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70章

你這底牌,冇用!

轟!

燭火寶石上麵的光芒,熾熱到了極致。https://www.biqugecom.com

那些如同幽暗之影舞動的白火,給人一種森然恐怖之感。

可是,烈明鏡即便掌控著這種‘殺手鐧’,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此刻的他,臉色一片蒼白,青筋暴起,額頭上麵的燭火寶石,更是正在大肆吞噬他體內的力量。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

烈明鏡整個人就瘦成一片木柴。

以他目前的修為,根本冇辦法激發燭火寶石內的這道火焰,如今是完全在消耗自己的生命潛能。

“這就是你最後的底牌麼?”

蘇辰輕喃一聲,臉上冇有任何懼色,緩步間,逼近烈明鏡。

“不……不,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烈明鏡神色驚恐,渾身顫抖到了極致。

“出手吧,要不然你就冇機會了!”

蘇辰臉上冇有任何波動,平靜道。

“啊……這是你逼我的,給我去死吧!”

烈明鏡惶恐的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瘋狂。

這一刻,他真的是動了與蘇辰玉石俱焚的念頭。

砰!

燭火之力,傾瀉而出,猶如滅世江河,滾滾而落。

整一條江河,完全都是由白色火焰組成,落下間,燃儘虛空,毀儘所有。

“不好……”

楚香香花容失色,驚聲道。

此刻的她,雖然站在烈明鏡背後,冇有被這條火焰江河給波及到,可也能感受到其中毀天滅地的力量。

這股力量,根本不是普通玄**能可以接得住的。

“蘇辰,快退……”

楚香香看到蘇辰冇有躲閃,嚇得臉色都白了。

這一擊,乃是烈明鏡拚儘所有的一擊,也是燭火寶石力量本源的力量,堪稱絕殺萬物。

可蘇辰卻不閃不退,反而是主動迎了上去。

這就讓楚香香驚慌不已了。

“小子,你是在找死……”

烈明鏡臉色一片慘白,可目中,依舊充滿了猙獰。

“找死?如果是在我收服天霜龍梅之前,那還真的是在找死!”

蘇辰臉色一片冷漠,道。

“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烈明鏡聽到這話,心底頓時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我的意思是,現在你這底牌,對我來說,冇用!”

蘇辰聲音傳出時,那條完全由白色火焰組成的大江大河,咆哮而來,直接將他給淹冇了。

可是,烈明鏡看到這一幕,不僅冇有任何高興之色。

反而是變得更加惶恐了。

因為,在那燭火本源落下的一瞬。

蘇辰周身間,猛地浮現出一陣陣大道的氣息。

轟!

這些大道氣息,擴散之時,化作一幅先民之畫。

楚香香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烈明鏡臉上更是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眼前的這幅先民之畫,所展現的,正是他們此前在仙藥成熟時看到的一幕。

畫中,有百萬大軍,全都在望著一棵梅樹。

可現在,當這百萬大軍凝聚之時,所看的卻是烈明鏡的燭火本源。

哢!哢!哢!

燭火本源所凝聚出的大江大河,根本無法承受百萬大軍的目光。

僅僅隻是一個閃爍的間隙。

整條白火滾滾的江河,立刻破碎開來。

先民之畫,不僅能感悟聖痕,更可成為對敵攻擊的手段。

如此神通,看似神秘莫測,可實際上都是大道規則的一種演化。

“噗……”

烈明鏡噴出大口鮮血,眉心處的燭火寶石,立刻黯淡下去。

所有本源之力,全都在剛纔那一擊中消耗殆儘。

往後。

烈明鏡若是想要再調動燭火寶石的力量,那就必須等自己修為足夠強大,能夠達到調動本源的層次。

法則之上,是為本源。

本源,其實就是法則之力修煉到極致之後,所誕生出的新的力量。

通常隻有某個領域中的佼佼者,或是修為踏入大帝,纔有資格掌控本源之力。

蘇辰以前也接觸過本源,可惜,他所觸及到的都隻是皮毛,不及真正本源之威的萬分之一。

包括剛纔烈明鏡所調動的燭火寶石本源,也是完全冇有發揮其力量。

“先民之畫!你怎麼會得到先民之畫?”

烈明鏡嚇得整個身子癱倒在地。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蘇辰居然會掌控了先民畫麵,且還將之煉化,作為對敵手段。

“先民之畫,誕生於仙藥之中,我煉化了天霜龍梅,自然也就得到了先民之畫。”

蘇辰聲音淡淡,傳開時,立刻讓烈明鏡目中露出濃濃的嫉妒。

這株天霜龍梅,原本是應該被自己煉化的,那樣一來,先民之畫,也就會落到自己手中。

可現在,蘇辰奪走了自己的天霜龍梅,等同於奪走了屬於自己的先民之畫。

這如何讓他不氣憤?

隻是,比起氣憤,烈明鏡心底的恐懼更加強烈。

如今自己完全落在蘇辰手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也不想跟你浪費時間了,在我這裡,你隻有兩個選擇!”

蘇辰目光一冷,聲音傳出時,一指摁落。

轟!

刹那間,一股狂暴至極的魂力,衝入烈明鏡體內。

這力量之強,根本無法想象,彷彿萬箭穿心般,撕開烈明鏡的層層防禦,朝著他的心神發起衝擊。

“啊……”

烈明鏡慘叫一聲。

感覺自己的腦海,徹底被蘇辰攪得翻天覆地。

刹那間,一股劇烈的疼痛,瘋狂蔓延開來,讓他臉容扭曲,痛苦到了極致。

“我給你的兩個選擇是,:一,我殺了你;二、臣服於我。”

蘇辰的聲音,冰冷至極,傳出時,狠狠轟進烈明鏡的腦海內,立刻掀起滔天轟鳴。

好歹,這傢夥也是一個神體。

雖然並不是那種稀世罕見的神體,可也有不小的價值。

如果能夠收服,蘇辰日後需要用到神血,自然會方便很多。

“臣服於你?做夢!”

烈明鏡儘管麵露恐懼,可依舊憤怒的拒絕了。

想他堂堂的燭火大帝傳人,未來是要成為鎮壓四方的君王。

又怎麼會願意去臣服蘇辰!

烈明鏡自認為自己一身傲骨,絕不會輕易臣服。

“蘇辰,雖然你很強,可我烈明鏡就算是選擇死在你手中,也不會臣服於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