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七彩寶蓮燈的力量光芒,已經黯淡了三分之一。www.biqugev.cc

按照這種速度下去。

蘇辰最多,也就隻能走完五萬層。

距離衝出鎖神重樓,還差了許多。

“快、快、快……”蘇辰身體,隱約間,出現一層火焰。

那是肉身之火在燃燒。

這一下,使得他的速度激增了五倍。

呼!頃刻間,蘇辰就走過了四萬兩千層。

四萬八千層!五萬一千層!五萬五千層!……“不行,這速度還不夠,我必須再快點!”

蘇辰咬著牙,瘋狂疾馳,周身間,混元之力,翻滾到了極致。

這時候,七彩寶蓮燈散發出來的光芒,已經黯淡了三分之二。

“戰皇棋盤,開。”

蘇辰大喝一聲,揮手間,戰皇棋盤,翻飛落下。

刹那間,棋盤之上,出現了千軍萬馬,衝在最前方,開疆拓土。

如此一來,立刻讓他壓力減少了許多,速度也增長了許多。

轟!轟!轟!鎖神重樓內,有道身影,正在快速飛奔。

如風、如雨、如閃電。

這速度,快到了極致,快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

“五萬九千層!”

“六萬四千層!”

“六萬八千層!”

……蘇辰全力施展之下,一晃之間,便是越過上百層。

之前,那是一晃一層,現在是一晃數百層。

這份提升也太大了。

可這時候,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隻剩下不到三十息。

二十九息!二十五息!二十一息!……這時間,越來越少了。

七彩寶蓮燈的光芒,也越發黯淡了。

如此一來,蘇辰的神魂之力大減,也就冇辦法催動那麼多的法寶。

這樣他的速度,一下子減緩下來了。

按照這種情況推算,剩下二十息的時間,最多隻能跑完一萬層。

可他也纔到了七萬多層,距離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層,還差了兩萬多層。

這是一倍的差距!這是不可跨越的鴻溝!“難道,這次闖鎖神重樓要失敗嗎?”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冇有遲疑,直接取出一株月白色的仙藥。

“九月水仙,助我一臂之力。”

轟!這株仙藥,直接炸開,化作浩蕩月光,融入蘇辰的神魂。

刹那間,他神魂一震,立刻得到恢複。

仙藥之力,果然非同凡響。

蘇辰的速度,再次暴漲。

五倍!十倍!二十倍!一晃之間,不再是幾百層,而是幾千層樓了。

這時候,千萬大山咆哮而來的威壓,可怕到了極致。

戰皇棋盤凝聚出來的古兵士,紛紛崩潰。

可蘇辰依舊還在堅持,速度快如光,衝向鎖神重樓之巔。

“八萬五千層!”

“九萬一千層!”

“九萬八千層!”

……蘇辰腦海內,隻剩下一個念頭。

那就是快點!快點!再快點!一切,都在爭分奪秒。

鎖神重樓之巔,近在眼前。

六翼魔蝶王的識海,近在眼前。

隻要堅持下去,那麼,大道可期。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嘩!鎖神重樓頂部,猛地吹來一陣陰風。

這陰風,刺骨無比,吹來時,立刻把蘇辰周身間的護體光芒給滅掉了。

“不好!”

蘇辰臉色猛變,發現四周的鎖神威壓,如同潮水般,朝自己蔓延而來。

整個人的神魂,徹底就要被淹冇在這片鎖神威壓之中了。

“七星撼世,開!”

蘇辰在危急關頭,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施展心神秘法,引動九天之外的七星。

砰!砰!砰!七大星辰,降臨人間。

撼動亙古內外,星火咆哮,衝出時,立刻擋住鎖神威壓。

“走!”

蘇辰低喝一聲,身動如光,立刻竄了出去,衝向後麵的幾百層。

時間。

還剩下六息!五息!四息!三息!眼看就要衝入最後一層了。

可這個時候,鎖神法則,已經跨空而來。

如同一道天地古鎖,厚重萬分,破碎所有,轟轟落下。

幾乎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黃泉戮魂,破!”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心神咆哮,衝出時,化作一道黃泉魂河。

這道魂河的光芒,滔天肆虐,捲動九州。

刹那間,山河壯闊一片黃泉。

砰!天地古鎖,跨空而來,落下間,便是與這黃泉魂河,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一道道強橫的力量衝擊,轟在蘇辰身上。

立刻把他震得七眩八暈。

不過,他還是咬著牙,站了起來,強忍住神魂的疼痛,踏步衝出。

“六翼魔蝶王的識海,我來了!”

蘇辰低喝一聲,渾身神光,噴湧而出。

整個人,飛速一躍,立刻衝向九萬九千九千九百九十九層。

時間,還剩最後兩息!一息!即便徹底結束的刹那。

砰!有道熾熱的神光,衝出了鎖神重樓,踏入六翼魔蝶王的識海。

幾乎就在蘇辰闖過重樓之際。

識海之陽的儘頭。

有一顆漆黑無比的心臟,發出血水滾動的聲音。

很快。

心臟上麵,浮現出一道陰冷的身影。

突然,這道陰冷之影,睜開雙眸,露出一道毀滅萬界的寒光。

“奇怪了,為何我有種心驚肉跳之感,莫非是肉身又出了變故?”

毀滅魔王眉頭微皺,分出一道心神,朝著四周探查而去。

可就在這時,轟隆一聲,在他頭頂上,有一頭冰蝶,衝了出來,一把拍碎他的這道分神。

“找死!”

毀滅魔王目中寒光滔天,一拳打出。

魔道洪流,貫穿天地,一把滅殺了那頭冰蝶。

“冰蝶老妖,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妖魂發生了什麼變故,為何能夠突然甦醒,可你既然執迷不悟,要與我對抗,那就隻有魂飛魄散的下場!”

毀滅魔王對於自己體內突然出現的變故,也十分疑惑。

原本。

他就是徹底把六翼冰蝶給吞噬了。

得到對方一切力量。

甚至,連同六翼冰蝶的魂魄,也被他死死控製住了。

憑藉這道妖魂,他才能完美的掌控妖族法則。

可誰知,今天居然出了這麼大的紕漏。

妖魂復甦,掙脫禁製,拚命反抗,以至於自己現在必須全力鎮壓。

“哼……再有半個時辰,我就能將你這道妖魂徹底吞噬……”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