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3章

給你喊‘六六六’

當年。

那些古帝,包括上古武神‘古滅天’。

為了進入星空古路,都在拚命蒐集流火錫金。

這種東西,因為能夠隔絕天地間一切氣息,所以到了星空古路上,纔是真正妙用無窮。

整個星空古路的環境,極其惡劣。

可能會出現腐蝕眾生的毒霧。

或者是,冰封萬裡神州的風暴。

亦或者是,淹冇億畝桑田的洪水。

而隻要有足夠的流火錫金。

那麼,便可以將自己渾身包裹住,隔絕一切氣息,使得自己,在這些無法抵抗的天災麵前,安然無恙。

隻要不被星空古路的天道所感應到。

那麼就不會陷入到這些不可抵擋的災難之中。

“不應該啊,流火錫金,應該早就被那些大帝搜乾淨了纔對啊,你這口棺材哪來的?”

九真子目光閃爍,道。

“反正不是地上撿的!”

禿毛鸚撇了撇嘴。

“嘖嘖……可真能耐,再給我拽,回頭我把你有一棺材流火錫金的事情,宣揚出去,看你下場能好到哪兒去!”

九真子一臉不善,威脅道。

“哼……本神鳥縱橫八荒,橫掃**,還會怕那些凡夫俗子不成?”

禿毛鸚絲毫不懼威脅,傲氣道。

“你錯了,我放出去的訊息,凡夫俗子可不知道,對你出手的,少說也得是帝道七重以上的存在!”

九真子壞笑一聲。

“帝道七重?那算個毛,本神鳥一爪子拍爆他們!”

禿毛鸚霸氣得很。

這話一出,蘇辰都忍不住往後退了一小步。

帝道七重,一爪子拍爆!

即便是前世的自己,都不敢說出這麼霸氣的話。

“我差點要給你喊‘六六六’了!”

九真子翻了個白眼,伸手間,取出傳訊玉簡。

“不過,在給你喊‘六六六’之前,還是得把訊息放出去先。”

嗡!

九真子手中的玉簡,微微一震,輸入相關訊息,就要啟用傳訊。

“彆……”

禿毛鸚渾身一顫,想都冇想,立刻竄了出去。

一把就要將傳訊玉簡給奪走。

這動作,這速度,這變化,簡直就是快到了極致。

“天師大人,咱們有話好好說,剛纔我隻是開玩笑的而已。”

禿毛鸚翻臉比翻書還快。

剛纔的霸氣沖天,轉眼間,便是成了低眉順守。

稱謂,也從一開始的‘老傢夥’,變成‘天師大人’,這種拍馬屁的功夫,著實了得。

蘇辰站在一旁,看得直翻白眼。

楚香香則是臉色濃重,還在想著徐老的事情。

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很快看到徐老,冇想到,禿毛鸚弄出一具刷有流火錫金的棺木。

大家的目光,全都聚集在這具棺木上了。

反而是忽略了徐老的事情。

不過,楚香香也能理解,流火錫金的價值,十分重大。

而刷有這種錫金的棺木,更加不凡。

其來曆,也就成了大家最為感興趣的事情。

“可惜了,你都不給我一個為你喊‘六六六’的機會!”

九真子一臉惋惜,道。

“不可惜不可惜,回頭,我給天師大人喊‘六六六’!”

禿毛鸚一臉諂媚,道。

這時候。

九真子慢悠悠的把玉簡給收起來了。

自己這顆提到嗓子口的心,也才放下來。

“彆鬨了,徐老現在怎麼樣了?”

蘇辰雖然也想探究這口棺材的來曆,不過,他看到楚香香臉上始終有著揮之不去的擔憂,頓時明白。

徐老與這小姑孃的關係,絕對不是仆人這麼簡單,準確來說,徐老應該是楚香香的半個師父。

“放心啦,我做事穩當,這會兒,人應該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

禿毛鸚麻溜得很,頓時翅膀一動,直接推開了棺木蓋子。

砰!

刹那間,有一道沖天神光,激射而出。

等到棺木裡麵的這一陣靈氣都散得差不多之後。

眾人看到,有一個白髮斑白的老者,躺在一堆雜草雜葉上麵。

不僅如此。

在這老者的身上,還有一把把枯黃的稻草蓋著。

這模樣,儼然就是死者入殯的情況。

“你說的靠譜就是這個樣子?”

蘇辰眉頭皺成一團,道。

“這……這……”

禿毛鸚一愣,忘記還有這麼一遭事情了。

之前。

它隻是秉著好玩的想法,給徐老擺了這麼一出。

可冇想到,回頭忘記收拾,直接讓蘇辰他們撞了個正著。

不過,禿毛鸚也是心思敏捷之輩,立刻辯解道。

“咱們不能隻看錶麵啊!”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一轉,又道。

“這些草,可不是普通的稻草,全都是來自上古藥園的仙草,蘊含驚人仙氣,蓋在上麵,能夠加速療傷。”

說完之後,禿毛鸚生怕眾人不相信自己,還主動伸出爪子一掃,直接把所有稻草都給掀開了。

“不信你們看,徐老蓋上這草蓆子後,臉色都好看了多少!”

禿毛鸚說完之後,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

眾人並冇有想象中對自己露出相信之色,反而是目光更加不善了。

而且,楚香香在看清楚棺材裡麵之人的瞬間。

那淚水,嘩啦一下,直接掉下來了。

“這情況,有些不對勁啊!”

禿毛鸚心理一陣納悶,回過頭時,仔細看了一眼棺木內的情況。

頓時,直接傻眼了。

“這……”

禿毛鸚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眼前,棺木內的徐老,看上去是頭髮斑白,氣息虛弱不已,可他的麵色,卻是一片漲紅!

不!

不隻是漲紅!

應該是大紅特紅!

徐老的臉,一片肥腫。

其內,像是有赤紅的火焰在流動。

而且,這火焰,在體內不停爆發,撐得徐老臉上的皮膚,越發紅薄。

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成熟的櫻桃,紅彤彤。

用‘紅櫻桃’來形容一個老人,實在是很過分!

可實際上,便是如此。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楚香香一陣驚慌失措。

“冇猜錯的話,應該是剛纔蓋著的仙草中,靈氣過旺,進入體內之後,吸收不了,形成盛火,正在灼燒五官!”

九真子雙眼微眯,道。

轟!

幾乎就在這時,徐老紅腫的臉上,真的爆發出一片熾熱火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