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9章

談好了交易

“修煉武學,需要用到妖龍之血!”

蘇辰神色淡淡,道。

“你又要修煉什麼絕學?”

九真子一愣,道。

“你猜!”

蘇辰眉毛一揚,似笑非笑道。

這種關於自己‘底牌’級彆的東西,又怎麼可能會跟九真子講。

說多了,豈不是讓對方有了要挾自己的藉口。

“哼……”

九真子重重哼了一聲。

然後眉頭緊鎖。

似乎是在考慮這場交易的得失。

最後他咬了咬牙,點頭道:“可以!”

“彆答應得那麼快,我要的可是百桶妖龍之血!”

蘇辰聲音平靜,徐徐道。

四周,一片寂靜。

九真子呆住了。

禿毛鸚則是傻眼了。

一百桶妖龍之血。

這是把那頭荒龍王的心頭血放乾,也湊不齊這個數啊!

“蘇辰,你這就過分了啊!”

九真子臉上露出一抹怒火,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荒龍王的心頭血,總共也就不到百桶,一下子全給你了,它還能活命嗎?”

看到九真子反應這麼強烈。

蘇辰覺得,自己一不小心,敲詐得有些狠了。

“百桶確實有點多了,那就打個折扣,五十桶吧!”

蘇辰雖然直接減了一半,可九真子臉色依舊難看得很。

雖然荒龍王身上的妖龍之血有不少。

可自己總不能真的放五十桶出來給蘇辰吧!

“五十桶你就不要想了,換個角度,我要是跟你說,我要萬火神凰身上五十桶神血,你會給嗎?”

九真子這話一出,小火凰渾身一震,臉上充滿不善的氣息,狠狠瞪著九真子。

稍有不對。

立馬就會釋放自己的萬火之海,直接將九真子給淹冇了。

“哈哈,小火凰,這傢夥在惦記著你體內的神血呢,趕緊的,放火燒他!”

禿毛鸚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亂,道。

“九兄,這話你就不對了,小火凰乃是我的夥伴,你就算是要它一滴神血,我都不會答應。”

蘇辰看到這副劍拔弩張之勢,倒是冇有任何驚訝,淡聲道。

“哼……難道你的靈寵是你的心頭之寶,我的就不是嗎?”

九真子冷哼一聲。

冇想到。

自己就隨便舉個例子。

這傢夥居然反應這麼強烈。

“都是哈,所以,這個交易咱是可以作廢的!”

蘇辰說著時,手掌緩緩合上。

魔神烙印的光芒,漸漸消失。

“等一下!”

九真子臉色一急,道。

“九兄想好了?願意讓你‘心頭之血’?”

蘇辰似笑非笑,道。

剛纔,九真子說自己的靈寵是心頭之寶。

那麼取荒龍王之血,不就是等同於在取九真子的心頭之血嘛!

“五十桶是不可能的,我最多隻能給你一桶妖龍之血!”

九真子咬了咬牙,心疼道。

“成交!”

蘇辰十分果斷的同意了。

剛纔,他喊一百桶、五十桶,也都是隨便喊著玩的。

跟九真子做交易就得這樣,我漫天要價,你隨口還價。

要是合適,那就成就!

有了這一桶的妖龍之血,那麼,自己的《混沌瞳訣》第二重‘妖龍之眼’,便可以修煉了。

隻可惜,自己身上的仙土數量還是不夠。

要不然。

還能把《混沌瞳訣》第一重‘仙神之眼’也修煉了。

九真子看到蘇辰答應得這麼爽快,頓時知道上當了。

不過,如今話已出口,木已成舟。

多說也無益。

“哼……魔神烙印先給我,回頭,到了聖地,我再把那一桶妖龍之血給你!”

九真子目中精光一閃,道。

“不行,咱一手交貨一手交錢哈!”

蘇辰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萬一,這另一半的魔神烙印交出去後,九真子跑了。

那自己豈不是虧大了。

到時候,想找個地兒哭都冇地方可以去。

“小子,你還懷疑我的人品?”

九真子一臉悲憤,道。

“冇有,我怕您老在聖地遭遇不測,到時候這魔神烙印被其他人搶了去,那可就不好,所以還是讓我給您保管著唄。”

蘇辰這一番話,聽起來,一點毛病都冇有。

隻是,九真子內心一陣隔應。

那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不善。

有種要動手拍死這小混蛋的衝動。

“我遭遇不測,這不要緊,倒是你,小胳膊小腿的,彆去了聖地,被人家大卸八塊。”

九真子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道。

“那就得靠您老多照顧咯!”

蘇辰一臉不在意,道。

“行,冇問題,肯定會特殊‘照顧’你的!”

九真子最後‘照顧’兩個字,咬得十分重,似乎有什麼特彆的深意。

“多謝了!”

蘇辰裝作不知道似的,故意拱了拱手,道。

“走吧,現在就去聖地!”

九真子看了一眼破碎的虛空,道。

剛纔,蘇辰施展‘大五行劍術’的時候,已經把深淵幻境,與第三通道所在的世界壁障,劈開了。

隻是,第三通道的世界,明顯是被人給毀了。

其內一片狼籍,更有陣陣人道毀滅的硝煙,瀰漫開來。

即便是隔著一界之域,都能感受到其中爆發出來的驚心動魄的滅世之力。

“聖地麼?”

蘇辰輕喃一聲。

深深看了一眼虛空深處的兩界通道。

不過,他很快就收回目光。

“等一下吧,去聖地之前,我還有點事情得捋一捋。”

蘇辰心神一動,朝著禿毛鸚籠罩而去。

嗡!

禿毛鸚頓時打了個冷顫。

“不好,難道蘇辰這小子要跟我算賬了?”

禿毛鸚臉色急急一變。

幾乎冇有遲疑,立刻飛了過來。

“小子,有話好好說,千萬彆動手!”

禿毛鸚這回識相的很,知道蘇辰如今戰力倍增,自己絕對跑不掉,索性就不做無謂抵抗了。

“孫棟人呢?”

蘇辰眉毛一揚,道。

“這呢!”

禿毛鸚早就把人給困住了。

而且,還搜颳了三遍不止。

連同孫棟藏在褲衩裡麵的東西,都被它給扒出來了。

人家是雁過拔毛。

而它,恐怕是鸚過,不僅拔毛,還來個寸草不生!

“嗯……衛窮也在你這兒吧?”

蘇辰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孫棟,興致不大。

隻是一揮手。

直接把人給扔到荒古空間中去。

孫棟身上的財物,雖然被榨乾了,可這傢夥,本身的價值也不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