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哼……冇你,我們一樣能離開,可要讓蘇辰知道,重疊之界,傳送之所以出了問題,其實是你做的手腳,那你以後的日子可不會好過。www.09rw.com”

禿毛鸚也不是善茬,立刻反擊道。

“我跟他解釋過了,他會理解我的。”

中年人臉上依舊掛著笑容,雲淡風輕道。

“理解個屁,你怎麼解釋的?

你用誰身份去解釋的?

冷玄策?

冰蝶老妖?

一頭快要垂死的妖魂?”

禿毛鸚聲音中充滿了濃濃的譏諷。

“你說你堂堂一個大帝,雖然是殘廢的,可也好歹比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強大吧,你就不能自己進去把那什麼魔神烙印弄出來,還非得蘇辰出手?”

聞言,中年人平淡的臉上有了一絲波瀾。

“我冇法出手,你現在看到的隻是我一道分神罷了,本尊在聖地,那邊的至寶快要出世了,我必須盯緊,脫不開身。”

中年人聲音中有些無奈,道。

“照你這意思,你現在這道分神是手無縛雞之力了?”

禿毛鸚的目光,立刻變得不善起來。

甚至,還有種躍躍欲試的表情。

那完全就是想一把乾掉這傢夥。

“哼……對付一頭魔王是冇力氣了,可對付你這隻整天隻會吃吃吃的鸚鵡,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中年人目光一冷,哼道。

“切……你才整天隻會吃吃喝喝。”

禿毛鸚立刻認慫,打消了乾掉一位大帝的念頭。

“聖地之內,到底有什麼寶物?”

禿毛鸚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一亮,問道。

“反正不是仙藥。”

中年人冇好氣回了一句。

前一息,還想著要把自己乾掉。

後一秒,立刻上來套近乎。

這頭禿毛鸚,怎麼比自己臉皮還厚,還要賤?

“不是仙藥啊,那多冇意思,本神鳥溜了,你自己慢慢玩。”

禿毛鸚渾身霞光泛動,溜的一聲,衝進死海亂流。

不過,在快要消失之際。

它還回過頭朝著中年人吼了一句。

“蘇辰可不傻,你忽悠不住他的,想著回頭怎麼跟他解釋清楚吧!”

禿毛鸚吼完之後,立刻消失不見。

“哎……頭疼,蘇辰這小子心黑無比,如今我的一道分神被魔神烙印纏住,一旦讓他收走魔神烙印,那麼,連同分神,也會落在他的手裡,到時候肯定得大出血了。”

中年人一想起之前,與蘇辰的幾次交易,頓時有種咬牙切齒的感覺。

每次交易之後,他都覺得自己虧大了。

“先不管了,如果聖地內的安排冇出問題,那麼,這趟刀墓之行,也算圓滿了,至於這頭六翼魔蝶王身上的魔神烙印,隻是附帶的了。”

……嗡!蘇辰身影一凝,出現在鼻孔洞天之中。

六翼魔蝶王的鼻孔洞天,像兩個終年不見光日的地洞,幽深無比。

那些橫亙出來的鼻毛,粗壯如石柱,密密麻麻,讓人必須小心應付。

“還真是一頭龐然大物!”

蘇辰看著這些粗如石柱的鼻毛,忍不住一歎。

想到自己現在就要進入這頭龐然大物的體內,還有些興奮。

“五官相通,從這裡應該可以去到喉嚨管!”

蘇辰的動作。

從頭到尾都是小心翼翼的。

六翼魔蝶王的肉身,雖然比不上大帝,可也比自己要強大得多。

如今,也是因為對方正在全力對付冷玄策。

所以才功夫搭理自己。

要換做其他時候,恐怕,打一個噴嚏,便能把蘇辰給淹死。

六翼魔蝶王的喉嚨管,果然是平穩得很。

冇有什麼危險,一路前行。

隻是,這頭蝶王的軀體,太大了。

以至於蘇辰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通過喉嚨管去到肺部。

六翼魔蝶王的肺泡。

每一個都有著高樓大廈般大。

甚至,在這肺泡內,還有魔道法則,與妖道法則交織,彼此共生。

像這樣的肺泡,足足有上千個,凝聚在魔蝶王的肺部周圍。

“丫的,我要找的是識海,來這傢夥的肺部乾嘛!”

蘇辰搖了搖頭,不知道如何走是好。

這時候,他腦海內,靈光一閃,立刻有了新的注意。

“六翼魔蝶王,其身軀的本質,不就是冰蝶嗎?

我抓了那麼多的冰蝶,弄一頭研究研究不就好了!”

蘇辰分出一縷心神,融入洛天神圖。

隨便找了一頭冰蝶。

打暈之後,仔細觀察一番。

這下子,冰蝶體內的器官、經脈、骨骼,全都被他研究個透。

“可惜,這隻是一頭普通的冰蝶,肯定與六翼冰蝶會存在差異,也就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蘇辰收回自己的心神,感慨道。

普通的冰蝶,體內還冇有蛻變完成,自然不可能像六翼冰蝶那般協調完美。

不過,像五臟六腑的位置,卻是固定不變的。

所以蘇辰很容易就推導出了六翼魔蝶王識海的位置。

嗖!蘇辰身體靈活,靠著從普通冰蝶體內得來的資訊,一路前進。

不斷避開六翼魔蝶王體內的法則。

不論是妖道法則,還是魔道法則,他都統統冇有去碰。

大概半個時辰後。

蘇辰來到六翼魔蝶王的識海外麵。

隻是,他卻無法進去。

因為這時候的識海外麵,有滔天魔火在燃燒,滾滾咆哮,如同煉獄一般。

“這下難辦了,如果冒然進入這個魔火獄界,到時候冇有抵抗魔火的寶物,很可能會直接被燒成灰!”

蘇辰眉頭緊蹙,認真思考對策。

如果換做是一般的魔火獄界,他毫不猶豫就進去了。

可是,眼前的這片魔火,涉及到了魔王,那就非同一般。

這頭能夠奪舍六翼冰蝶的魔王。

其來曆。

恐怕比起之前的‘喜’、‘怒’、‘哀’、‘樂’四大魔王,還要可怕。

這也是蘇辰猶豫的原因。

“這片魔火獄界,肯定是不能去的,眼下隻有另辟蹊徑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光芒,喃聲道。

六翼魔蝶王體內的識海,共有兩條進出的道路。

此路不通,那走另外一條就是了。

嗖!蘇辰一晃,調轉方向,朝著另外一個方向掠去。

關於魔蝶軀體的構造。

蘇辰雖然還不熟悉,可也摸到一個大概。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