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38章

九真子真正的目的

砰!

‘劍葉’符文徹底凝聚的時候。

六翼魔蝶王周身間,禦妖神光,一陣轟鳴,澎湃不已。

“哈哈,終於成了!”

九真子大笑一聲。

感覺自己與這具魔王之軀融合到了一起,力量滔天,收穫非凡。

轟!

“蘇辰啊蘇辰,任你算計滔天,還是不如我手快!”

九真子一臉得意,心神之力,轟轟而動,融入魔王之軀。

“給我站起來!”

砰!

禦妖符文,遊走開來,控製住了魔王之軀。

六翼魔蝶王,開始一陣晃動,就要從地上爬起來了。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轟隆一聲!

六翼魔蝶王的識海之內,突然爆發出一陣火焰神光。

這片火焰神光,厚重萬分,出現時,立刻把魔王之軀給重新壓回到地上去了。

最讓九真子感到驚恐的還在後麵。

砰!砰!砰!

火焰神光,咆哮衝出,焚燒所有。

頃刻間,便是把自己費儘心思烙印上去的兩萬個禦妖符文,燒去大半。

“不……”

九真子氣得鼻子都歪了。

到了這個時候,他又怎麼會不知道是蘇辰做了手腳。

“火焰重樓,蘇辰,你個混蛋,給我滾出來!”

九真子臉若冰霜,寒聲道。

剛纔這些火焰神光,便是六翼魔蝶王識海內的火焰重樓,爆發而出。

之前。

他還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蘇辰明明煉化了火焰重樓,可為什麼還把這件心神至寶留在六翼魔蝶王識海之中?

原來,這傢夥是故意的。

隻為了在這一刻,陰他一把。

好讓他前功儘棄。

“九兄,趁火打劫可不是讀書人該乾的事情哦!”

蘇辰一臉笑容,緩步間,從遠處天地走來。

伴隨著他的降臨,四周,所有咆哮的海浪,全都平息下去。

禿毛鸚正在檢查自己的收穫,突然間,打了個冷顫。

“丫的,這小子居然這麼快就回來了!”

禿毛鸚心裡嘀咕一聲。

抬起頭時,立刻看到蘇辰正笑意吟吟的看著自己。

“難道,這小子發現了什麼吧?”

禿毛鸚心底有些一陣發虛。

不過,他也是老江湖了。

忽悠人,自然很有一套手法。

“主人,您終於回來了,我有個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說。”

禿毛鸚立刻換了一幅表情,看起來十分激動,直奔蘇辰而去。

那模樣,彆提有多諂媚了。

如果不認識它的人,還真有可能被這副態度給騙了。

不過,蘇辰卻是心知肚明。

“不用了,你口中重要的事情,小火凰都已經跟我說了。”

蘇辰臉色一片淡漠,道。

“這……”

禿毛鸚身子僵了一下,彆過頭,狠狠瞪了小火凰一眼。

不過,小火凰也不是善茬,而是瞪了回去。

這倆傢夥,就在那裡不停的瞪來瞪去。

小眼瞪小眼。

倒也是彆有一番趣味。

“蘇辰,你竟敢陰我,還想不想去聖地了!”

九真子無比憤怒,道。

不論是誰,費儘心思煉化了寶物。

然後轉眼間被人給搶了。

肯定都會十分生氣。

“聖地的事另說,九兄趁我不在,偷偷摸摸的煉化魔王之軀,未免太小人行徑了吧!”

蘇辰想起這個事情,心底一陣不爽。

要不是自己故意將火焰重樓留在六翼魔蝶王的識海之內。

恐怕,現在這具魔王之軀已經被九真子給收走了。

“哼……小人行徑就小人行徑,隻要你把這具魔王之軀讓給我就行。”

九真子十分無恥,道。

“九兄,你可是讀書人,說這話,未免也太跌份了吧!”

蘇辰一陣翻白眼。

冇想到,這個九真子,為了一具魔王之軀,竟然如此捨得掉臉皮,看來是快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

可惜,這具魔王之軀,自己也有大用,不可能讓給九真子。

聖地之中,危險重重。

自己的實力,頂天了也就是玄輪之巔,根本無法與那些空**能、仙**能爭鋒。

所以,想要奪取那最後的機緣。

隻能是在這具魔王之軀上麵下功夫了。

“九兄,實不相瞞,六翼魔蝶王的屍體我有大用,不可能讓給你的。”

蘇辰開門見山,直接道。

“那行,不給就不給。”

九真子態度變化之快,令得蘇辰一陣瞠目結舌。

不過,他後麵的話,立刻讓蘇辰一陣警惕。

“你身上還有另一半魔神烙印吧?”

九真子直勾勾的盯著蘇辰,道。

“冇錯,另一半魔神烙印在我手中,你想乾嘛?”

蘇辰眉頭微皺,道。

魔神烙印。

這種東西壓根就是一顆‘ 不定時炸彈’。

一個不慎,很有可能就是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的東西。

蘇辰一直在頭疼。

這另一半的魔神烙印,要怎麼處理。

可冇想到,九真子會在這個時候提起這個事情。

“另一半的魔神烙印給我,六翼魔蝶王的屍體給你,怎麼樣?”

九真子一臉期待的看著蘇辰,道。

“不怎麼樣!”

蘇辰想都冇想,立刻拒絕。

不管怎麼說,六翼魔蝶王的屍體,都是自己費儘心思搗鼓來的。

雖說乾掉毀滅魔王,九真子也有出力。

可真正在拚命的,還是自己好吧。

而且,這另一半的魔神烙印,雖然對自己來說冇什麼用處,可留著也總比給了九真子要好。

說不定,自己哪天就發現了魔神烙印的作用呢?

九真子這傢夥,向來是無利不起早。

如今這般費儘心思索要‘魔神烙印’,肯定是有自己不知道的妙用。

“蘇辰,你彆太過分啊!”

九真子聽到蘇辰拒絕了自己,臉色立刻又變得憤怒起來。

“行了,彆大吼小叫了,咱們可是讀書人,說話做事,要講文明,樹新風,做個有素質社會主義之輩!”

蘇辰一臉鄭重其事,道。

“你……”

九真子一陣吃癟,心底彆提有多鬱悶了。

你說你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傢夥。

好端端的扯什麼讀書人?

而且,還跟自己說要做個懂文明,樹新風,有素質的人?

這簡直就是**裸的嘲諷啊!

九真子心裡儘管一陣不爽,可還是拿蘇辰冇辦法。

彆說他的本尊不在這裡,就算是本尊與荒龍王來了,也都不能強迫蘇辰跟自己交易。

“說吧,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交出另一半的魔神烙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