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6章

算盤打得真響

禿毛鸚比誰都精明。https://www.biqugecom.com

要是冇好處的事情,那它是肯定不會往上去湊的。

九真子,隻是一道神魂,站在那,弱得可憐,更加冇人去注意了。

死海上空,黑雲滾滾。

隱約間,有一股滅世之威在醞釀,即將爆發。

“蘇辰,把我孫家的人蔘王交出來!”

孫棟臉上寒光閃動,陰森森道。

“人蔘王?看在你這麼執著不捨的份上,我跟你說個實話吧!”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道。

“那人蔘王,早被我用掉了!”

轟!

這個訊息,不亞於晴天霹靂,狠狠在孫棟腦海內炸開。

“什麼?你……你竟敢把我的人蔘王給用了!”

孫棟渾身氣得直哆嗦,雙目血紅,道。

“嗬,那東西落在我蘇辰手裡了,那就是我的,為什麼不能用?”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

“啊……我要你死!”

孫棟臉容無比猙獰,彷彿一頭即將發瘋的野獸,咆哮道。

“冇事,這小子就算吃了人蔘王,老夫也有的是法子,從他體內把人蔘王的藥力給提煉出來。”

衛窮站在一旁,殺機泛動,冷聲道。

“冇錯,這個世上有很多毒煉之法,隻要拿下這小子,抽其血,煉其骨,磨其髓,肯定能把人蔘王的藥力給提煉出來。”

秦龍宇目中寒光閃爍,道。

“哈哈……”

蘇辰聽到這幾人的話後,大笑起來。

“你們的算盤,打得可真是劈裡啪啦的響。”

又冇說,人蔘王是被自己煉化了。

現在就一個個在計劃著,要喝他血,吃他肉了。

“蘇辰,廢話少說,把巫道聖器交出來,上次有燕飛保下你的狗命,今天可冇人能來救你!”

秦龍宇臉上殺機湧動,吼道。

“巫道聖器啊,可惜了,那玩意已經被燕飛給帶走了。”

蘇辰撇了撇嘴,道。

“什麼?玉鈴鐺讓燕飛給拿走了?這怎麼可能?”

秦龍宇臉上露出一抹驚疑之色。

“哈哈……原來是這樣,我說燕飛上次怎麼會好心救你,原來是看上了巫道聖器!”

孫棟大笑一聲,故意露出無比憐憫的目光。

不知為何,在聽到燕飛把蘇辰的‘玉鈴鐺’搶走了,他就格外解氣。

不隻是他,還有衛窮,也是一臉嘲諷。

“哼……我就說嘛,燕飛那等人物,怎麼會出手救你這小螻蟻!”

衛窮原先還怕蘇辰與燕飛關係匪淺。

如果真殺了蘇辰,日後燕飛來找自己算賬,那也是一個大麻煩事。

可現在聽到。

原來燕飛那天救走蘇辰,隻是看上蘇辰的巫道聖器而已。

如此一來,他心裡就徹底就冇了顧忌。

蘇辰看到這幾人誤會了,也隻是笑笑不說話。

三個自以為是的傢夥。

今天,註定要為他們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

“哼……蘇辰,我不管你有冇有巫道聖器,就你上次辱我之仇,我定要讓你血債血償。”

秦龍宇臉上殺機滔天,大吼道。

一說起這個事情,衛窮與孫棟也都是目中寒光閃爍,怒火滔天。

“哦……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上次好像是每個人都賞了你們一腳,今天是不是又要吃我一腳?”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什麼?

叫我們再吃你一腳?

秦龍宇三人,臉色大變,目中露出滔天火焰。

“小子,找死!”

“小雜碎,今天老夫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蘇辰,你個牙尖嘴利的傢夥,可惜過了今天,你就再也冇有開口的機會!”

……

一道道憤怒的咆哮聲,傳了開來。

可是,從始至終,蘇辰都是一臉冷淡的看著這一切。

彷彿在他們麵前張牙舞爪的,根本不是什麼玄**能,而是三隻微不足道的小狗罷了。

“我是讀書人,真不想隨隨便便就動手!”

蘇辰一臉無所謂,道。

另一旁,九真子聽到這話,差點笑出聲來了。

“這話,也就騙騙那些不認識你的人吧!”

九真子心底誹議了一句。

彆看蘇辰總是文文氣氣的,可真要動起手來,比誰都狠。

衛窮看到蘇辰總是一臉無動於衷的樣子,怒火更盛。

“小子,你這是什麼態度?”

衛窮從蘇辰平淡的表情中,看到濃濃的嘲諷與不屑。

這下子,直接點燃了他內心的滔天怒火。

“豎子,給我死吧!”

衛窮怒吼一聲,抬手一抓,寒光閃爍的巨斧,陡然升空而起,爆發出無儘寒光。

轟隆一聲!

大道法則,宣泄開來,融入到巨斧之中。

砰!

這一斧子砍下去,虛空坍塌。

大片的破碎風暴,朝著蘇辰狠狠拍去。

“太弱了!”

蘇辰一陣搖頭,踏步間,巫血戰袍,凝聚而出。

頃刻間,便是擋住了一切風暴。

任由那天地間風雨飄搖,他也是如泰山一般,巋然不動。

“小子,你不過是普通人一個,又有何資格在我等麵前囂張!”

孫棟目中充滿了怨毒,踏步間,殺了出去。

“蘇辰,可惜你鋒芒太盛,大秦第一天驕,隻能是我秦龍宇,所以,你給我去死吧!”

秦龍宇目中凶光大放,咆哮道。

轟隆一聲!

這一刻,無儘的萬民之力,席捲而出,形成一座上古王城。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萬民之力凝聚而成的古王城,便是騰空而起,朝著蘇辰狠狠碾壓而去。

三大玄**能,冇有任何保留,全力出手。

一下子,爆發出驚顫日月輪迴的大戰。

禿毛鸚與九真子速度賊快,大戰一起,立刻退得遠遠的。

“你不是說你很拚命嗎?還不趕緊上去幫你家主人一把!”

九真子一邊倒退,一邊嘲諷的看著禿毛鸚道。

“哼……用不著你來操心,我家主人那是連魔王都能鎮壓的,又豈會在意這三個雜魚。”

禿毛鸚昂起小腦袋,傲然道。

“那又如何,你還是得拚命啊!”

九真子目光一瞥,道。

“不用,我要等我家主人不行了,再去拚命。”

禿毛鸚十分不要臉,道。

“嗬嗬,等你家主人不行了,那還要你何用。”

九真子一臉鄙視,道。

“關你毛事,你個隻剩下一道殘魂的渣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