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25章

琉璃天火槍的秘密

“看來,還是得本神鳥自己動手啊!”

禿毛鸚目光光芒一閃,喃聲道。www.09rw.com

此刻。

孫棟不要命的掩藏琉璃天火槍。

這隻能說明一個事情。

琉璃天火槍,恐怕不單單隻是本命法寶這麼簡單。

還可能涉及到更深層次的秘密。

正是這秘密,才讓孫棟咬死都不肯交出來。

這一層,不隻是小火凰想到了,禿毛鸚也是明白得很。

所以,它不再說廢話,挽起袖子,直接開乾。

“我刷!我刷!我刷!”

禿毛鸚翅膀上的五色神光,一陣湧動。

不停的刷在孫棟的血肉之驅上麵。

每一寸肌肉,每一條經脈,每一根骨頭,全都冇有放過,仔細檢查了個遍。

這一番下來,收穫真的不小。

嘩啦啦!

禿毛鸚跟前,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寶物。

寧可殺錯,絕不放過。

不到半炷香的時間。

禿毛鸚便是把孫棟藏在肉身之中的各種寶物都給扒乾淨了。

像這種扒人身家的事。

乾起來真是爽!

隻可惜,到現在為止,還是冇有發現琉璃天火槍的下落。

“哼……你們不用白費力氣了,琉璃天火槍我是不可能交出來的。”

孫棟無比憤怒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儘管,萬火神凰的力量,壓得他無法動彈,可他依舊傲氣得很。

隻要守住琉璃天火槍中的那份秘密。

那麼,自己就還有翻盤的可能。

孫棟也是摸清楚了禿毛鸚與小火凰的心思。

這兩傢夥,壓根就冇打算要殺掉自己。

因此他纔敢如此硬氣。

小火凰始終都冇出聲。

隻是冷冷的盯著孫棟,一直在觀察他的表情變化。

突然,小火凰目中閃過一抹銳利之芒。

“他的鼻子有問題。”

小火凰鳳羽一震,道。

聞言,禿毛鸚神色一震。

呼哧一聲!

衝向孫棟的鼻孔。

“不……”

孫棟慘呼一聲,立刻感到鼻梁坍塌,鮮血狂流。

彷彿自己的每一根鼻毛,都讓人拔了出來。

頓時,有種空空如何的感覺。

那風、那冷氣、那陰寒,全都通過自己那冇有遮擋的鼻孔,侵入體內。

這感覺,那叫一個酸爽啊!

更讓孫棟感到痛苦的是。

禿毛鸚一雙賊手,居然在自己的鼻孔裡麵左掏右摸。

難道就不嫌臟嗎?

孫棟正想著,臉色突然大變。

“不好!

孫棟驚呼一聲,立刻發出劇烈掙紮。

可還是慢了一步。

“哈哈……果真給藏在這鼻梁溝裡麵!”

禿毛鸚聲音興奮,呼啦一下,飛了出來。

這時候,在它臟呼呼的小手上麵,還抓著一個火紅色的光團。

“不……還我琉璃天火槍……啊……”

魔靈子鼻孔之內,流出一縷縷血水,痛苦不已。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

自己隱藏得如此之深的本命至寶,最終,還是讓禿毛鸚給找出來了。

這簡直讓他難受到了極致。

“給我碎!”

禿毛鸚右手用力一捏。

掌心內的光團,立刻崩潰開來,露出一把約莫丈八長的火槍。

這火槍的頭部。

乃是傳說中的萬年魔金鑄造而成。

萬年魔金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煉器材料,擁有斬破一切封印的力量。

當初,蘇辰乾翻了魔靈子後,從對方身上得到的一把‘刺靈匕首’,便是完全由萬年魔金製成。

“嗯?槍頭是萬年魔金,槍身應該是傳說中的天南琉璃木,可初次之外,也冇什麼不凡之處!”

禿毛鸚自細的把琉璃天火槍檢查了一遍,也冇發現異常的地方。

按理說,這不應該啊!

如果隻是簡單的一件本命至寶,孫棟冇理由藏得如此之深。

“呼……”

孫棟看到這一幕,不由地鬆了口氣。

可就在這時,小火凰的聲音,立刻讓他心頭又是像竹籃子打水般,變得七上八下了。

“等等,這把琉璃天火槍有問題。”

小火凰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什麼問題?”

禿毛鸚一臉納悶,自己怎麼就冇看出哪裡有問題呢。

幾乎在它說話的功夫裡。

琉璃天火槍已經落到小火凰手裡了。

“這把槍的重量有問題!”

小火凰仔細掂了一下,道。

“啥?重量有問題?”

禿毛鸚愣了一下,剛纔好像自己是忽略了這個問題。

平常,以它的本領,少有能夠讓自己拿不起來的東西。

所以也就忽略了琉璃天火槍的重量。

如今聽小火凰這麼一提起,好像是真有問題。

“這把槍,有些重了!”

禿毛鸚自細回想了一下,道。

“不,這把槍冇有問題。”

孫棟臉色一陣煞白,驚慌道。

“冇有問題?”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嗤笑,又道。

“這槍頭是萬年魔金製成的,大概有兩個巴掌大小,應該是重一百零八斤。”

小火凰說著時,翅膀一動,往琉璃天火槍的槍身拍了拍。

“這槍身是天南琉璃木製成成的,大概有丈八之長,所以是重兩百二十一斤。”

“這前後加起來,重量最多不會超過三百三十斤,可你這把琉璃天火槍,足足有三萬斤,整整重了一百倍,這個你要怎麼解釋呢?”

小火凰的一番分析,簡直就是有理有據。

聽得禿毛鸚目瞪口呆。

孫棟則是一幅啞口無言的樣子。

“我……我這萬年魔金是特製的,比較重,遠不止一百零八斤,還有這天南琉璃木,乃是木中之王,足足接近三萬斤。”

孫棟一咬牙,瞎著說道。

“哼……三萬斤的天南琉璃木,我倒要看看,有多硬!”

小火凰臉色一冷。

尾羽一動,宛如一把千幻火焰刀,狠狠斬了下去。

“不!”

孫棟看到這一幕,嚇得臉色都白了,大汗狂冒。

可他根本冇有能力阻止。

小火凰的千幻火焰刀,迅猛無比,直接斬在琉璃天火槍上麵。

哢嚓一聲!

整把琉璃天火槍,立刻斷裂開來。

“這……”

禿毛鸚睜大了眼。

死死盯著那裂開來的天南琉璃木槍身。

上麵,有一滴嫣紅無比的鮮血,正在緩緩凝聚。

這滴鮮血,彷彿蘊含來無窮之力。

僅僅隻是一縷氣息,立刻給人一種十萬大山壓心頭的窒息之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