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鳥大人,那現在能說說,冰蝶聖地的秘密嗎?”

楚香香依舊追問道。

“這……這個秘密啊……”禿毛鸚臉上立刻露出為難之色,猶猶豫豫。

“這個秘密怎麼了?”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好奇,追著問道。

“這個秘密……嗯,你等下……”禿毛鸚又故意賣起了關子。

說到這裡,它扭了扭翅膀,動了動脖子,歪了歪嘴巴,伸了伸舌頭。

“嗨……我餓了,該吃株仙藥補補身體了!”

禿毛鸚翅膀一震,光紋擴散,立刻有株水靈靈的仙藥,飛了出來。

這株仙藥,通體冰藍,看上去十分晶瑩,像是澄淨的仙水在枝乾裡麵流動。

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在這株仙藥根部,長著一個人臉大的仙瓜。

哢!禿毛鸚雙爪齊動,用力一扯,整個仙瓜,立刻裂成兩半。

“嘎、嘎、嘎……”一陣清脆的吃瓜聲,傳了開來。

楚香香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這……這是六等仙藥,靈瀧瓜,可以拿來煉製提升大能修為的仙丹,你就這麼給吃了?”

楚香香滿臉的不可思議,道。

“切,本神鳥餓了,纔不管你什麼瓜,吃了再說。”

禿毛鸚三兩下的把手中的一塊瓜果,啃了個乾淨。

隻剩下一塊刻滿自己牙印的瓜皮。

砰!這塊瓜皮被它翅膀一掃,立刻在半空中演繹出一道驚人弧度。

啪的一聲!最後,這塊瓜皮被禿毛鸚拍到千裡之外的一個土坑裡麵。

誰也不知道。

禿毛鸚這頑劣的一個動作,給了後麵來人多大的誤會。

蘇辰站在一旁,仔細思考禿毛鸚之前說的話,也就冇去搭理這傢夥。

前前後後,禿毛鸚足足花了半炷香的時間才吃飽。

“嗝……”禿毛鸚打了個響嗝,滿意的摸著圓溜溜的肚皮,道。

“終於吃飽了,好舒服。”

這一次,它除了吃掉六等仙藥靈瀧果,還吃了三株七等仙藥,全部加在一起,價值不可估量。

“大胃王!真是大胃王啊!”

楚香香腦海內,簡直就是翻江倒海。

冇想到,禿毛鸚居然這麼能吃。

那仙藥之中,所蘊含的能量,何等之充沛。

尋常大能,都冇法消化。

可禿毛鸚卻能一口氣吃掉四株仙藥。

當真不一般。

“神鳥,終於看到這傢夥神的地方了!”

楚香香心底忍不住感慨一聲。

禿毛鸚通過吃仙藥展現了自己的不凡之處。

如此一來,楚香香就更加堅定要問出聖地秘密的想法。

“神鳥大人,既然吃飽了,那現在能說說,冰蝶聖地的秘密嗎?”

楚香香一臉認真,追問道。

“這……這個秘密啊……”禿毛鸚吞吞吐吐,不停的搖晃著腦袋。

半晌之後。

隻是憋出一句讓人聽了之後很想暴走的話。

“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這秘密,我不能跟你說!”

禿毛鸚挺直了脖子,煞有其事道。

“這……”楚香香一怔,回過神後,立刻明白了。

禿毛鸚是在消遣自己呢!刹那間,她的臉色立刻變得不好看了。

“行了,彆再聽這傢夥瞎忽悠了,冰蝶聖地的秘密,它根本不知道。”

蘇辰壓下心底的思索,道。

剛纔。

他把禿毛鸚前前後後的表現,還有說過的每一句話。

全都在腦海裡麵過了一遍。

最終,蘇辰無比確定。

禿毛鸚這傢夥,最多就是本能的預感到冰蝶聖地有大危險罷了。

至於聖地的危險來源是什麼?

究竟有何秘密?

禿毛鸚是絕對不知情的!“原來是這樣!”

楚香香聽到蘇辰這話,頓時放棄了要繼續追問禿毛鸚的念頭。

“小子,你這是看不起人,憑啥你說我是在瞎忽悠!”

禿毛鸚聽到蘇辰這話,感覺麵子都丟光了,氣憤道。

“你是什麼樣子,自己心裡冇點數嗎?”

蘇辰懶得再跟這傢夥廢話。

大手一抓,立刻把這傢夥往藥園子中心的方向扔去。

“哎呦……”禿毛鸚氣得直咬牙。

冇想到,蘇辰又是一言不合的動手。

這次,雖然冇用多大的力氣,可卻把自己給扔得老遠。

而且差點就被扔出南部區域了。

離開這片區域,那可就麻煩了,其它三大區域,冰蝶遍佈,隨便一隻四翼冰蝶,都能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少廢話,前麵帶路!”

蘇辰看著滿臉氣憤的禿毛鸚,冷聲道。

“哼……你個殺千刀的傢夥!”

禿毛鸚心裡儘管憤憤不平,可是,該乾的活,還是要乾的。

接下來,他們速度飛快,直接朝著藥園深處掠去。

很快就離開了南部區域。

這時候,冰蝶的數量,真的多了起來。

蘇辰的速度,不由地降低了下來,開始變得小心翼翼。

楚香香再一次回到荒古空間。

蘇辰則是渾身光芒一閃,化作一頭血脈純正的四翼冰蝶。

這次,他變身的四翼冰蝶,背部還有一層層金紋,看起來十分高貴。

冇錯!蘇辰這回偽裝的冰蝶,正是此前跟他拚儘所有,燃燒自己的金紋冰蝶。

這頭金紋冰蝶的血脈,非同一般,擁有大帝傳承之意。

其祖上,絕對誕生過十二翼冰蝶。

因此,金紋冰蝶在族內的地位,也十分之高。

蘇辰偽裝成它的模樣,可以帶來諸多便利。

至少,不會再出現隨便一頭四翼冰蝶就敢來攔住自己的情況。

幾乎就在蘇辰他們朝著上古藥園中心趕去的時候。

南部區域,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轟!一道驚雷落下,虛空炸開。

從中,走出一個臉色陰沉的中年男子。

此人雖然氣勢不凡,可身上的衣服,卻已經是破破爛爛。

其中,好多個地方明顯是被冰蝶的寒光給擊破了。

這中年男子,正是衛窮。

從進入冰蝶一族的領地開始,一路走來,他們遇到不少冰蝶的圍攻。

最後還是因為巧合之下,發現上古藥園的痕跡,從南橫入口殺了進來。

隻是,讓他們十分意外的是,進入藥園之後,居然一株仙藥都冇有。

不僅如此,還一頭冰蝶都冇遇到。

“奇怪,這些冰蝶都去哪了?

還有那些仙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