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64章

魚死網破?

轟!轟!轟!

蘇辰每一步落下,都有罡氣重樓凝聚。www.biqugev.cc

蓋壓八方時空,碾殺所有。

“不好!”

烈明鏡臉色狂變,來不及倒退,四麵八方的罡氣重樓,轟然砸來。

“小子,你彆逼人太甚……”

一道猶如噬人凶獸的咆哮聲,迴盪開來。

烈明鏡渾身亮起一陣大道符文,衝出時,化作一座焚燒萬物的火墳。

砰!

這座火墳,自他體內爆發而出,擁有磨滅世間萬物的力量,可怕至極。

“燭火天墳,死!”

烈明鏡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猙獰,瘋狂至極,駕馭著燭火天墳,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這次,他忍了這麼久,終於爆發。

燭火天墳,原本乃是燭火大帝的本命聖器,可惜經過歲月的摧殘,淪落為半步聖器,可即便如此,也有著弑殺蒼生的力量。

轟隆隆聲傳出。

蒼穹裂開,一座風火咆哮的火墳,破滅所有,狠狠殺向蘇辰。

可是——

蘇辰站在那裡冇有動。

任由烈明鏡那滔天殺氣撲來,依舊一臉雲淡風輕。

風火滾滾,驚駭萬物。

巨墳滔滔,碾壓萬魂。

可蘇辰,宛如蒼天聖子,冷眼看著這一切。

始終是泰山崩於前麵不改色!

“小子,這是半步聖器,竟敢不躲避,你是在找死!”

烈明鏡看到蘇辰這般無視自己,更加憤怒。

轟隆隆聲傳出。

燭火天墳,衝出時,猶如九霄雷動,火浪翻滾。

整個世界,全都是弑神之火,咆哮而來。

這一擊,驚天地,泣鬼神。

可是——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平靜之色,望著這來臨的黑火滾浪,往前一步,走出。

“魔滅之眼!”

一道冷淡且平穩的聲音,傳開時,四麵八方,無儘靈氣,全都彙聚而來。

到最後,這些靈氣,全都融入蘇辰體內。

“開!”

蘇辰眉心之處,陡然裂開,露出一道無法形容的魔滅之光。

砰!

這道魔滅之光,衝出時,彷彿擁有了自己的意誌,快速凝聚,化作驚天一拳。

任你聖器之力蓋世,我自一拳滅之。

蘇辰目中充滿冷漠之色。

神體再強,那又如何,依舊可殺。

砰!

蘇辰這一擊魔滅之光,所演化而出的滔天魔拳,擁有著讓風雲破碎,讓星辰無光,讓萬物寂滅的力量。

這一刻,天地巨顫,末日再現。

這一刻,眾生髮顫,不敢抬頭。

這一刻,蘇辰便是那征戰九天的神!

砰的一聲!

所有咆哮而來的火墳烈焰,齊齊破碎。

“噗……”

烈明鏡臉色慘白,倒飛開去,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荒古空間內,楚香香目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神體不敵,蘇辰的力量,已經遠遠超過了玄輪初期!”

楚香香越發相信,未來的某一天,蘇辰一定會成為與父親一個級彆的強者。

轟隆隆聲傳出。

烈明鏡再一次落敗,體內五臟六腑都遭受重創,一刻也不敢停留,收起半步聖器‘燭火天墳’,立刻遁走。

“蘇辰,你搶我仙果,奪我神血,傷我神體,此乃血海深仇,他日定要讓你付出生命的代價!”

烈明鏡嘴角溢位鮮血,萬裡奔閃,快速而逃。

茫茫天地,寒光照落,冷意襲來,讓他有種心神恍惚之感。

“不用他日了,今天,你走不了!”

突然,四麵八方,亮起一道道陣法光芒。

這些陣法光芒,爆發時,化作一個個鐵環,快速轉動,衝向烈明鏡。

“什麼?你還在這四周佈陣了?”

烈明鏡心底一陣拔涼,來不及調頭,整個身子,立刻被這一個個陣法鐵環給鎖住,無法動彈。

“你烈府主神通廣大,飛天遁地,樣樣都會,要不多弄點佈置,豈不是要跟上次一樣,讓你給跑了!”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混元煉體之力,轟轟爆發。

這力量一出現,恐怖至極。

彷彿要讓蒼穹隕滅,要讓黃泉乾枯。

蘇辰攜帶著這股無上霸道之意,朝著烈明鏡鎮壓而去。

“啊……小子,你……你真要趕儘殺絕不成?”

烈明鏡駭然驚呼,冇有遲疑,張嘴間,吐出半步聖器‘燭火天墳’。

這一次,他冇有引動‘燭火天墳’的力量展開攻擊,而是不斷把自己體內狂暴的靈氣,注入到‘燭火天墳’之中。

“小子,彆逼我引爆這件半步聖器!”

烈明鏡臉上充滿凶光,惡狠狠道。

“引爆了這件半步聖器,你必死無疑,而我,最多是遭受重傷!”

蘇辰深深看了一眼燭火天墳,道。

“可是,你要是放棄引爆這件半步聖器,那麼,你還有活命的可能。”

聞言,烈明鏡臉上露出一抹狠辣之色。

“小子,你少在這裡花言巧語,現在你放開我,否則大家一起死!”

烈明鏡體內的神體之血,全都狂暴起來,不要命的注入到‘燭火天墳’之中。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燭火天墳的狂暴之力,已經是此前的十倍,且還在不斷攀升,如果真的自爆開來,彆說是這個深淵幻境了,恐怕整個冰蝶族地都要完蛋。

可是,蘇辰看著這一幕,漸漸地,臉上的忌憚之色冇有了。

反而是變得一臉雲淡風輕。

這種變化,令得烈明鏡完全摸不著頭腦。

不過,他依舊在把自己狂暴的神血注入燭火天墳。

“小子,要麼放我走,要麼今天就在這裡魚死網破!”

烈明鏡目中凶光大放,道。

“蘇辰……”

楚香香雖然躲在荒古空間內,可卻目睹了全場的戰鬥,此刻自然是一陣心驚肉跳。

燭火天墳,作為半步聖器,如果真的被引爆的話,所產生的衝擊波,足以讓蘇辰粉身碎骨。

甚至,波及到整個刀墓死海。

可惜的是,從頭到尾,蘇辰都冇有擔心過半分。

“你以為你一個個小小的玄輪初期,能夠引爆燭火天墳嗎?”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道。

“你……你是什麼意思?”

烈明鏡腦海內,掀起無法形容的驚濤駭浪,可依舊麵不改色,質問道。

“燭火天墳,乃是當年燭火大帝的本命聖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