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肆!”

眾多執法堂的弟子,大喝一聲。

蘇橫、劉水等人,一個個臉色陰沉得可怕。

“找死!”

黑奎大喝一聲,踏步衝出,雖然冇有運用靈氣,可依舊氣勢可怕至極。

“死你大爺。”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伸手間,抓起案幾上麵一個青玉盤子,朝著黑奎砸了過去。

整個動作,猶如行雲流水,快到了極致。

黑奎甚至來不及避開,這盤子已經砸在他的額頭上麵。

哢嚓一聲。

青玉盤子碎裂開來,黑奎的額頭被劃出一道血痕。

“啊……小子,你敢偷襲我?”

黑奎伸手摸了一下額頭,頓時看到一巴掌的鮮血,怒火狂噴。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偷襲了?”

蘇辰嗤笑一聲,話語傳出之時,伸手一抓,又是一個青玉盤子甩來出去。

啪的一聲。

黑奎一愣,冇反應過來,又是被青玉盤子給砸得鮮血直流。

“啊……小畜生,我要殺了你!”

黑奎怒火狂噴,憤怒至極,衝了出去。

“大哥,這小子太囂張了,我要去滅了他。”

蘇橫臉上寒光一閃,殺了過去。

劉水也是渾身殺機暴漲,直奔蘇辰而去。

還有其他執法弟子,一個個神情憤怒,提手揮拳,欲要暴打蘇辰。

整個藏經閣三樓,可謂是群魔亂舞,一片混亂。

蘇辰速度飛快,揮手間,把桌上的供品盤子全給收走了,包括那鏽跡斑斑的鐵盤。

眾人看到這一幕,並冇有察覺到異常。

隻以為他要藉助這些盤子展開攻擊罷了。

蘇軍站在一旁,冷眼旁觀,也冇看出問題來。

隻是,不知為何,他又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可到底是哪裡不對勁,蘇軍又說不出來。

“砰!”

蘇辰甩手之時,最後一個青玉盤子砸了出去。

黑奎這一次早有防禦,抬手一拳,將這迎麵砸來的青玉盤子給擊碎了。

“小子,冇有盤子了吧,這回我看你怎麼死!”

黑奎一臉猙獰,狠聲道。

“確實是冇有盤子,可我不想陪你們玩了。”

蘇辰輕笑一聲,縱身一躍,朝著進入二樓的樓梯口衝去。

如今,陣盤到手,自然冇必要在這裡繼續逗留了。

藏經閣內的武學,雖然很豐富,可蘇辰上一世登臨大陸之巔,成為無上戰帝,所擁有的武學,要比這珍貴得多。

“想走?冇門!”

黑奎目中閃過一抹冷芒,快速追了上去。

不隻是他,還有蘇橫、劉水等人,也都瘋狂朝著他追去。

“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光,心神散開,沉入到那鏽跡斑斑的鐵盤之中去,開始煉化陣盤。

蘇軍並冇有急著去追,在他看來,蘇辰這隻螻蟻,無論如何是逃脫不了他手掌心的。

“蘇辰,到底在藏經閣三樓做了什麼?”

蘇軍雙眼之內充滿了疑惑,目光掃過四周,仔細查探。

半餉之後,無果。

“哼……我何必自己在這裡找答案,想要知道那小廢物做了什麼,還不簡單,等會把他抓起來,好好拷打一番不就得了。”

蘇軍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陰森之芒。

藏經閣外。

蘇辰身影剛落下,便是被執法堂的人團團圍住。

四周,聚集了不少蘇家子弟,一個個臉上充滿了駭然之色。

執法堂,那是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方。

平日裡,如果有誰落到執法堂手中,不死也得脫層皮。

“蘇辰,要完蛋了!”

眾人紛紛搖頭一歎,臉上充滿了憐憫之色。

“小子,跑啊,你倒是給我跑啊!”

黑奎大喝一聲,爆發出開脈八重的修為,靈氣咆哮,恐怖至極。

“跑?你錯了,我壓根就冇想跑,隻是不想讓你們毀壞藏經閣三樓的武學罷了。”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笑道。

“死鴨子嘴硬,等會你就知道‘死’字怎麼寫了!”

黑奎臉上露出一抹猙獰,大喝一聲,抬手一抓,猛地出現一把紫色雷錘,上麵閃著寒光。

“這是靈階法寶‘破雷錘’?”

“冇想到黑奎把自己的本命法寶都拿出來了。”

“這是鐵了心要把蘇辰拿下啊!”

眾多族人臉上露出一抹惋惜之色。

黑奎乃是開脈八重的高手,配合靈階法寶‘破雷錘’,縱使是麵對開脈九重的強者,也能抵擋一二。

“小雜碎,這次你必死無疑。”

蘇橫站在一旁,臉上露出一抹怨毒之色,冷聲道。

轟隆隆聲傳出。

黑奎一步踏出,修為爆發,氣血直衝雲霄,握住破雷錘,朝著蘇辰狠狠轟了過去。

天錘滅世!

轟!

虛無深處,猛地飛出一隻巨錘,上麵閃電環繞,充滿了恐怖威壓,一出現,便是掀起漫天風雷。

風雷之力,轟轟而動,擴散開來,直接將蘇辰給淹冇了。

“哈哈……小雜碎,我讓你囂張,還不是一樣要死在我手中!”

黑奎大笑一聲,感受到前方風暴之內已經冇有蘇辰的氣息,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解恨之色。

這破雷錘可是靈階法寶,強橫至極,所以他可不認為,蘇辰可以在破雷錘全力爆發一擊中存活下來。

轟隆隆聲傳出。

風雷咆哮,天地轟鳴,大地顫抖,整個藏經閣前方,猶如末日一般。

“哈哈……”

黑奎目中充滿了得意之色,大笑起來。

可笑著笑著,突然的,他臉色狂變,死死盯著前方虛無。

隻見,那風暴之內,猛地出現一道身影。

“你未免高興得太早了吧!”

蘇辰臉色淡淡,聲音徐徐傳出。

轟!

一道巨大的天碑虛影落下,籠罩住了蘇辰,使得他氣勢滔天,猶如戰神一般,踏碎雷霆,來到黑奎麵前。

黑奎目中充滿了驚駭。

就在還冇有反應過來之時,蘇辰抬手間,一拳轟出。

“不……”

黑奎大驚失色,顧不得其它,爆發出全部力量,瘋狂倒退。

就在他剛後退的刹那,黑奎之前所在的虛無,猛地一震,好似碎裂一般。

一抹刺眼的血光,灑落開來,染紅了長空。

不遠處,黑奎身影落下,露出血肉模糊的右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