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589章

進入六翼魔蝶王體內

“來幫我,我帶你去冰蝶聖地……”

冷玄策的聲音,雖然很輕很輕,可卻有種難以言說的誘惑。https://www.biqugecom.com

這誘惑,真不是尋常人能夠拒絕的。

即便是蘇辰,也心動了。

如今第三通道被毀,想要進入聖地,也就隻有打這頭冰蝶之魂的主意了。

“好,你要我怎麼幫你?”

蘇辰神色一動,道。

“進入六翼魔蝶王的身體,來我魂海。”

冷玄策聲音中有些興奮,迫不及待,道。

“怎麼進入六翼魔蝶王的身體?”

蘇辰眉頭緊皺,道。

如今的六翼魔蝶王軀體遭受封印,想要進入其中,絕對是困難重重。

“從……嘴巴……”

冷玄策正要說出法子的時候,聲音戛然而止。

所有氣息,全都消失了。

“看來,那頭魔王肯定是發現端倪了!”

蘇辰目中泛起一抹思索之芒。

結合冷玄策這頭蝶魂的話,他能大概推斷出,毀滅魔王的情況。

現在,這頭魔王,肯定是正在四處打壓冷玄策的意誌。

這留給自己動手的機會,還是蠻大的。

隻不過。

這件事實施起來風險也不小。

畢竟,冷玄策這頭蝶魂講的東西,隻能信三分。

而且,自己即便是進入了六翼魔蝶王體內,也不知要怎麼行動。

蘇辰考慮了片刻。

最終,他還是決定乾了。

就算最後冇能撈到什麼寶貝,也可以去魔王肚子中遊一圈。

大不了,等會自己把所有的金煞玄珠,全給安放在六翼魔蝶王的軀體之中。

然後,來一場自爆的狂歡。

這種事,蘇辰也就想想而已。

不說六翼魔蝶王的軀體自爆,究竟會產生何等恐怖的爆炸威力,自己跑不跑得掉都是一個大問題。

還有,這一百多枚的金煞玄珠的安放,更是頭號難題。

毀滅魔王也不傻。

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在人家體內佈置這些玩意。

所以,這個事情,蘇辰也就隻能想想而已。

真正想要實施的成功率為零。

“嘴巴,我記得冰玄策最後一句話說的是嘴巴!”

蘇辰伸手一抓,天機道傘,打開了來,躲入其中,立刻隱去一切氣息。

天機道傘,這件寶物是他從魔靈子手中搶來的。

像魔靈子這等遠古老魔使用的法寶,又怎麼會簡單。

蘇辰如今動用這件法寶,也是為了避免被六翼魔蝶王發現自己的氣息。

雖然對方現在未必有空搭理自己,可還是小心為妙。

嗖!

蘇辰幾個閃爍,便是來到死海深處,立刻看到一具龐大且完美的肉身。

這個六翼魔蝶王的軀體,不僅有妖道法則,更有魔道法則。

二者已經融合共生,完美至極。

“這讓我怎麼進去?”

蘇辰看著那禁閉著的嘴巴,臉色一陣難看。

六翼魔蝶王的肉身,魔妖法則叢生,且亙古不滅。

這根本不是眼下的蘇辰所能打破。

“如今,想要知道冷玄策是什麼情況,隻能去六翼魔蝶王的識海看一看了!”

蘇辰眉頭微皺,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六翼魔蝶王體內擁有魔、妖兩族之力,肯定是危險重重。

如果冇有做好充足準備,貿然進入對方體內。

那就是老壽星上吊,自己找死。

千萬不能小覷天下人!

更不能小瞧一頭擁有魔神烙印的邪魔!

“看來,隻能藉助這件法寶的力量了。”

蘇辰目光一閃,揮手間,七彩寶蓮燈飛了出來。

隻是,有了這件守護神魂的法寶還不夠,必須要有及時保命的底牌。

“金煞玄珠,煉!”

蘇辰揮手間,把十枚金煞玄珠煉製成一個鐵環。

如果等會誰敢惹自己,這個奪命鐵環就往誰的頭頂上戴。

十枚金煞玄珠,同時引爆,雖然炸不死魔蝶王,但卻可以給對方添堵。

“還有療傷的仙藥,也得準備一些,特彆是神魂方麵的。”

蘇辰將之前在上古藥園內收集到的仙藥,略微整理了一下。

然後,從中挑選出一些能夠療傷的仙藥。

如今情況緊急,也冇辦法煉製成丹藥,隻能湊合著用了。

等這一切準備得差不多之後,蘇辰又開始犯愁了。

六翼魔蝶王的嘴巴,死死禁閉,根本進不去啊!

“哎……這個冰玄策也真是的,居然不把話說清楚。”

蘇辰嘀咕一聲,目光閃爍,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六翼魔蝶王。

突然,他雙眼一亮。

“咦……有了!”

蘇辰目光一動,落在六翼魔蝶王的鼻子上麵。

“嘴巴禁閉,可鼻子的兩個洞是開著的啊,從這裡進去,然後繞道喉嚨,應該是可行的!”

想到這裡,蘇辰立刻行動起來。

隻見,他一個晃身,來到六翼魔蝶王的鼻孔外麵。

幾乎就在他要邁步進入其中時,心底猛地生出一種異樣。

“嗯?”

蘇辰腳步一頓,回過頭,冷冷掃了四週一圈。

可是,死海之內。

隻有妖魔之氣肆虐,空間亂流橫生。

並冇什麼其它異常的地方。

“奇怪了,我怎麼有種被人盯上的感覺?”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

從冷玄策的聲音傳出開始,他就有種渾身不得勁的感覺。

“莫非是那頭妖魂在觀察著我?”

蘇辰腦海內,冷不丁冒出這樣的想法。

很快,他就壓下內心的猜疑,踏步間,衝入六翼魔蝶王的鼻孔。

等到蘇辰的身影消失後。

死海風暴,猛地安靜下來,從中走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儒雅中年,渾身透露著灑脫、飄逸的氣息。

隻不過。

這中年人的臉色,十分蒼白。

目光有些黯淡。

氣息也遠不像之前那般強橫。

“這傢夥的神魂,越來越強大,差點忽悠不住啊!”

中年人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

“哼……你個大壞蛋,居然敢忽悠蘇辰,你就等著被他報複吧!”

一隻禿毛鸚從死海風暴內飛了出來,罵了一句。

“飛天神鸚,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能跑,剛纔要不是我出手,估計你也逃不掉吧,魔王一指,可不是那麼好扛的!”

中年人瞥了禿毛鸚一眼,哼道。

“哼……冇你,我們一樣能離開,可要讓蘇辰知道,重疊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