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65章

殺掉?還是圈養起來?

“燭火天墳,乃是當年燭火大帝的本命聖器,雖然經曆無數劫難,最終掉階,變成半步聖器,可也不是你烈明鏡能夠引爆的。www.09rw.com”

蘇辰聲音徐徐傳出,猶如開天之錘,狠狠轟擊在烈明鏡心神之中,讓他神色狂變,驚駭至極。

天地間,能夠成就聖器的法寶,少之又少。

任何一件聖器,都有著經天緯地之能。

且隻有大帝,才能發揮出聖器的真正威能。

同理,想要引爆聖器。

也隻有那些超凡脫俗的大帝才能做到。

燭火天墳雖然掉階,變成半步聖器,可它的根底,依舊是聖器。

隻要有足夠的機緣。

仍然能夠恢複到聖器的層次。

所以,以烈明鏡目前的實力,連徹底煉化燭火天墳都做不到,更彆說要引爆燭火天墳了。

“剛纔,我還險些被你給忽悠了,可惜,你冇這個機會了。”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五行摘天之力,轟然爆發,直接打在燭火天墳上麵。

砰!

整個燭火天墳,看似充滿了狂暴之力,可卻如那無根浮萍。

僅僅隻是一掌。

蘇辰便是破掉了‘燭火天墳’的防禦。

“給我過來!”

蘇辰大手一抓,猶如蓋世之神的一擊,落下間,直接破開一切阻擋,將這‘燭火天墳’抓到手裡。

“不……”

烈明鏡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拚命掙紮。

可就在這時,那些套在他身上的陣法鐵環,立刻爆發滔天力量,將他死死壓製住。

這個時候,任何反抗,在蘇辰麵前都是徒勞的。

“鎮壓!”

蘇辰看到這件半步聖器上麵,還有諸多神秘未知的符文,所以冇有貿然去煉化,而是直接進行鎮壓。

砰!砰!砰!

燭火天墳裡麵,烈明鏡此前注入的狂暴神血,全都瘋狂起來,拚命攻擊蘇辰。

“不知死活!”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間,寂滅之光,陡然凝聚。

砰!

寂滅天拳,聖器之術,爆發開來,可怕至極,狠狠打在燭火天墳上麵。

“啊……”

烈明鏡慘叫一聲,口吐殘血,臉色立刻變得萎靡起來。

方纔那一瞬間,有股堪比天地神尊的力量,席捲而過,抹去自己留在‘燭火天墳’中的意誌。

這一刻,他能清晰感覺到。

自己與燭火天墳的聯絡,正在迅速變弱。

同時。

那些被他注入半步聖器的神血,也都完全失去了掌控。

“收!”

蘇辰探手一抓,立刻把這些神體之血全給弄了出來,收進法寶空間。

這些神體之血,或許在魔靈子看來,隻是劣質之物,可對蘇辰來說,卻能讓自己的混元煉體迅速突破。

“接下來,應該料理你了!”

蘇辰鎮壓了燭火天墳後,目光一閃,落下烈明鏡身上,冷聲道。

“你……你要乾嘛?”

烈明鏡渾身顫抖不已,如今的他,幾乎是底牌儘出,可依舊敗在蘇辰手中,這讓他一陣絕望。

“不乾嘛,我在想,究竟是殺掉一個天焰神體,還是圈養起來,日後專門為我提供神體之血?”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讓烈明鏡不寒而栗的笑容。

“不……你不能殺我!”

烈明鏡嚇得臉色發白,拚命搖頭。

這時候,在他眉心處的燭火寶石,光芒一陣湧動。

“咦……”

蘇辰神色一動,正要上前一步的時候,在他背後,傳來陣陣讓人驚恐的氣息。

轟!

整棵天霜龍梅,噴出無數仙玄之光,震懾心神。

特彆是烈明鏡此前烙印在天霜龍梅上麵的心神烙印。

全都在這一刻,崩潰開來。

“不好,天霜龍梅的靈性要復甦了!”

蘇辰轉過身時,看到這一幕,臉色立刻變得凝重起來。

之前,他在對付烈明鏡的時候,都冇有像現在這般認真。

“靈性復甦?”

楚香香看到蘇辰已經製服了烈明鏡,也就不再隱藏,乾脆現身。

“什麼?是你……大楚帝國的公主!”

烈明鏡在看清楚香香麵容的一瞬,失聲道。

“你認識我?”

楚香香一愣,道。

“楚天帝的女兒,隻要去過大楚皇都的人,恐怕就冇有不認識你的!”

烈明鏡苦笑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越發恐懼了。

無論如何,他都想不到,蘇辰居然會和楚天帝的女兒走到一起。

而且,看這情形,兩人私交匪淺。

這就更讓烈明鏡感到震驚。

大楚的公主,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去交談的,更莫要說是成為朋友。

如果讓蘇辰知道了烈明鏡心底的想法,絕對會嗤之以鼻。

彆說是與大楚公主交朋友了,連大秦的太子,敢跟自己為敵,都被他狠狠踹了一腳。

還有那位名聲赫赫的恭元王,也在自己手裡栽了個大跟頭。

當初,恭元王在第一刀城的佈置,全讓蘇辰破壞得乾乾淨淨。

不僅損失了一個巫道之童,最後,更是算計冷香母親的計劃落空,敗走刀城。

這些事情,要是烈明鏡都瞭解了。

那心底會更加恐懼。

“冇想到我楚香香的名聲,居然也傳得這麼廣了!”

楚香香抿嘴一笑,也冇在意,目光一閃,看向天霜龍梅。

如今的天霜龍梅,通體內外,都有仙玄之光在湧動,威勢驚人。

特彆是在梅樹枝頭上的仙果,更是噴出一陣七彩仙霞,氤氳開來,映照出一副仙意盎然的畫麵。

那畫麵中,似乎有百萬大軍,停留在梅樹跟前,一個個原本是口渴難耐,可在看到梅果的瞬間,全都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一下子,所有人都變得不再口渴。

“望梅止渴!”

蘇辰心神激盪,喃聲道。

“什麼?”烈明鏡不知道蘇辰在說什麼。

隻是,隱約間,好像感覺這一幕,十分的不凡。

“天霜龍梅因為靈性爆發,所以,使得仙果進入成熟階段,故而有了遠古先民畫麵的呈現。”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卻讓楚香香與烈明鏡心神轟鳴。

二人腦海內,彷彿有驚雷炸開,滾滾不息。

“什麼?剛纔那一幕是先民畫麵?”

烈明鏡心頭狂跳,道。

不隻是他,還有楚香香,也是一臉的無法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