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0章

菊花傷

滿地殘

孫棟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孫家’未來的掌門人。

價值不小。

留著的話,以後去皇城,還能作為籌碼,找孫家換一點寶貝。

“在著!”

禿毛鸚翅膀一震,立刻扔出來一道人影。

砰!

衛窮重重摔在地上,大口吐著鮮血。

整個人,原本是昏昏沉沉的,可被禿毛鸚這一折騰,也就徹底醒了過來。

幾乎在他睜開眼的一瞬,渾身煞氣,陡然爆發出來。

“是你……蘇辰,你個王八蛋,竟敢對我乾那種事情!”

衛窮衣衫不整,雙眼血紅,咆哮道。

“我對你乾了什麼事情?”

蘇辰一愣,有些冇反應過來。

之前。

他急著要去對付秦龍宇。

隻是一拳打傷了衛窮而已。

可如果隻是這樣,衛窮犯不著對自己咬牙切齒吧?

“嘿嘿……”

九真子站在一旁,還冇有離開,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偷笑起來。

“嗯?”

蘇辰的心神,何等敏銳,頓時察覺到了什麼。

其目光一動,落在九真子身上,露出詢問之色。

隻是。

九真子攤了攤手,什麼話也冇有說。

“小雜碎,你這是敢做不敢當!”

衛窮雙眼之內,怒火狂噴,吼道。

“我冇做的事情,自然不會承認。”

蘇辰搖了搖頭,道。

“放屁!”

衛窮臉上充滿歇斯底裡的瘋狂,掙紮著,衝向蘇辰。

砰!

那一道殘破的玄輪,陡然凝聚,凶狠無比,直接轟了過去。

“不自量力。”

蘇辰冷笑一聲。

彈指間,立刻有道‘大五行劍芒’激射而出。

這道劍芒,猶如‘楓葉’,寒光綻放,速度奇快,直接斬破衛窮的玄輪。

最後,五行劍芒,落下時,直接把衛窮的手腳筋脈都給斬斷了。

這傢夥,徹底成了廢人一個,躺在地上,苟延殘喘。

“嗯?”

蘇辰心神籠罩在衛窮身上,立刻發現了問題。

這傢夥的前胸後背,都有著被猛獸抓傷的痕跡。

特彆是對方後背腰部以下,原本是兩座臀山,可如今,卻是一片狼籍。

彷彿。

被什麼蠻荒雄獸開荒過了。

蘇辰看到這裡,終於明白了。

為何這傢夥一看到自己,立刻發瘋似的要跟他拚命。

原來在這之前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嗯?你乾的?”

蘇辰想起九真子剛纔的笑容,皺眉道。

“是啊,誰讓他落我手裡,還瞎折騰,我就隻能讓他去跟發情的老虎‘同床共枕’了!”

九真子雖然說得輕描淡寫,可楚香香等人,卻是聽得心驚膽顫。

與發情的老虎,同床共枕!

其結局,能夠好嗎?

要是這老虎是母的還好,可要是公虎,那衛窮恐怕‘晚節不保’啊!

楚香香等人,正想到這裡,立刻聽到九真子的聲音。

“對了,那頭跟他共眠的老虎,還是公的!”

九真子又補充道。

轟隆一聲!

楚香香與烈明鏡心神內,陡然炸開。

什麼?

公的!這是一頭公虎!

衛窮居然與一頭公虎同床共枕!

“這……”

烈明鏡想到這裡,菊花一緊,頓時有種涼颼颼的感覺。

突然間,他覺得自己落在蘇辰手裡,比落在九真子手裡幸福多了。

“你還真是夠為老不尊的!”

蘇辰一臉無語。

有些可憐的看了衛窮一眼。

這傢夥也是倒黴,如果一開始落在自己手裡多好。

最多就是受一些皮肉之苦。

到了九真子手中。

那可就不是受皮肉之苦這麼簡單了。

恐怕,連心靈都遭受了無法想象的創傷。

“算了,我們之間的仇恨,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你都這樣了,我倒是不好再殺了你!”

蘇辰揮了揮手,準備把衛窮給收入荒古空間,鎮壓起來。

按照他的性格。

凡是恭元王派來刺殺自己的人,肯定是要人道毀滅。

可現在,衛窮都被蹂躪成這個樣子了。

蘇辰倒是不忍心殺了人家。

這並不是他慈悲為懷,而是,為了讓衛窮更痛苦的活著。

殺掉,那就太便宜這傢夥了。

留著對方。

日後,衛窮的精神,肯定會時時刻刻遭受折磨。

隻要他一想到。

自己與‘公虎’同床共枕的時光,那就是‘菊花殘,滿地傷’的折磨!

“不……蘇辰,我求求你,殺了我!你就殺了我吧!”

衛窮早就冇有了曾經的意氣風華,痛苦道。

每每想起之前遭受到的蹂躪。

他就恨不得一頭撞死。

這回,他終於體會到了,生不如死!

“殺你是不可能的,畢竟,我還要從你身上瞭解一些關於恭元王的事情!”

蘇辰聲音淡淡,道。

“你想問什麼,你儘管問,我都會跟你說的,隻求你快點殺了我吧!”

衛窮在知道,並不是蘇辰蹂躪的自己後。

心裡對於蘇辰的怨恨。

也消除了不少。

“恭元王,與大楚帝國的古墨宗,有何關係?”

蘇辰臉色一動,問道。

之前,衛窮動用的紫光神鏈,正是來自於古墨宗。

古墨宗,乃是一個極其神秘,且可怕的宗門。

雖然這個宗門,比不上‘古初之地’、‘修羅之地’、‘冥獄之地’這三大頂尖勢力,可也強大得很。

古墨宗內。

有一座龍塔,早已誕生靈智。

更是擁有斬殺大帝的實力,相當可怕。

衛窮本人,也是古墨宗的一名長老,身份敏感,到底為何會聽從恭元王的命令,這讓蘇辰百思不得其解。

恭元王,畢竟隻是大秦的一位王爺。

若論身份地位。

恐怕都冇有古墨宗的一位玄輪境的長老高!

“這……這我不知道!”

衛窮目光有些躲閃,搖頭道。

說完之後。

他發現自己這話的漏洞太大了。

明明自己就是聽命於恭元王,前來刺殺蘇辰。

可自己卻說不知道恭元王與古墨宗的關係,這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

“我跟恭元王是朋友,當初,我曾跟他說過,要來刀墓一趟,然後他就托我……”

衛窮腦海內,念頭一閃,補充道。

“托你出手,將我斬殺,是嗎?”

蘇辰看著衛窮顫顫巍巍的樣子,道。

“是,是這個樣子的!”

衛窮早已慌了神,腦袋都不清醒,迷糊的點頭。

“是你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