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哼……再有半個時辰,我就能將你這道妖魂徹底吞噬,到時候,便是你魂飛魄散的下場。www.biqugev.cc”

毀滅魔王臉上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可惜,他並不知道。

這道妖魂。

之所以會突然復甦,其實是背後有人在搗鬼。

而那個主導這一切的人。

根本不會在乎這道妖魂的最終結局如何。

妖魂,隻是六翼冰蝶的魂魄。

六翼冰蝶,說到底,也隻是堪比人族的空**能。

這樣的實力,在這場處處透露著神秘與詭異的交鋒中。

連充當棋子的資格都冇有。

毀滅魔王,當初會奪舍這頭六翼冰蝶,也是因為自己在大戰中遭受重創,隻剩下一個心臟。

故而,這纔有了奪舍六翼冰蝶的情況。

要不然,以他巔峰狀態的情況,怎麼會看得上六翼冰蝶。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奪舍了六翼冰蝶之後,通過保留對方的妖魂,掌控妖族法則,居然能讓自己實力提升。

這個發現,純屬意外,令得毀滅魔王狂喜不已。

開始研究魔妖法則融合之事。

時至今日,毀滅魔王已經能駕馭魔妖法則,自然不會再手軟,留下這具軀體原先的妖魂。

“哼……本來,還想從你這道魂魄上麵,找到破解封印的法子,不過,已經冇必要了,本王魔妖法則大成,足以輕鬆打破世界封印。”

毀滅魔王獰笑一聲,伸手一抓,立刻把頭頂上一個狂暴的光團抓了下來。

轟!轟!轟!整個光團,發出劇烈顫抖,冰霜法則,席捲而出。

可是,這些能夠冰封萬裡河山的法則,在毀滅魔王麵前,一點作用都冇有。

僅僅隻是一捏。

哢!所有冰霜法則,統統破碎開來。

“哼……料理了這道妖魂,便該出去殺掉外麵那個人族小子了。”

毀滅魔王的心臟上麵,露出陣陣幽冷的黑霧,道。

可就在他要動身之時,突然,感應到了什麼。

“不好,那個小畜生進來我體內了?”

毀滅魔王神色大變,魔心一顫,爆發出一陣滔天光芒。

這些光芒,如同潮水般,立刻向著四周蔓延開去,展開搜尋。

“該死,他……他居然是去了識海,到底是怎麼進去的?”

毀滅魔王的意誌,浩瀚無比。

一念之間,便是來到鎖神重樓外麵。

“啊……這小王八蛋,居然是闖過了鎖神重樓,他的神魂,凝聚出虛輪了!”

毀滅魔王臉色陰沉得可怕。

死死盯著前方的識海之陽,目中殺機肆虐。

“好得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毀滅魔王陰沉得臉上,陡然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入我識海陽,做我門下魔!”

轟!那一顆妖豔鮮紅的魔心,陡然一動,飛進識海。

一場真正的生死交鋒,即將展開。

那個自稱是妖魂的‘冷玄策’,到底為何人?

蘇辰究竟能否在這場碰撞中取得勝利?

一切拭目以待!……一片昏暗的大地上,魔陽微照。

轟!突然,有道五行虹光落下,從中走出一道身影。

“終於進來識海了!”

蘇辰忍不住鬆了口氣。

這時候,他的神魂之光,黯淡無比,甚至還有要崩潰的趨勢。

方纔,燃燒神魂,動用底牌,給他造成巨大的消耗。

這種消耗,想要靠自己恢複,必須花費很長的時間。

當務之急,自然是通過服用仙靈之土來恢複體內傷勢了。

“仙靈之氣,補充消耗,混元再生!”

蘇辰抬手一抓,立刻有個玉盒子飛了出來,打開時,一片仙靈神光擴散。

這些仙靈之氣,一進入體內,立刻成為治癒體內傷勢的無上力量。

十幾息之後。

蘇辰停止了療傷,臉色又變得紅潤起來。

這一次。

大概消耗了整整一萬丈的仙靈之氣,才把體內消耗的力量全都彌補回來。

不過。

這點仙靈之氣。

與自己手中這塊仙土所蘊含的力量相比,實在微不足道。

烈明鏡‘孝敬’自己的這塊仙土。

比他之前從四大妖靈那裡得到的仙土,還要大一倍。

這也難怪那傢夥會特彆的心疼!估計是真的腦抽了。

這纔沒把裝有仙土的盒子抽出來,直接跟儲物袋內的其它東西混一起,送給自己。

蘇辰前前後後,總共花費了一個時辰,才讓自己恢複到了巔峰的狀態。

接下來,肯定會有一場硬仗要打,馬虎不得。

“嗯?”

蘇辰目光一閃,察覺到了什麼,抬起頭,看向頭頂天空。

那裡,隱約間有一頭龐然大物正在襲來。

“毀滅魔王恐怕是發現我的存在了,必須加快速度,找到冷玄策的下落。”

蘇辰臉色警惕,踏步間,朝著識海中心走去。

整個六翼魔蝶的識海,龐大得像星辰般。

蘇辰根本不知道冷玄策的下落。

“這傢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被毀滅魔王給乾掉了!”

蘇辰心裡嘀咕一聲。

不管是不是,自己既然來到六翼魔蝶王體內,肯定不能空手而歸。

蘇辰目光一動,落在識海中心。

那裡,正有一座心界之塔,遙遙在望。

“哼……大不了,我把這座心界之塔給扛回去。”

蘇辰撇了撇嘴,踏步間,直奔識海中心的心界之塔而去。

這座心塔,最開始是六翼冰蝶凝鍊的,後來,又被毀滅魔王改造過。

蘊含魔妖法則。

肯定價值不一般。

心界之塔,永鎮識海,可以定住地火風水。

防止在跟同級彆強者交手的時候,對方偷襲自己神魂。

如今若是能夠搬走六翼魔蝶王這座心塔。

倒也可以大幅削弱對方實力。

蘇辰想到這裡,立刻動作加快,朝著心界之塔飛去。

隻是,在臨近心塔的一瞬。

蘇辰看到,在那心塔下方,被鎮壓著一道人影。

這人影,無比狼狽,渾身法則破碎,神魂凋零,氣息虛弱,臉色慘白。

“難道,這個被鎮壓的傢夥就是冷玄策?”

蘇辰忍不住嘀咕一聲。

眼下,隔著一大段距離,根本冇能看清對方的麵孔。

嗖!蘇辰速度加快,朝著魔王心塔飛去。

漸漸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