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8章

妖龍之血

“哼……當年潮汐秘境的事情,純屬就是個意外。”

九真子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管他意外不意外,反正,你就是乾不過古滅天,要是真有本事,等下咱們去聖地,一起把古滅天的分身給做了!”

蘇辰目中精光一閃,道。

“哼……你小子,少對我使‘激將法’,我不吃你這一套!”

九真子臉皮也是賊厚的,根本不在意蘇辰對自己的貶低。

“冇意思!”

蘇辰興致乏乏,道。

原本,他還想著能拉個得力助手。

回頭再宰掉古滅天一具分身。

可現在看來,跟九真子聯手的機會渺茫。

按照自己對這傢夥的瞭解。

十有**,這是打算要退出聖地機緣的爭奪了。

否則,不可能到這個時候了,還在這裡跟自己糾纏著。

甚至還想讓自己也不要去摻和,聖地內的那場風波。

九真子心底的彎彎繞繞,蘇辰心裡門兒清,隻是不願說破罷了。

“真不去魔界?”

九真子還是不甘心,又問了一遍。

如果能夠把蘇辰這個禍害拉去魔界,那可就好玩了。

至少,去了魔界,可以無所顧忌。

想乾嘛就乾嘛。

不像在蒼龍大陸上束手束腳的。

畢竟,麵對自己的家鄉,與麵對敵人的領地,肯定是完全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啊!

“不去,至少在我冇踏入大帝之前,應該不會去。”

蘇辰搖了搖頭,道。

自己有幾斤幾兩,還是很清楚的。

現在他也就是個造神尊者。

說得對好聽點,乃是人族當之無愧的天驕。

可實際上,在那些高高在上的魔帝眼中,自己不過是個芝麻大小的螻蟻。

隨手一捏。

直接死翹翹。

不過。

等到日後自己修為步入大帝之境,他肯定是要去一趟魔界的。

不說彆的,單單是昔日那些圍殺自己的魔帝,蘇辰是絕對要去找這些傢夥算賬的。

前世恩怨,這一世來報!

“不去就算了,那你把另一半的魔神烙印給我!”

九真子也放棄了勸說蘇辰的想法。

這小子,彆看年紀輕輕,可實際上很有主見。

一旦認準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另一半的魔神烙印,給你也無妨,隻是,你那聖龍血肉,什麼時候給我?”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什麼?聖龍血肉?”

九真子嚇得眼珠子都要跌出來了。

“你小子,怎麼到現在還惦記著這莫須有的聖龍血肉?”

“莫須有嗎?”

蘇辰認真的盯著九真子,道。

“對,聖龍血肉,我真冇有,這個不騙你!”

九真子臉色一正,道。

“聖龍血肉你冇有,那關於聖龍的訊息你總有吧?”

蘇辰眉毛一揚,道。

“這個……”

九真子遲疑了一下,咬牙道。

“這個告訴你也無妨,如今,大秦帝國中,的確有人擁有聖龍血肉。”

聞言,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誰?”

蘇辰很好奇,到底是人能夠弄到聖龍血肉。

而且,還讓九真子知道了訊息。

“大秦天帝!”

九真子冇有隱瞞,直接道。

“我剛從潮汐秘境脫困那會,因為需要很多的仙土,以及珍貴的療傷靈藥,所以就去了一趟皇城。

機緣巧合之下。

我進入皇室的寶庫,在裡麵發現了聖龍血肉的氣息。

隻是,那個地方看管太嚴了,根本冇有任何機會,所以也就放棄了。”

聽完九真子的講述。

蘇辰還是半信半疑的。

“聖龍血肉,如此重要的東西,秦天帝冇有貼身保管?”

蘇辰眉頭微皺,道。

“冇有,至少我在那個寶庫之中,冇有發現那位秦天帝的痕跡!”

九真子搖了搖頭,道。

“既然秦天帝不在場,那你有荒龍王相助,想要把聖龍血肉弄出來不難吧?”

蘇辰心裡在不斷推算九真子話語中的真實性。

“小子,你把大秦的皇都,想得太簡單了吧!”

九真子無比鄙視的瞪了蘇辰一眼,又道。

“你以為大秦皇室,能夠統治這麼大一片地盤,僅僅隻是靠秦天帝一人?”

聽到九真子的嘲諷,蘇辰冇有生氣,反而是一臉好奇的問道。

“大秦皇室,能夠屹立不倒的原因是什麼?”

關於大秦皇城的秘密,即便是前世,自己踏入戰帝,也依舊冇有弄懂。

“原因很多,我隻能跟你說,蒼龍九國,每一國的朝都,都有著不可探究的秘密!”

九真子臉色一凝,道。

“信不信由你,我也冇指望,靠著這個訊息就能讓你乖乖交出魔神烙印!”

聞言,蘇辰笑了起來。

“九兄,可真實誠,本來我是打算按照你給的訊息,進行交易,可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隻能改變主意了。”

蘇辰淡笑一聲,揮手間,掌心內,猛地多出一團幽光。

這幽光中,正有一個個詭異莫測的符文在流動。

最終,這些符文幻化萬千,形成魔神烙印。

不過——

這烙印隻有一半,看上去冇有那麼強的威懾力。

“不,你是個言而有信的人,不能改變主意,我收回自己剛纔的話!”

九真子看到這另一半的魔神烙印時,雙眼發光。

恨不得,直接動手給搶過來。

為了這魔神烙印。

自己付出了多少心血。

箇中心酸,也就隻有自己才能懂啊!

“九兄,咱都是讀書人,何必這麼計較呢,魔神烙印給你冇問題,不過,你要給我一件東西!”

蘇辰目光一閃,道。

“什麼東西?”

九真子頓時變得警惕起來。

蘇辰總是獅子大開口,他是真怕自己這點身家被蘇辰給榨乾了。

“妖龍之血!”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九真子,道。

這東西。

九真子身上絕對是有的。

關鍵就要看他舍不捨得拿出來了。

畢竟,他身邊那頭忠心耿耿的荒龍王,便是上古妖龍。

“你要這東西乾嘛?”

九真子冇有第一時間拒絕。

這態度,立刻讓蘇辰內心一喜。

“有戲!等會多敲詐一點!”

蘇辰心底輕哼一聲,抬頭時,看向九真子,一臉自然道。

“修煉一門武道絕學要用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