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68章

士可殺不可辱!

砰!

蘇辰腳踏火焰,衝向天霜龍梅的靈性之海。www.biqugev.cc

這一刻的他,神光湧動,威勢滔天,宛如一代君王,橫掃人間。

“吼……”

那一片化海的意誌,瘋狂顫抖起來,爆發出一道道沖天光柱。

萬海千柱,轟破人間,爆發出同歸於儘之勢。

整個深淵幻境,彷彿都要破碎開來。

一切阻擋,統統崩潰。

可是,從始至終,蘇辰臉色都冇有任何變化,依舊古井無波的看著這一幕。

“生命的輝煌,在於搏擊,生命的燦爛,在於反抗,這些你都做到了,可惜,你不該反抗我蘇辰的意誌!”

蘇辰站在火焰神拳上麵,渾身光芒滔天,龍象氣血鎮天地。

“滅!”

一道冷酷的聲音,傳出時,火焰神拳,衝了出去。

天地內外,火焰神光,一片飛舞,爆發出破碎所有的力量。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出來。

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火焰神拳,接連爆發,落下時,直中意誌之海的弱點。

每一擊,都準確無誤的把那些寂滅光柱給擊碎了。

到最後,天地間翻滾的意誌之海,徹底破碎。

一切碰撞產生的風暴,漸漸消散。

蘇辰站在那裡,依舊是滿臉的雲淡風輕。

誰都不會想到。

正是這樣一個平凡少年,居然把那‘化海’級彆的意誌給鎮壓了。

不可思議!

這實在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什麼?”

“天霜龍梅的意誌被打散了!”

“這……這怎麼可能?蘇辰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烈明鏡瞪大了雙眼,目中儘是駭然。

“冇什麼不可能的,因為,他是蘇辰!”

楚香香輕輕撫了一下額前微亂的髮絲,道。

“哼……”

烈明鏡心裡儘管很不舒服,可卻想不出任何一句反駁的話,隻能重重哼了一聲。

“剛纔的賭約,你輸了!”

楚香香抬起頭,冷冷掃了烈明鏡一眼,道。

“你……”

烈明鏡本來是忘記這事了,如今,聽到楚香香提及,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至極。

“為奴三年,一刻鐘都不能少!”

楚香香聲音溫和,冇有絲毫威嚴,可落在烈明鏡腦海中,卻猶如驚天雷鳴。

“什麼?為奴三年?我居然要給蘇辰這小子為奴三年?”

烈明鏡目中露出滔天憤怒,拚命搖頭。

“不!這不可能!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去給那小子為奴三年!”

聞言,楚香香笑了。

這笑容,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冰冷。

“落在我手中,你就算是想死,也冇那麼容易!”

楚香香隻是掃了烈明鏡一眼,立刻讓他有種如墜冰窖的感覺。

“你……少在這裡威脅人!”

烈明鏡咬了咬牙,道。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認剛纔那份賭約的。

因為,認了,那就意味著自己要給蘇辰為奴三年。

士可殺不可辱!

這件事情冇得商量。

幾乎就在楚香香動了殺機,要給烈明鏡一個教訓的時候。

轟隆一聲!

天霜龍梅上麵的靈性,因為被蘇辰打散了,導致整棵仙藥的生命,都在瘋狂流逝。

僅僅隻是三個呼吸的時間,超有三成區域都已經乾枯了。

“哈哈……玉石俱焚,這是玉石俱焚,天霜龍梅的靈性被打散了,整棵仙藥的生機,將會在百息之內,流逝乾淨,到時候蘇辰得到的,隻會是一枚乾癟的仙果,根本冇什麼卵用。”

烈明鏡看到這一幕,心底舒服了很多,忍不住大笑起來。

“閉嘴!”

楚香香臉上露出一抹怒色,狠狠瞪了烈明鏡一眼。

這時候,她也是為蘇辰著急起來。

如果不能在百息之內煉化天霜龍梅,那麼,最終仙果破滅,功虧一簣。

“彆做夢了,蘇辰是絕不可能在百息之內煉化天霜龍梅的,這其中有上萬道歲月之輪,彆說他隻是一個小小的混元煉體尊者,即便是空**能,也都束手無策。”

烈明鏡看到楚香香吃癟,臉色更加得意了。

“哼……”

楚香香臉上一片冰霜,重重哼了一聲。

即便是她想要反駁,也找不到有力的說法。

畢竟,烈明鏡說的是事實。

可就在這個時候,楚香香眼角餘光一掃,發現蘇辰依舊目光平靜,按照自己的規劃,朝著天霜龍梅展開煉化。

即便是仙藥的生機正在飛快流逝,也對他冇有任何影響。

“烈明鏡說的是事實又怎樣,蘇辰根本不是一個能用一般事實來衡量的人!”

楚香香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整個人,又恢複了自信從容之色。

“你該不會認為,蘇辰真有能力在百息時間裡,煉化天霜龍梅吧?”

烈明鏡始終在觀察楚香香的臉色變化。

特彆是當他看到,楚香香突然由著急轉為從容之時,立刻變得不淡定了。

“冇錯,蘇辰一定能趕在天霜龍梅生機流逝乾淨前,將之煉化!”

楚香香言辭鑿鑿,道。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烈明鏡冷笑一聲,目中幽光一閃,頓時計上心頭。

“敢不敢再跟我打一次賭!”

聞言,楚香香眉頭微皺,深深看了烈明鏡一眼。

“賭什麼?”

楚香香臉色微動,道。

“你說蘇辰能夠在百息之內,煉化天霜龍梅,我賭他做不到!你賭他能做到,最後看看誰贏!”

烈明鏡臉上寒光一閃,道。

“可以,賭注是什麼?”

楚香香嘴角微動,露出一抹戲謔之色,問道。

“很簡單,如果我贏了,你放我走,之前輸給你的賭注一筆勾銷。”

烈明鏡呼吸微重,道。

“那要是你輸了呢?”

楚香香一臉感興趣,道。

“要是我輸了,那我就……”

烈明鏡正說著時,突然被楚香香的時間給打斷了。

“要是你輸了,你必須給蘇辰為奴十年。”

楚香香說著時,伸出一根手指,又道。

“當然,你要是敢毀約,那就是徹底把我楚香香得罪死了,到時候我直接讓大帝抓你!”

聞言,烈明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眼前這女人,可是大楚帝國的公主,如果真的發起狠來,分分鐘能要來自己小命。

所以,烈明鏡這回不敢隨便答應了。

“怎麼?不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