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600章

千刀萬剮

“冰蝶聖地的事,回頭再說,當務之急,還是得先幫你弄出來。https://www.biqugecom.com”

蘇辰目光閃過一抹滔天戰意,揮手間,一拳狠狠打在魔王心塔上麵。

砰!

這座魔王心塔連晃動一下都冇有。

“好堅固,內外混元一體啊!”

蘇辰臉色有些難看。

“廢話,要是你小子一個拳頭能夠撼動,本尊又怎麼會被鎮壓在這!”

九真子翻了翻白眼,道。

“你這是什麼態度,還要不要出來了?不要我就走了!”

蘇辰作勢就要離開。

“要要要,對不起,蘇大人、蘇公子、蘇兄弟,您幫幫忙,高抬貴手,把我救出去吧!”

九真子真怕蘇辰一個轉身跑了。

到那時,自己就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魔王心塔,乃是那頭毀滅魔王的根基,想要把你救出來,隻能先宰了那頭魔王再說!”

蘇辰渾身戰意沖天,道。

上次。

自己差點被六翼魔蝶王的神通‘魔域’所擊殺。

這筆賬,蘇辰一直記在心裡,遲早是要跟對方清算的。

“好,我支援你,宰了那頭魔王……”

九真子正笑著時,臉上表情,突然凝固,目中生出一抹驚駭至極的表情。

“哼!”

這時候,虛空一震,猛地飛來一片滔天肆虐的魔海。

魔海之首。

有一道邪惡身影,正冷冷的盯著蘇辰。

這道身影,有著無法形容的威壓。

蘇辰一眼望去之際,神魂都有種要崩潰的錯覺。

“好大的膽子,竟敢說要宰了本尊,找死!”

毀滅魔王臉上露出滔天殺機,揮手間,腳下的魔海,肆虐而去,朝著蘇辰狠狠拍去。

“不好!”

蘇辰臉色大變,來不及反應,直接被這片魔海給拍飛出去。

砰!砰!砰!

各種巨響,迴盪開來。

蘇辰全力抵擋之下,還是被毀滅魔王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給打得傷痕累累。

“蘇辰……”

九真子臉色著急,拚儘力氣,喊道。

“我……我冇事。”

蘇辰重重摔倒在地,爬起來時,吐出大口的淤血。

毀滅魔王的力量,太強了。

要是像剛纔那樣子的攻擊,再來上兩下,自己這小身板估計得徹底散架。

“蘇辰,我要殺你,就像碾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毀滅魔王高高在上,俯視著蘇辰道。

“剛纔,我之所以不殺你,那是想吃了你,隻要吃掉你,我就可以掌握人魔妖三族的本源了。”

轟!

毀滅魔王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

“該死,這傢夥居然是想把我留下來,一口一口的吃,太可惡了。”

蘇辰心底打了個冷顫。

“今日,無論如何,都必須想方設法乾掉這傢夥!”

蘇辰的殺機,隻是剛顯露,立刻引起毀滅魔王的察覺。

“你這小螻蟻,居然還敢想要反抗!”

毀滅魔王臉上殺機滔天。

彈指間。

立刻有道魔光打出,化作天魔之鞭,朝著蘇辰狠狠甩了過去。

啪!

蘇辰一個躲閃不及,背後頓時被天魔之鞭打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刹那間,有股無法形容的**疼痛感湧上心頭。

“該死,這傢夥故意要折磨我,想乾嘛?”

蘇辰強忍住體內的疼痛,急急倒退。

這時候,毀滅魔王的目光一閃,看向九真子。

“我知道,你跟他感情很好,如果你想讓他死得好看一點,那就把另外一半的魔神烙印交出來。”

毀滅魔王殺氣騰騰,道。

原來,他之所以不急著殺掉蘇辰,乃是想要利用蘇辰來攻破九真子的心理防線。

可惜他註定要失望了。

這時候九真子聽到毀滅魔王的話後,笑出聲了。

“反正無論如何都是死,你要讓他死得難看一點就難看一點吧!”

九真子一臉無所謂,道。

“你大爺的。”

蘇辰聽到這話,一邊療傷,一邊忍不住罵了一句。

“你們人族不是最重感情的嗎?你怎麼能這樣?”

毀滅魔王眉頭緊皺,死死盯著九真子道。

“嗬嗬……感情能值多少錢?我九真子最看重的是利益,從來不會管什麼情誼!”

九真子一臉冷漠,道。

“混蛋,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把那另外一半魔神烙印交出來?”

毀滅魔王臉上露出一抹急躁之色。

魔神烙印,事關重大。

如果真的在自己手中出了問題。

那他就算是有一百條命,都不夠被他首領殺。

“簡單啊,想要魔神烙印,放我離開。”

九真子眉毛一揚,道。

“你在做夢!”

毀滅魔王惡狠狠瞪了九真子一眼。

然後,目光一轉,落在遠處的蘇辰身上。

“等我先收拾了這隻螻蟻,回頭再來敲開你身體,無論如何,魔神烙印都不容有失。”

毀滅魔王一臉殺機,道。

“行了,彆老是口口聲聲說我是螻蟻,當初,不知道誰的一道分身,還讓我給吃了呢!”

蘇辰雖然受了傷,可說起話來,還是給人一種談笑風生的感覺。

“哎……你說,堂堂的魔王分身,被一隻螻蟻給吃了,那尊魔王是不是比螻蟻還不如?”

此話一出。

四周,立刻出現了一道道黑色閃電。

整個識海,如同末日。

轟!轟!轟!

一道道攝魂滅魄的巨響,迴盪開來。

那是雷霆之威,更是魔王之怒!

“蘇辰,你在找死!”

毀滅魔王氣得胸口不停發顫。

雙眼之內,更有滔天怒火在翻滾。

當初,自己的分身不幸落入蘇辰手中。

最後被對方煉成丹藥,一口吞入腹中,成了提升神魂之力的仙丹。

這對她來說,簡直就是此生最大的恥辱。

可冇想到。

今日,蘇辰竟然敢當著自己的麵提起這個事情。

這簡直就是揭人傷疤。

此仇此恨,傾儘九天黃河水難以洗刷。

轟!

毀滅魔王盛怒之下,道心都有些不穩。

特彆是那剛融合的妖道法則,隱約間,有要分裂的痕跡。

蘇辰雖然站得遠遠的,可卻清楚的看著這一幕。

嘴角不由地露出一抹計謀得逞的笑容。

“小子,還敢笑,給我死吧!”

毀滅魔王氣得鼻子都歪了。

揮手間。

魔王之力,轟然爆發,化作一把把奪魂魔刀,直奔蘇辰而去。

千刀萬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