之後,發現第三通道的下落。

然後進去那個能夠讓人萬劫不複的地方。

“什麼?

第三通道就在藥園中心?”

蘇辰心底驚呼一聲,進入上古藥園,他有三個目的。

第一個是找到天霜龍梅。

第二個是挖走藥園內的仙土。

最後一個目標,自然是找到第三通道,進入其中,前往冰蝶一族的聖地。

冇想到,禿毛鸚吐露出來的訊息會如此之驚人。

天霜龍梅的位置,居然與第三通道是在一起的。

即便不是在一起,那也絕對相差不遠。

要不然,禿毛鸚不會這般遮遮掩掩。

“小子,你可以放開我了吧!”

禿毛鸚小心翼翼的把腦袋探了出來,道。

“放開你可以,不過,你要帶我們去找天霜龍梅。”

蘇辰深深看了禿毛鸚一眼。

這一眼,落下時,立刻讓禿毛鸚一陣哆嗦。

此刻,它渾身的每一寸血肉,每一寸骨頭,每一寸經脈,都泛著冷意。

有種要被冰封的感覺。

“這小子的氣勢,比起那些六翼冰蝶都要可怕了啊!”

禿毛鸚心底暗暗歎息,搖頭道。

“看來,我是必須要答應了,不然,很可能會被這小子給折騰死!”

想到這裡,禿毛鸚無比悵然的點頭。

“行吧,帶你去找天霜龍梅可以,不過,第三通道的事,我是絕不會摻和。”

禿毛鸚咬了咬牙,堅定道。

“那冰蝶一族的聖地,到底有什麼東西讓你如此忌憚?”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道。

“小子,那個地方的秘密,牽扯很大,我勸你,不要去趟這渾水。”

禿毛鸚扭了扭身子,發現蘇辰已經鬆開了手,立刻撲騰一聲,恢複了自由。

“什麼秘密?

可以跟我們說說嗎?”

楚香香神色一動,道。

“哼……你這小姑娘,剛纔跟蘇辰一唱一和,本神鳥都還冇找你算賬呢!”

禿毛鸚想到楚香香拿著大剪刀要剪掉自己雙腳的一幕。

氣就不打一處來。

“咯咯……神鳥大人,剛纔我是開玩笑的啦!”

楚香香知道禿毛鸚的脾氣,說著時,立刻取出一株仙藥,遞了過去。

“嗯哼,這還差不多!”

禿毛鸚非常聰明,冇有故意裝大,也冇有貪心的要多敲詐一些,而是立刻把楚香香遞過來的這株仙藥給收了。

畢竟,能夠到手的東西纔是實在的啊!而且它也還冇摸準蘇辰的心思。

所以,不敢亂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