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1章

撲朔迷離

“是你大爺的,一派胡言,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蘇辰忍不住飆了一句粗話。

從衛窮的表情變化中,他就能看得出來,對方所說的一切,全都是胡編亂造。

“冇事,你不說實話也沒關係,我自己找答案!”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磅礴的心神之力席捲而出。

直接轟進衛窮的腦海之中。

原本,他是不想在這個時候動手的。

可衛窮越是遮遮掩掩,越讓蘇辰感到有問題。

既然有問題。

那就必須弄清楚。

不知為何。

蘇辰心裡,隱隱有一種直覺。

恭元王的身份,恐怕不僅僅隻是大秦一位王爺這麼簡單。

蒼龍將變,大道將亂。

這個世界隱藏的魔鬼蛇神,紛紛冒頭。

一切行事,都必須謹慎起來。

既然自己懷疑恭元王的身份,那就查個仔細。

這老傢夥,幾次三番都要謀害自己的性命。

無論如何。

蘇辰都要將之連根拔起。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那必須得查清楚恭元王的一切資訊。

“搜神秘法,展開!”

衛窮的目光,立刻變得呆滯起來。

那充滿死灰之色的臉頰,變得一片絕望。

“這傢夥,動起手來,比我狠多了!”

九真子站在一旁,看得一陣結舌。

按照蘇辰這種力度的搜魂,恐怕,衛窮即便是凝聚了神魂之輪,也承受不住,最後估計得成白癡。

這還是輕的,重則怕是得灰飛煙滅。

“老傢夥,有冇有怕了?惹惱蘇辰就是這種結局,所以,你小心點!”

禿毛鸚眉毛一斜,掃了九真子一眼,道。

“滾開,怎麼哪都有你這頭破鸚鵡的事情?”

九真子差點抓起腳下的鞋板,抽死這隻飛天神鸚。

每次,從這頭鸚鵡嘴裡都聽不到一句好話。

“嘿嘿,等本神鳥恢複實力的時候,一定要用蘇辰的手段,讓你明白,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禿毛鸚壞笑一聲,道。

“等你恢複實力,本尊一隻手便能把你打到輪迴中去。”

九真子絲毫不懼禿毛鸚的威脅,冷聲道。

這一人一鸚,也就隻能鬥鬥嘴了。

蘇辰絲毫不在意,而是全神貫注,翻看衛窮的記憶。

隻是,令他奇怪不已的是,衛窮居然與恭元王冇有任何接觸。

甚至連見麵都冇有。

“不,不對,衛窮與恭元王冇有過接觸,甚至可以說是不認識,那麼,他為何要來殺我?”

蘇辰眉頭緊皺,腦海內,泛起了滔天風暴。

整件事情。

頓時變得撲朔迷離。

“這樣一來,隻能說明一個事情,衛窮是接到了某人的命令,所以纔來殺我的!”

蘇辰心神轉得飛快,開始推敲起來。

“到底是誰,給衛窮傳了命令?”

衛窮乃是古墨宗的長老,且又是玄**能,身份不說是宗內最頂層的存在,可也不低。

能夠命令他的人,絕對不會超過一位數。

“到底是哪裡被我忽略了呢?”

蘇辰聲音喃喃,開始進行更加詳細的記憶搜尋。

最後,他從那浩如煙海的畫麵之中,看到一個特殊的東西。

那是一座龍塔。

高聳入雲霄,金光耀九天。

此塔,有著無儘之威。

衛窮在前往刀墓的前一天,便是進入了這座龍塔。

“莫非,那個給他傳令的人,隱居在這古墨龍塔之中?”

蘇辰眉頭緊皺,想要再進行查探的時候,卻是發現,衛窮腦海內,關於龍塔的記憶,一片空白。

似乎是被人以大神通給抹去了。

“這怎麼可能?記憶被消除了?”

蘇辰臉色立刻難看起來。

幾乎在他還要繼續探查的時候,眼角餘光一閃,猛地看到,在衛窮的神魂之中,有一個冷白色的烙印。

這個烙印,像是梅花一般,隱藏極深。

蘇辰一開始進行搜魂的時候,根本冇有顯露蹤跡。

等到他開始認真翻看記憶,這個梅花烙印纔開始顯現,爆發出強大的腐蝕力。

“果然有貓膩!”

蘇辰臉色漸冷,發現衛窮的腦海中,有一塊記憶,已經被腐蝕掉了。

這塊記憶,十有**就是關於古墨龍塔的。

“現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恭元王與古墨宗的龍塔,有著密切關係!”

蘇辰目中寒光閃爍,輕喃一聲。

“隻是,到底跟龍塔內的哪一位存在有聯絡,還不能確定!”

砰!

蘇辰彈指一射,直接把這梅花烙印給擊潰了。

這烙印,乃是一種特殊的禁製,專門用來抹除記憶的。

恐怕就算是衛窮。

也不知道自己被人種下了此等禁製。

否則,誰會心甘情願被人在自己腦海內,留下這種東西。

“能夠瞞過衛窮,種下禁製的人,絕對不是簡單的角色!”

衛窮臉色漸冷,第一次感覺,恭元王的背後,怕是被層層迷霧籠罩著。

而今,自己所能看到的東西,隻是十分表麵的現象。

“回頭去一趟‘天丹閣’,好歹我還是個什麼一級長老,說不定能藉助天丹閣的力量,查出一些蛛絲馬跡。”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頓時有了決定。

不管恭元王背後有什麼人,或者是有著什麼驚天身份,蘇辰都不會畏懼絲毫。

總有一天,他會親手斬殺這個生死大敵!

砰!

衛窮神魂一顫,看起來一片支離破碎。

不過,他畢竟是玄**能,生命力頑強得很。

如今被蘇辰這般強行搜魂,依舊挺了過來,冇有變成白癡。

“咳……冇有找到答案吧?”

衛窮一臉死灰,顫聲道。

“看來,你們古墨宗秘密不少啊!”

蘇辰臉上又恢複了平靜之色,道。

“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這裡,冇有你想要的答案,你就殺了我吧!”

衛窮聲音之中,充滿悲慼。

“不,我是讀書人,從不隨便殺生!”

蘇辰臉色一正,道。

留著衛窮,遲早有一天,肯定會有大作用。

不管是恭王府,還是古墨宗,自己都要親自去走一趟。

“讀書人?”

衛窮臉色一僵,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濃濃的古怪。

他敢保證!

這絕對是自己本年度聽到的最大笑話!

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人,居然好意思說自己是讀書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