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30章

宿命之敵出現了?

轟!

藏冥壓心,爆發之時,十八層地獄酷刑,輪番而來。www.09rw.com

蘇辰臉色發白。

感覺自己的神魂要被勾到十裡八灣之外了。

“五行之界,鎮壓肉身,九層心塔,鎮壓我魂!”

蘇辰咬了咬牙,努力讓自己清醒過來。

眨眼間。

五行之光,擴散開來。

立刻與幽冥青台對抗到了一起。

五行界內。

大道至理,凝聚而出,化作一個至高無上的大道玄台。

轟隆隆聲傳出。

大道玄台,力量滔天,朝著幽冥青台,狠狠撞擊下去。

砰!

幽冥青台,一陣顫抖,上麵的刑具,全都崩潰開來。

“好機會!”

蘇辰目光一亮。

藉助幽冥青台後繼無力的功夫,直接催動九層心塔。

一口氣,將那些繚繞在自己心神內的十八層地獄之力,全都給擊潰了。

秦龍宇的這一招‘藏冥壓心’。

確實相當玄妙。

能夠在悄無聲息間,令敵人的心神淪陷。

到了他們這種境界,交手出招,多種多樣。

不再是侷限於武道修為,或者混元肉身,法則對抗,還包括了防不勝防的心神碰撞。

“可惜,我如今已是造命之巔,法則之力大成,根本不是你能夠輕易撼動的。”

蘇辰渾身光芒湧動,氣勢爆發,向前一步邁出。

“五行戰天!”

轟!

這一步落下時,立刻爆發出浩浩蕩蕩的五行之力。

天地儘頭,猛地凝聚出一道無敵之影。

這道無敵之影,衝出時,狠狠撞擊在幽冥青台上麵。

一撞之下。

天地色變,風雲咆哮。

萬物,都在顫抖。

幽冥青台,原本就被大道玄台給鎮壓住了。

如今這一撞之下,再也扛不住了。

轟隆一聲,徹底崩潰開來。

五行神光,咆哮衝出。

如同一條流淌在無儘時空的長河,狠狠轟擊在秦龍宇身上。

“不好!”

秦龍宇驚呼一聲,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被五行法則給衝擊得崩潰了。

幾乎在這危急關頭。

秦龍宇體內的那座沈敏祭壇,陡然凝聚而出。

轟!轟!轟!

這道祭壇上麵,猛地爆發出九頭金龍,擁有統禦八方山河的氣勢,浩浩蕩蕩。

“嗯?這應該是大秦皇室‘九龍禦天’的力量?”

蘇辰眉頭一皺,喃聲道。

這時候,他心理已經隱隱有所懷疑了。

‘九龍禦天’是大秦皇室的不傳之秘。

隻有曆代天帝才能夠修煉。

“難道,那位藏在秦龍宇體內的人,便是大秦天帝?”

蘇辰心底,冷不丁冒出這樣一個念頭。

可很快的,又被他給否定了。

“不,不可能,以大秦天帝的為人,不會乾出這種事情來的。”

蘇辰雙眼一凝,沉聲道。

雖然自己冇有真正接觸過大秦天帝。

不過,在這之前,斬殺大秦巡天使‘沈蒼生’的時候。

蘇辰與皇榜之內的天帝意誌,有過交手。

那種氣息,那種感覺,與現在祭壇上凝聚出來的九頭金龍,完全不一樣。

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哼……不用想那麼多,隻要拿下秦龍宇,一切真相,自當浮出水麵。”

蘇辰冷哼一聲,渾身罡氣,轟轟爆發,直接打在秦龍宇身上。

砰!砰!砰!

一道道撞擊之聲,傳了出來。

秦龍宇擁有祭壇之力守護,九頭金龍,統禦諸天,更是擋住一切攻擊。

如此一來,他根本冇有絲毫傷勢。

“哼……小子,想要打破九龍祭壇的防禦,你還差遠了!”

秦龍宇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屑,諷聲道。

“是嘛,那我今天倒要看看,能不能敲破你這個烏龜殼!”

蘇辰冷笑一聲,再一步踏出。

那渾身氣勢,轟轟而動,像是與整片天地連在一起,浩瀚無窮。

“龍象之踏,巔峰一踏!”

蘇辰發飛舞,衣衫翻滾,體內傳出陣陣響聲。

每一寸骨頭,每一寸血肉,都蘊含無窮之力,爆發開來,橫掃一切。

“給我碎!”

蘇辰大喝一聲,邁步間,走了出去。

彷彿攜帶著一股浩蕩天威。

震懾一切。

砰!

這一拳,打出之時,立刻把祭壇外麵的九頭金龍,給打碎了五頭。

餘下的四頭金龍,一片哀嚎。

祭壇神光,立刻黯淡下去,隨時都會崩潰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

秦龍宇遠遠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容。

幾乎不敢再硬抗絲毫,瘋狂倒退,揮手一抓。

“萬民之法,第四式,叩拜蒼天!”

秦龍宇大喝一聲,揮手間,日月驚變,萬民齊動,向著蒼天一拜。

砰!

這一拜之下,立刻出現山河倒掛,星空化作大地的情況。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這一拳,落下時,立刻與這萬民叩拜的蒼天大地,碰撞到了一起。

巨響傳出,八方顫抖。

萬民之下的蒼天大地,統統崩潰開來。

“給我開!”

蘇辰大喝一聲。

神戰之力,可怕至極,狠狠打在秦龍宇的祭壇防禦上麵。

哢!哢!哢!

一陣古石碎裂的聲音,傳開了來。

祭壇上麵還在苦苦抵擋的四頭金龍,徹底破碎。

砰!

整座祭壇,立刻灰飛煙滅了。

幾乎在這祭壇崩潰的瞬間。

蘇辰抬手一抓。

從碰撞風暴之內,撈出一塊金色碎片。

“嗯?這碎片,好像是天外天之物!”

蘇辰往這碎片上麵聞了一聞。

可很快的,他臉色猛變。

“怎麼可能?”

蘇辰心底之內,簡直一片翻江倒海。

自打重生歸來。

他冇有哪一天像現在這般驚惶失色。

“什麼?這氣息竟然是君一笑的!”

蘇辰目中露出滔天仇恨。

君一笑!

此人就算化成灰自己也認識。

前世。

要不是這傢夥出賣自己,糾集數十位魔族大帝圍攻自己。

他又何至於一朝修為儘毀。

若非是有荒古天碑相助。

自己早就灰飛煙滅了,哪還有重生歸來的一天。

一直以來。

蘇辰都在想著自己與君一笑相遇之時會是什麼情況。

可冇想到,居然是在這種情形之下。

蘇辰心潮澎湃,腦海內,念頭四起。

最後,平靜下來時,他發現了很多問題。

“不,事情恐怕冇這麼簡單,君一笑乃是大帝之子,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