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1章

還有第二個方案

“小子,眼光不錯,居然連‘邪佛’都能認出來!”

九真子臉上露出濃濃的驚訝。

邪佛,這可是隻有大帝境強者才能接觸到的秘密。

可蘇辰,僅僅隻不過是個造命之巔的小武者,居然能知道這麼多。

其來曆絕對冇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

“我能認出‘邪佛’這算什麼本事,您老神通廣大,連‘邪佛’的東西都能夠弄到,這纔是通天本領啊!”

蘇辰有些自嘲,道。

這次,九真子拿出來的東西,乃是‘邪佛金身’,擁有扛下必殺一擊之效。

不過。

想要使用‘邪佛金身’。

那就必須給這東西餵養足夠的煞氣。

如今,在這‘邪佛金身’脖子上麵的黑線,已經有拇指之大。

這說明,前麵至少有三個人使用過‘邪佛金身’。

蘇辰前世也是踏入大帝之境的存在。

雖然修為冇有了,可眼光還是不會錯的。

“小子,怎麼樣,有了這尊‘邪佛金身’,以後就算是仙**能,也辦法一擊將你滅殺!”

九真子滿臉期待的看著蘇辰,道。

“你果然是夠陰險的,隻是一個勁的吹噓著,要我收下這玩意,也不說清楚它的弊端。”

蘇辰冷笑一聲。

‘邪佛金身’雖好,可要是哪一天,自己身上的煞氣不夠餵養這東西,立刻就會遭受反噬。

一個不慎,灰飛煙滅。

邪佛之術的詭異,無法想象。

以自己現在的這點底蘊,根本摸不透‘邪佛金身’的具體來曆。

所以,這東西他是不會碰的!

“嘿嘿……我也是以為你知道的嘛!”

九真子尷尬的笑了一下,又道。

“反正,你小子也是殺人如麻之輩,哪天煞氣不夠,你就大開殺戒就行了。”

這話,蘇辰也就聽聽而已。

要是凝聚煞氣有這麼簡單。

九真子也不會放著這麼好的寶貝不用。

即便是他的本尊達到大帝之境,可‘邪佛金身’在大帝之力的催動下。

幾乎能夠抵擋同境界所有強者的攻擊。

這簡直就是堪稱防禦神器!

如此珍貴的至寶,九真子自己不用,反而拿出來跟蘇辰做交易,隻能說明一個事情。

那就是他自己也冇把握應付‘邪佛金身’的反噬。

“你就少在這忽悠我了,我是讀書人,該有的學識還是有的!”

蘇辰一本正經的拒絕了。

“哎……可惜了。”

九真子歎了口氣,正要把‘邪佛金身’收起來。

可這時候,蘇辰腦海內,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道。

“等一下!”

蘇辰很是認真的看了‘邪佛金身’一眼。

剛纔。

他想起前世聽到的一個傳聞。

據說有人把‘邪佛’之物中的邪氣煉化了。

最終,變成佛光浩蕩的‘聖佛’之物。

那麼自己是不是能按照傳聞中的法子,將‘邪佛金身’中的邪氣驅逐了。

然後煉成‘聖佛金身’。

要是自己能夠有一尊‘聖佛金身’守護。

那可就逆天了。

彆說是空**能,就算是仙**能,都未必能夠在三招兩式中拿下自己。

隻要敵人不能將自己秒殺。

那麼,蘇辰就有應對之策。

即便是仙**能,在自己眼中,他們的神通絕學也是有漏洞的。

隻要時機拿捏得準。

那就可以憑藉自己掌握的漏洞,將仙**能乾翻。

要做到這一步的前提,便是自己不能被人家三招兩式就給滅了。

‘而聖佛金身’的防禦。

足夠讓自己在短時間內安然無恙。

‘聖佛金身’的使用,隻要消耗足夠的仙靈之力便可,根本不像‘邪佛金身’那般詭異,直接吸收施法者身上的煞氣。

“怎麼?你考慮清楚了,要這個玩意?”

九真子一愣,道。

“拿回去收藏,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你想把這東西當做報酬,未免也太冇有誠意了。”

蘇辰怕九真子看出自己的意圖,立刻道。

反正,關於把‘邪佛金身’,轉化為‘聖佛金身’的法子,還冇有流傳出來。

九真子也不可能想到,自己的真實目的。

“隻是拿去收藏?”

九真子半信半疑的看了蘇辰一眼。

“要不然呢?”

蘇辰臉色不變,反問了一句。

“哼……你這個小滑頭說的話,最多隻能信個半成。”

九真子眉頭微皺。

似乎在考慮其中的得失。

“這東西在你身上好多年了吧,你要想用早就用掉了,如今還冇用,隻能說明一個事情!”

蘇辰深深看了九真子一眼,道。

“你冇把握應付‘邪佛之道’,生怕遭受反噬,所以留著也隻是占用儲物空間,倒不如送我!”

這最後一句話,蘇辰說得可謂是冠冕堂皇。

九真子聽了之後,直翻白眼。

區區一個巴掌大的東西。

你居然跟我說占用儲物空間!

這還要臉不要臉了?

“送你也行,不過,報酬的事情就算翻頁了,接下來,咱們談一談另一半魔神烙印的事情?”

九真子目光一閃,道。

“九兄,這東西我不要了,你還是自個繼續留著收藏吧!”

蘇辰翻臉比翻書還快,立刻果斷拒絕。

這一招,名為‘以退為進’。

跟九真子這傢夥做交易。

要是不耍點小計謀,真的會被坑得不要不要的。

果然。

九真子在聽到蘇辰的話後,臉上不自覺的流露出一抹失望。

原本他還想憑此拿捏住蘇辰。

可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彆拒絕的這麼快啊,剛纔,我說的是第一方案,接下來還有第二方案嘛!”

九真子臉皮厚得很,口才也厲害。

轉眼間,便是搬出了所謂的第二方案。

這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可愣是被他說得煞有其事。

“這第二方案就是,這件‘邪佛金身’,再加上一門絕學。”

九真子說著時,伸手一抓,立刻有塊殘缺的木牌飛了出來。

嗡!

這木牌上麵,充滿腐朽之光,並且有著雜亂無章的刻痕,像是經過無數歲月的摧殘,變得垂垂老矣。

“什麼絕學?”

蘇辰臉色一動,道。

“非常適合你的五行絕學!”

九真子伸手間,一指點在這塊木牌上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