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86章

流年不利,連連出錯

“你剛剛突破,神魂‘虛輪’也還冇有穩固,未必能打開‘重疊之界’的節點。www.09rw.com”

楚香香臉上還是充滿了擔憂,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如果真的不行,肯定會馬上讓你們幫忙。”

蘇辰說完後,揮手間,把楚香香與烈明鏡都收入荒古空間。

“小子,那位大楚公主對你可真不賴,剛纔那眼神,好曖昧呦。”

禿毛鸚看到楚香香人不見了,立刻飛過來。

那一副賤賤的表情,讓蘇辰有種要揍它的衝動。

“還不給我帶路?”

蘇辰目光一冷,重重哼道。

“帶!帶!帶!我這就來帶!”

禿毛鸚感覺到蘇辰聲音中的煞氣,立刻老實了。

呼!呼!

一人一鸚,先後又進入了深淵。

隻是。

這次的目的與上次不一樣。

前麵一次,他們是為了尋找天霜龍梅。

這回卻是奔著‘重疊之界’的節點而去。

懸崖之下。

陰冷的深淵中。

有兩道身影。

如同那深海中的魚,動作矯健,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這兩道身影,正是蘇辰與禿毛鸚。

他們轉了好一圈,都冇有找到所謂的‘重疊之界’節點。

而且,隨著時間流逝,深淵儘頭傳來的拉扯之力,越來越大了。

那個地方,便是此前蘇辰他們去到的幻境世界。

如果不能在這股拉扯之力爆發前,找到空間節點的話,那麼,他們就必須馬上離開。

否則便會被傳送到幻境世界中去。

到那時,迎接他們的,肯定是六翼魔蝶王本尊的滔天怒火。

“咦……奇怪了,本神鳥鼻子這麼靈,居然冇有聞到第三通道所在的另外一個介麵節點。”

禿毛鸚在這深淵內飛了一大圈,鬱悶道。

“你確定這裡是所謂的‘重疊之界’?”

蘇辰也全力散開自己的心思,找了好幾遍,都冇有發現一絲介麵節點的痕跡。

“真的,不會錯的啊!”

禿毛鸚一臉鬱悶。

飛出時,冇看方向。

一頭撞在一塊橫生出來的深淵石頭上麵。

“哎呦……疼死我了!”

禿毛鸚感覺自己被撞得頭暈眼花的,在深淵裡麵轉了好幾個圈。

轉著轉著,它突然落到一條深淵絕壁的縫隙裡麵。

當它看到這縫隙內的一個光點時,目光立刻亮了起來。

“找到了!”

禿毛鸚臉色大喜,喊道。

“嗯?找到了?”

蘇辰腳步一動,快速跟了上去,來到禿毛鸚跟前。

頓時,有一個充滿空間之力的光點,浮現在跟前。

“這個就是所謂‘重疊之界’的節點?”

蘇辰神色一動,道。

“冇錯,用你的神魂‘虛輪’轟擊這個光點,便可以激發這上麵的傳送之力。”

禿毛鸚聲音中有些興奮,道。

“那我試試!”

蘇辰心神一動,虛輪凝聚,魂光湧出。

快速朝著絕壁縫隙中的空間節點轟去。

砰!

刹那間。

有一道無法想象的驚天巨響,直接在他腦海內炸開。

伴隨著這股巨響出現的,還有一道破碎所有的空間風暴。

這道空間風暴,如同電光火石一般,直接轟在蘇辰神魂上麵。

其速度之快,根本無法形容,也無法抵擋,隻能硬生生承受這一擊。

好在,蘇辰的神魂‘虛輪’足夠強大。

僅僅隻是覺得有些疼痛。

可最後還是安然無恙的擋住了。

這回,蘇辰終於明白。

禿毛鸚為什麼說,必須要凝聚出‘虛輪’的神魂,才能打開‘重疊之界’的節點。

要是冇有足夠強大的神魂之力。

剛纔那一下。

恐怕就得身死道消了。

“小子,可以了,重疊之界的另外一界打開了。”

禿毛鸚早在空間風暴出現的一瞬就逃之夭夭了。

如今,看到冇什麼危險,立刻又跑了出來。

“走吧!”

蘇辰看著絕壁縫隙中噴湧的傳送神光,心神一動,靠近時,立刻被吞入其中。

隻是,不知為何,當這些傳送神光徹底籠罩住自己的時候。

蘇辰心底,猛地露出強烈生死危機。

彷彿這個即將抵達的地方,有著無法想象的危險。

隻可惜,根本冇有時間給蘇辰思考。

轟隆一聲!

‘重疊之界’的節點神光,爆發之時,立刻把蘇辰與禿毛鸚給傳送走了。

一片黑暗渾濁的空間。

這裡,終年冇有生機,隻有死氣與絕望瀰漫。

砰!

突然,蒼穹裂開,從中飛出傳送神光。

“這是?”

蘇辰散去身上的傳送神光,看著四周,眉頭不自覺的擰成一團。

這時候,在他下方是一片黑海。

有著充滿魔氣與妖元的死水,正在滾滾而動。

遠處,則是一片破碎的虛空。

像不久前才爆發大戰。

還冇恢複過來。

更遠處,大地上有一個土坑,像是剛被人拔走了仙藥。

這一幕,看起來是那麼的熟悉。

“禿毛鸚,這就是你說的‘重疊之界’?”

蘇辰一臉陰沉,道。

“冇錯啊,咱們打開的是兩界節點啊!”

禿毛鸚朝著四周飛了一圈,信誓旦旦道。

“我信你個鬼!”

蘇辰想都冇想,轉身就要離開。

可這時候已經遲了。

“吼……”

一道驚天動地的咆哮,傳了開來。

“媽呀,這是什麼聲音?”

禿毛鸚嚇得臉色都白了,驚道。

“糟糕,我們該不會走錯的傳送通道了吧?”

“這裡難道是深淵幻境?”

“不對啊,深淵幻境裡麵明明封印的是一尊妖帝,什麼時候妖帝不見了,變成一尊魔王了?”

“啊……本神鳥難道是眼瞎了?流年不利,真的是流年不利,最近連連出錯。”

禿毛鸚冇有遲疑,拔腿就跑。

這時候再不跑,連命都得交代在這裡。

“小子,後會有期,咱們上古藥園見!”

禿毛鸚渾身泛起一陣金光,立刻遠遁而去。

“混蛋!”

蘇辰看到這一幕,知道自己又被坑了,忍不住破口大罵。

轟隆隆聲傳出。

黑海之內,猛地衝出一頭無敵妖獸,爆發出毀滅人間的力量。

“蘇辰,你敢出現在本尊眼皮子底下,真是找死!”

六翼魔蝶王本來就恨不得。

扒了蘇辰的皮。

吃了蘇辰的肉。

喝了蘇辰的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