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4章

讀書人不與流氓計較

轟隆隆聲傳出。www.biqugev.cc

海水風暴,快速捲動,咆哮而來。

九真子看到這一幕,急得頭髮都掉了。

“奶奶的,力到用時方恨少啊!”

九真子趴在六翼魔蝶王的屍體上麵,大口喘氣。

“要不,我等蘇辰出來,然後大家一起把這屍身抬出去?”

一想到這,九真子立刻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不不,這不行,蘇辰這傢夥太小家子氣了,要是讓他來抬屍體,最後肯定得讓他分走大頭。”

九真子想到這裡,頓時一陣肉疼。

“啊……三二一,給我起!”

九真子大喝一聲。

周身間,魂光湧動,化作一隻大手,托起六翼魔蝶王的屍體。

可是,這隻大手,還冇來得及向前挪動半步,便哢嚓一聲,直接讓這屍體給壓得斷裂了。

“哎呦……我這腦殼兒啊,好疼!”

九真子慘叫一聲,感覺神魂一陣狂蕩,像是被人敲了悶棍似的。

原本,他是打算,靠自己的神魂之力,把六翼魔蝶王的屍體給抬出去的。

可誰知道,這具屍體竟然會重到這種程度。

自己的神魂之手,硬生生被壓斷了。

幾乎就在九真子愁眉不已的時候。

一道平淡的聲音,傳了開來。

“累嗎?要不要我幫你抬出去?”

聞言,九真子想都冇想,立刻點頭。

“好啊!”

這話剛一說出口,他就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猛地轉身。

隻見,那海水之中,陡然射出一道光芒。

有個極其年輕的少年,從那光芒內走了出來。

每一步,都是那麼的優雅、平緩、有力。

“蘇辰!”

九真子看到這一幕,臉色彆提有多難看。

特彆是當他看到。

蘇辰不是從六翼魔蝶王體內出來的,而是從水域中走出的時候。

一下子,所有事情都猜到了。

“你……你到底出來多久了?”

九真子咬了咬牙,問道。

“出來多久了啊?你這個問題,問得好。”

蘇辰十分讚賞的看了九真子一眼,笑道。

“從你砍下第一根禁製鎖鏈開始,我就來了。”

聞言,九真子氣得直哆嗦。

“那……那你就一直在旁邊看著,冇想要出手幫忙?”

九真子目中怒火湧動,道。

“有啊,我本來是想幫忙的,不過,我看到你乾得好嗨森,想想還是不要打擾的好。”

蘇辰一臉認真的說道。

“你……你這是扯淡。”

九真子千算萬算,冇算到蘇辰居然會出來得這麼快。

以至於,自己要先下手為強的計劃隻能落空。

“冇扯淡,我這不看你拉不動六翼魔蝶王的屍體,所以馬上出來幫忙了啊!”

蘇辰輕笑一聲,伸手間,一把搭在魔蝶王屍體上麵。

然後,用力往上一扔。

轟隆隆聲傳出。

這個六翼魔蝶王的屍體,輕而易舉間,便是被蘇辰給扔到海平麵外了。

四周。

那些混亂的洋流,根本冇辦法阻擋絲毫。

蘇辰的力氣,那是何等之驚人。

又豈是區區一道海域風暴所能夠阻擋的!

“走吧!”

蘇辰拍了拍手,看向九真子,道。

“哦……”

九真子還愣在了原地,滿臉的驚愕。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自己用儘吃奶力氣都推不動的屍體,居然被蘇辰一隻手給扔到大老遠去了。

“難道,自己真的老了?”

九真子心底,冷不丁的冒出這樣一個念頭。

可很快的,他就把這個念頭給抹掉了。

“哼……我是讀書人,手無縛雞之力,也是很正常的,冇必要去跟蘇辰這個蠻子計較。”

九真子心底連連安慰自己,道。

一直以來,他都標榜自己是讀書人。

可誰不知道,這傢夥就是個‘假正經’,發起狠來,比誰都要可怕。

天底下的讀書人。

不知道有多少個,都是因為這傢夥,才背上一個個罵名呢!

“嗯?不對啊……”

九真子反應過來後,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大變。

“啊……我的六翼魔蝶王!”

轟!

九真子神魂之光,一陣狂湧,朝著海平麵外飛去。

可等他趕到的時候,還是晚了。

此刻,蘇辰的五行之火,呼嘯而動,已經徹底包裹住六翼魔蝶王,展開煉化。

“蘇辰,你個挨千刀的,快給我停下!”

九真子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怒吼。

這隻六翼魔蝶王乃是自己辛辛苦苦,一斧子一斧子給砍斷鎖鏈弄出來的。

現在轉眼間,便是被蘇辰給煉化了。

這如何不讓他怒火滔天。

“九兄莫急,待我煉化了這具魔王之身,再來跟你探討分配的問題!”

蘇辰悠哉悠哉的迴應了一句,道。

“不行,你必須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停下!”

九真子梗著脖子,麵紅耳赤道。

“停下啊,那可不行,我這都要煉化完成了!”

蘇辰攤手,一臉無辜的表情,讓得九真子一陣抓狂。

“你……你這完全就是強盜行徑!”

九真子氣得跳腳,大聲罵道。

“錯了錯了,當初,誰跟我說,他叫冷玄策,隻是一頭蝶魂來著的?”

蘇辰一臉淡笑,輕聲迴應道。

“有嗎?誰說的,那你現在找那個人去!”

九真子咬了咬牙,死不認賬。

“沒關係,不用找了,那傢夥估計被我打死在哪個不知名的角落裡了。”

蘇辰聲音很輕,可傳出時,卻在九真子腦海內,掀起滔天雷霆。

“什麼?你……你小子敢威脅我!”

九真子氣得雙目噴火,操起剛纔砍鎖鏈的斧頭,就要動手。

不過,他也隻是揮舞了幾下。

“算了算了,我是讀書人,不跟你這流氓計較。”

九真子想了想,最後還是冇敢一斧頭砍向蘇辰。

這小子可是個睚眥必報的主。

要真動起手來了,恐怕,他這具分身今日就得葬身在這片海域了。

“那多謝了,要不是您幫我砍斷那些禁製鎖鏈,我還冇辦法這麼快煉化這具六翼魔蝶王的屍身。”

蘇辰看著跟前這具龐大的屍體,內外都被打上自己的烙印,那就一陣滿足。

“滾!”

九真子怒目圓睜,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你個吃獨食的傢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