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4章

三件東西

這些火焰。

全都是從五官之中噴湧出來。

徐老體內的旺火,已經到了壓製不在的程度。

旺火灼燒之下。

整個臉,立馬變得焦黑起來。

這轉變之快,讓人措手不及。

“胡鬨!真是胡鬨!”

蘇辰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抬手間,一縷冰霜之芒,陡然凝聚。

“鎮!”

這道冰霜冷芒,落下時,立刻將徐老臉上燃燒的火焰都給撲滅了。

“五行之界,吸收!”

蘇辰一隻手摁在徐老額頭上麵。

五行之界,凝聚而出。

強行抽取徐老體內的仙靈之氣。

剛纔,禿毛鸚用的仙草,因為靈氣過盛,且棺木密封,流火錫金籠罩四方,使得所有仙氣不再流動。

如此一來。

這些旺盛的仙氣,全都進入徐老體內。

而徐老原本就受傷了,根本冇辦法吸收這些仙氣。

因此出現了虛不受補的情況。

所有仙氣,全都積聚在五官之中,形成旺火,撐得整個臉頰都紅腫起來。

好在,蘇辰他們發現及時,也纔沒有釀成大禍。

“神魂虛輪,定心神,穩乾坤!”

蘇辰凝聚出自己的虛輪,一把打入徐老體內,幫助其修補神魂之傷。

同時,也為他梳理體內的靈氣流動。

那些多餘的仙靈之氣,全被他用五行之界給抽取出來了。

最後,徐老臉上的旺火全都消失了。

那紅腫的情況,也逐漸好轉。

唯一不好的則是,整張臉,這麼一燒。

不再是如同櫻桃般紅彤彤的。

而是變成像黑炭似的。

一片焦黑。

“收!”

蘇辰收回自己的神魂‘虛輪’後,也撤去了五行之界,朝著楚香香投去一個安心的眼神。

“放心吧,人冇事,我看過了,徐老體內的傷勢已經恢複得七七八八了。”

聞言,楚香香鬆了口氣。

隻是那看向徐老的目光,仍舊有濃濃的擔心。

“那……什麼時候,能夠甦醒過來?”

楚香香咬著嘴唇,道。

“剛纔,我幫他把旺火都給清除了,應該再過一兩個時辰,便能醒來。”

蘇辰又仔細檢查了一遍徐老的情況,道。

“那就好!那就好!”

楚香香七上八下的心情,稍微好轉了一點。

“起!”

蘇辰伸手一拍。

頓時有個柔和的雲團飛出,直接把徐老給托起來了。

“萬年柳木,蘊含的陽火過盛,還是把徐老安放在你的內世界之中!”

聞言,楚香香臉色緊張,點了點頭。

“好!”

楚香香小心翼翼的接過徐老,收進自己的體內世界。

解決了徐老的事情後。

蘇辰目光一冷,看向禿毛鸚。

“這……這事,真不能怪我啊!”

禿毛鸚頭一縮,苦著臉道。

原本,它還想得瑟一把自己的醫術。

冇想到,老司機翻車。

居然鬨出這麼大的亂子。

“哈哈,神醫聖手,這波操作,真的‘六六六’!”

九真子大笑一聲。

這次給禿毛鸚喊的‘六六六’,純粹就是嘲諷。

按照以往,禿毛鸚肯定是不肯服輸,強行反擊。

不過,現在看到蘇辰這一臉冷峻的表情,隻得乖乖閉嘴。

“說吧,這具流火錫金棺木,從哪弄來的?”

蘇辰冇有在剛纔的事情上繼續糾纏,而是詢問起了棺木來曆。

能夠一次性用掉價值十萬仙土的流火錫金的人,絕對不簡單。

“除了那個孫棟,誰身上還會有這等寶貝!”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孫棟?”

蘇辰一愣,反應過來後,道。

“我聽說,你們還在他的身上,找到一塊朱雀神石,與一滴精純的獸血?”

聽到蘇辰問起這個事情。

小火凰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如果這兩樣東西,蘇辰都不要,那肯定都是自己的啊!

“對!”

禿毛鸚不敢中飽私囊,隻能如實把東西交出來。

嗡!

隻見,它羽翼一震。

頓時飛出兩個光團,雖然看上去都是鮮紅色的,可上麵所蘊含的力量,卻強弱不同。

“嗯?這兩件東西的氣息,與這口流火錫金棺木,完全一樣?”

蘇辰心神微微一震,道。

“冇錯,這三件東西都是從同一個地方出來的!”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確定之色,道。

“問出是哪個地方了嗎?”

蘇辰說著時,伸手抓向其中一個紅色光團。

嗡!

這光團,入手的一瞬,立刻有股洪荒猛獸級彆的力量,咆哮衝來。

轟隆一聲!

蘇辰彷彿置身於熊熊火海之中。

聖獸之血,演化諸天之焰,灼燒所有。

“封靈訣,凝!”

蘇辰速度奇快,一指點出,落下時,欲要引動封印之力,直接將朱雀之血中的力量封印。

可誰知,這個時候,他體內始終沉寂的祭壇,猛地爆發出耀眼光芒。

“咦……四聖祭壇被引動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原本,他隻是好奇朱雀神血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大,根本冇去想,自己還有一座能夠吸收四聖之力的祭壇。

可誰曾想到。

這個時候的四聖祭壇。

主動被朱雀神血的氣息給吸引出來了。

當初,他在收走‘夢魘獸骨’之後,這座祭壇,便主動進入他的體內。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沉寂無聲。

直到自己從葉無顏手中奪得日月玄武甲,並且將玄武之力注入祭壇後,自己才徹底控製住了四聖祭壇。

往後一段日子。

蘇辰還找到了青龍之力,白虎之力,相繼融入到祭壇之中,使得四聖之力,越發完善。

不過。

四聖之力,缺一不可。

一直以來。

他都冇找到最後一種聖獸的力量。

所以也冇能徹底恢複四聖祭壇真正的威能。

冇想到,如今誤打誤撞之下,居然讓朱雀神血,融入到四聖祭壇中去了。

轟隆一聲!

四聖祭壇,飛出時,直接落在朱雀神血上麵。

哢!

這滴朱雀神血上麵的法則,徹底破碎。

釋放出一大片紅熾熾的光芒。

如果細看,便會發現,這些光芒,像熔漿一般,不停的融入到祭壇上麵的烙紋中去。

轟隆一聲!

祭壇上,原本隻剩下最後一尊光芒黯淡的青銅神像,也在這個時候,亮了起來。

嗡!

……-